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多大?”

  “26。”

  刘廷惊讶:“你16时候就认识我?”

  “对。。。不过我们在一起,是这几年。不过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

  “我老婆出轨你知道么?”

  “。。。她出轨?”

  “我没有和你说过?”

  “从没有。。。”唐霏霏叹了口气,冷笑,“她也出轨。。。这就是你后来要我的原因么?”

  “我不知道。。。我和你关系怎样?”

  “。。。你这么问什么意思?”

  “或者这么说。。。我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你好像末世的大佛。。。吸引人在你身边,似乎能让人获得拯救。。。但在同时,又让人感到恐惧。”

  “什么意思?”

  “。。。你刚才说找我帮什么忙?”

  “我要我老婆的资料。。。”

  “。。。好。。。给我半个小时。。。”



  挂断电话后,

  刘廷看着那个梳妆台,

  这里是老婆的地盘,

  藏的确是这样一份东西,

  是她藏的?

  可有什么必要留这样一段视频?

  那么就是我自己藏的?

  最后让老婆和那个何振宇惊慌失措的自己!

  留这段录像,自己到底是什么目的?

  用来兴师问罪?

  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



  对了。。。

  里面会不会还有其他东西?

  好像第六感的提示!

  刘廷立即蹲下身子,

  重新摸向里面,

  有一张纸!

  在上面的抽屉被面贴着。

  叠的整整齐齐,

  用胶布粘住边角。。。

  刘廷小心地把纸取下来,

  这么整齐,

  似乎并不是自己的风格?

  撕开胶布,

  刘廷一看到信的内容,

  立即感到大脑充血,

  一片空白!

  这抽屉后面的东西,

  果然是自己留下的!

  因为那封信的内容!

  是自己和女儿的Dna鉴定通知单!



  刘廷立即打开来看,

  彭飞云私人医生诊所,

  亲子鉴定父亲:刘廷

  子女:刘晓晓

  鉴定日期:2007年8月23日

  结果日期:2007年9月1日



  只是一张通知单,没有结果。。。



  刘廷上网查彭飞云私人医生诊所,

  没查到。

  有些私人诊所会避免在网上留有信息,

  特别是服务富豪的。。。

  也找唐霏霏帮忙?

  不行。。。

  她未必可靠,不能让她知道太多东西。

  刘廷点着一棵烟,

  看着窗外,

  录像和DNA化验单在一起,

  那这个秘密一定是自己收藏的,

  自己怀疑老婆有外遇。。。

  甚至怀疑自己女儿不是亲生。。。

  这么狗血的情节。。。

  反正人都死了,

  会不会自己真的是杀人凶手?

  刘廷感到有些可笑,

  同时沮丧。。。



  手机突然响起来。

  唐霏霏的短信:“看一下邮件。你老婆的资料。”

  程梓菲,1970年12月11日出生于九龙荷叶村,毕业于圣玛丽女校,之后一直无业,没有案底。

  1990年7月4日与刘廷结婚,同年育有一女刘潇潇。

  2007年8月死于灭门大火。

  九龙荷叶村。。。

  那个区议员何振宇的地盘,

  他们可能从小就认识。

  刘廷脸上肌肉有些抽搐。

  第二天一早,刘廷直接到了荷叶村,

  何振宇的秘书告诉刘廷要见面需要预约,今天下午何振宇有会议要去参加,一会就要离开,最好明天再来。



  11点半,

  地下停车场,

  何振宇出了电梯门,向左边一辆奔驰s走去,

  一边打电话,一边坐进驾驶室,

  突然副驾驶门被打开,

  刘廷拿着匕首一下子逼到何振宇脖子上,

  稍稍刺到皮肤,

  “把门关上!”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

  “不。。。”

  难道自己原来的猜测是错的?

  在宾馆视频最后出现的人,不是自己?

  “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刘廷,我的老婆,叫程梓菲。。。”

  刘廷声音异常阴沉,

  何振宇脸色立变:“你醒了?”

  何振宇传着黑色西装,保养很好,

  头发打着发蜡,一丝不苟,

  眼睛细长,眼神闪烁,

  很有城府,有一点惊慌。

  刘廷突然一股怒气!

  猛地抬手,用匕首手柄猛击何振宇正面,

  何振宇啊的一声惨叫,鼻子嘴角立即出血,

  “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对你什么态度了?”

  “你以前不是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么?怎么没见你管过?!”何振宇捂鼻子,满手是血,“操!”

