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自己的转变。。。

  转变指的是失忆么?

  那个镜子牢房是什么意思?

  镜子牢房里那两个人是谁?

  自己为什么会在那里。。。

  感到茫然无措?

  到处都是自己的影子。。。

  镜子的牢房和迷宫,是在什么地方?



  最后就是最关键的。。。

  自己和妻子的微妙关系,

  别墅孤岛的死亡。。。

  谁是凶手?

  自己为什么突然转头跑向海里?



  还有那辆保护自己的车。。。

  自己有什么价值么?

  这些事情应该连在一起,

  有一条线索。。。

  有一条线索。。。

  把它们全都串起来。



  可是。。。

  线索在哪里?



  对了!

  还有一个漏洞!

  就是山下铁皮屋子自己睡过房间里,

  那个天棚上的留言。。。

  是谁写下的?

  第一句是:“追那个疯子,疯子会带你找到张厉。”

  留言的人知道张厉的尸体位置,

  知道疯子知道张厉尸体的位置。。。

  会不会就是那个疯子在故意装疯引导刘廷?

  出于某种目的?

  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刘廷能在疯子手里活下来?

  因为疯子故意放自己一条生路,

  那么说,疯子也许根本神智就是正常的?

  刘廷一下站起来,

  必须找到他。

  找到他,就能解开这一切答案。



  还有必须毁掉天棚上面的字,

  否则别人,会跟着这些字,

  找到张厉的埋尸地,

  看到自己的脚印,

  自己就会成为嫌疑人。

  也许疯子的目的,

  就是让自己发现那些脚印?



  刘廷快步向山下那个守林屋走去,

  昨晚他还在生火,

  也许在那里?

  也许会在半路偷袭自己?

  刘廷找了个称手的木棒作武器。。。

  小心地前行,

  大雾渐渐散去,

  灌木丛并不高大,

  四周可以看出去很远。。。

  很难躲藏人。。。



  靠近小屋,

  天色再亮一点,

  灰色的黎明前的天空,

  凌晨5点,

  刘廷在距离屋子50米的地方站住。

  小屋安静得站在那里,

  却显得十分压抑,

  这是一种直觉,

  一种即将出现可怕事情的直觉。



  刘廷咽了口吐沫,

  从口袋里掏出烟盒,

  抽出一根点上,

  把烟盒往回放时。

  刘廷突然肾上腺素疯狂分泌起来!

  那个烟盒上。。。

  写着一行字:“刘廷。。。我已经盯上你了!。。。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你的鬼!”



  刘廷立即四处去看!

  四面仍然一片安静。。。

  微风吹过,

  灌木轻轻波纹一样颤动。

  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盯上自己了?

  那个疯子?!



  刘廷突然发现前面十几米的地方,

  昨天夜里自己和那个疯子搏斗的地方,

  躺着一个人。。。

  一动不动。

  刘廷立即跑过去,

  是那个疯子!

  满身鲜血,

  头被割下来,

  和脖子分离,

  抱在自己的胳膊里,

  好像抱着一个头盔。

  另一只手,拿着那把尖刀,

  那把本来应该在小屋里的,

  “沾着死人血”的尖刀!



  疯子死了!

  刚才自己的推断完全不正确!

  这里确实有第三个人!

  应该就是那个“自己的鬼”!

  给自己留言的人。

  不是疯子!?

  而是那个“自己的鬼!”



  现在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

  疯子和自己搏斗过,

  还有上面自己的脚印,

  这里绝对不能让警方调查。。。

  否则警方就会怀疑自己,

  最关键的是,

  刘廷无法确定,

  自己和张厉的死到底是什么关系!

  自己是不是杀死张厉的凶手!



  刘廷将疯子尸体拖到张厉那里一并埋下,

  破坏现场痕迹,

  洗刷血迹,

  清洗自己的伤口,

  然后把两个小屋里自己活动过的痕迹都抹去,

  那俩口熬着人油的汤锅,砍人的菜刀,

  还有留有那三句提示的棚顶钢板刘廷拆下,

  也都埋入后山。



  一切做好时,

  已经将近天黑,

  刘廷重新回到自己车上,

  发动了汽车却不离开,

  看着山上,

  夕阳西下,

  刘廷心脏猛跳,

  极度不祥的预感,

  那个杀掉疯子的凶手,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刘廷那种有人监视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自己好像正在被人操纵,

  按照某种引导,

  走向某个方向。



  应该上山,

  重新处理尸体。。。



  不安,

  不安,

  不安,

  不安。



  最安全的时候,是下暴雨,

  自己耐心,等待,

  台风季节,

  应该很快会来。



  刘廷回到公寓时,

  唐霏霏已经等在里面,

  “你有这里钥匙?”

  “你怎么弄成这样?这么狼狈?”

  唐霏霏眼神有些担心,

  过来想看看刘廷头顶的伤口,

  刘廷不耐烦推开她,

  “不管你事。”

  唐霏霏有些落寞的眼神,

  “对不起,我。。。”

  刘廷粗暴打断:“找我什么事?”

  “那个医生已经找到了,合圣街122号,彭云飞心理诊所。”

  “谢谢。。。”

  “。。。那么。。。我走了?”

  “把钥匙拿出来。”

  刘廷伸手。

  唐霏霏愣住了,

  打开皮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