  “有一段宾馆视频你有印象么?”

  沉默。

  “最后视频闯入房间的人,是不是我?”

  “不是。。。”

  “那是谁?”

  “。。。你的女儿!”

  刘廷立即眼睛睁圆:“是她?!当时发生什么事?”

  “当时我也很吃惊,她闯进来,我们都慌了。。。我立即关摄像机,她看着我们立即哭了。。。梓菲尝试上去安慰她,她一下子把梓菲推开,拿出一张dna鉴定单,问梓菲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

  “你别他妈叫梓菲叫得这么亲热!”

  何振宇冷笑:“那该怎么叫?称呼她你的老婆?”

  刘廷立即又打了他一下,

  对方表情毫不示弱,

  立即伸手要反抗!

  刘廷猛地割了他胳膊一下,袖口破掉,鲜血立即流出来,

  何振宇恶狠狠盯着刘廷,用手捂住伤口。

  “那张鉴定单上结果是什么?!”

  “那只是一张通知单,没有结果。。。不过坦率说,我在你老婆生孩子前那段时间,和她有过性关系。。。你女儿,可能真的不是你的女儿!”

  刘廷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把匕首再向前逼近。。。

  “所以我在你女儿出生的时候就问过梓菲是不是我的种。。。”

  “她怎么答?”

  “她否认了,说和我没关系。。。”

  “你们保持了这么多年关系?”

  何振宇眼神流出哀伤:“不。。。你们结婚后,她就和我断了,直到去年,我们才从新在一起。”

  刘廷突然明白过来,那个化妆台密格里面的信和视频,是女儿藏起来的。。。

  “你对我老婆很有感情?”

  “对!。。。至少比你深。。。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看看我眼睛。。。看看!”

  刘廷疑惑?

  何振宇得意地笑:“是不是和你的长得一模一样?。。。因为她说她最迷的,就是我的眼睛!你。。。不过是我的替代品!”

  刘廷呼吸急促,拼命压抑自己一刀捅死何振宇的冲动!

  “。。。怎么?很震惊么?。。。我和她是真感情。。。当初要不是我为了事业,娶我那个比自己大三岁的老婆,程梓菲根本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那个视频。。。怎么到了我女儿手里?”

  “她看到我手里的摄像机,突然跑过来抢走了。”

  “你没去追?”

  “没有。。。我当时光着身子,不方便。。。当然梓菲当时也没穿几件衣服,你看过视频。。。应该清楚。”

  “你他妈的!”刘廷扑过去,用拳头猛击何振宇。

  “你把我杀了吧!否则我他妈今天也不会放过你!”

  “你偷我老婆,还他妈这么厉害!?”

  “我要替梓菲报仇!。。。梓菲就他妈是你杀的!就他妈是你杀的!。。。你是杀人犯!”

  刘廷拳头立即停下来:“你为什么这么说?”

  “听说你失忆了?怎么。。。你也怀疑自己?。。。你知道你给梓菲带来多大的痛苦么?”

  “我早就知道你们的事情?”

  “对。。。梓菲很害怕,但你是个阴沉的男人,从来也不和她提起,也不愤怒,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就这么折磨她。。。我真怀疑,你女儿能拿到那个DNA鉴定单,都是你他妈故意给她看的!目的就是要折磨梓菲!?”

  “。。。那发生宾馆那件事情后,我和她发生冲突了么?”

  “。。。没有。。。梓菲说之前你们计划去菲律宾度假。。。你仍然没有改变行程计划,就好像从来不知道宾馆的事情。。。没有任何异常。。。或者说,比平时更加平静,静到让她接近精神崩溃。。。”

  “她确定我知道视频的事情?”

  “对。。。因为你曾经安排你的下属跟踪她。。。安排人,调查自己的老婆。。。”

  “哪个下属?”

  “一个20出头的女警。。。好像姓唐。”

  唐霏霏!

  “我提出与其这样下去,不如摊牌,然后我们在一起。。。但她不敢。。。她说她有预感。。。如果我们这么做。。。恐怕我们会有生命危险。。。”

  “那她和女儿呢?她们没发生冲突?”

  “你女儿也阴沉沉的,对梓菲不理不睬。。。你们家里气氛很紧张,她说简直让她窒息。。。但在去菲律宾前,有一晚,你的女儿很严肃地问过她,你到底爱爸爸,还是爱外面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