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伸出手,

  突然在张厉脸上狠狠挠下去,

  张厉立即惨叫,

  拼命挣扎,

  刘潇潇一把抓住张厉头发,

  拼命向后拉扯,

  脸孔痉挛。

  张厉疯了一样拼命喊叫!

  嚓!

  一大把头发拿在刘潇潇手里。

  刘潇潇又过去,左右开弓,打了刘潇潇十几个耳光,

  啪!

  啪!

  啪!

  啪!

  大厅里只有这一种声音,

  声音清脆,

  吴真儿鼻子和嘴角的血都流出来!

  张厉在一旁大喊:“刘潇潇,你是私生子!你是私生子!”

  “把她嘴堵上!”

  抓住她的人按嘴!

  她反口一口咬住那个人的手!

  那个人杀猪一样惨叫,

  “其他人还愣着干什么!?把她抓住!把他抓住!”

  立即有人过去


  刘潇潇狠命用手扇张厉耳光,

  张厉惨叫。

  刘潇潇大口喘气,突然又拿起一把椅子就对着张厉脑袋打下去,

  啪!!!

  声音很大,

  张厉立即嘴角出血,

  再打!

  张厉突然哭了起来,

  尖叫:“刘潇潇,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否则我就杀了你!!!杀了你!!!”

  刘潇潇狞笑:“你们今天所有在场的男的给我听着!每个人都要上她一次!。。。敢惹我!我就让你舒服到极点!”

  再打!

  突然被吴真儿拦住:“潇潇你不要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刘潇潇一把推开吴真儿,

  捋了一下头发,

  “你们还有别人也心怀不满我知道!。。。我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已经去做dna鉴定。。。明天我就能拿到报告。。。如果我血统是纯洁的。。。(表情阴暗起来)我就要杀了你。。。作祭品。。。如果我血统不纯洁。。。我就明天在山上自杀!”

  屋内异常安静。

  没有人说话。

  刘潇潇突然举起凳子,再抡向张厉,

  画面定格!

  张厉惊恐睁大双眼,

  嘴张开,

  牙露出来!

  看着凳子的方向,

  刘潇潇疯狂狰狞,

  衣服随动作飞舞!

  吴真儿拼命叫喊,脸孔扭曲!

  其他人有人脸上带着变态笑容,

  有人惊恐痛哭,

  还有人麻木无表情,

  屏幕静止几秒钟,

  突然好像合成动画一样,

  张厉脑袋被剪切出来,

  飞到半空抖动两下,

  啪的摔在地上,

  满地是动画画出的血,

  然后身子好像积木放倒,

  一块一块分离,

  散落在地上,

  突然弹出几个滴血的红色大字:“刘廷!。。。这段视频拍摄日期是张厉失踪前一天!”

  配音的低声鬼一样的哈哈哈的笑声。

  “你女儿的报告是什么?!”

  配音心脏的跳动声。

  “张厉为什么第二天就死了?!”

  刘廷手心冒汗,

  “你为什么会在现场留下鞋印?”



  “还有。。。我。。。是谁?!”



  视频定格。



  原来那个鉴定不是自己做的,

  是女儿。

  为什么自己血统的完整性,会影响到她?

  可能是他们这个“小家庭”里面的什么规定?

  一帮不到20岁的年轻人组成的邪教?

  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当上首领?

  拥有那么可怕的控制力?

  只靠她自己别人会那么怕她么?



  张厉的死,会不会就是女儿说的祭品?



  还有自己,

  会不会早就知道女儿和自己,是否有血缘关系?



  自己失去的记忆,

  带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以及恐惧。



  半个小时后,

  刘廷到了诊所地址,



  彭云飞医生大约45岁,

  微胖,

  黑宽边眼镜,

  面带职业微笑,听刘廷说明来意。

  “抱歉。。。我帮不了你。”

  刘廷眼角一跳:“为什么?我也是被鉴定人,在那个报告上?”

  “这是职业操守问题,你既然是警察,就算失忆了,也应该能够理解我?。。。或者你能取得你女儿的委托书也可以。”

  “我女儿现在已经死了。。。你让我到什么地方去弄?!?”

  “刘先生,请你不要激动。。。这种情况我只能说遗憾,我帮不了你。。。或者你干脆再弄一份你女儿的生前样本。。。”

  刘廷一下子站起来,猛一拍桌子:“你什么意思?”

  “我无意伤害你感情,不过这时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刘廷阴晴不定看着眼前这个人,

  “或者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也可以。。。不牵扯到泄密。”

  对方身子向后靠去,一摆手,并不太配合的表情:“我尽量。。。您问吧。”

  “她拿到报告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她没有在我面前拆开报告。。。抱歉。。。”

  刘廷握了握拳头,转身准备离开。

  “。。。不过我在屋里,听到了她一声叫喊在走廊。。。很激动。”

  “是什么样的声音?喜悦?”

  “是尖叫。。。她一定很激动。。。是不是高兴,我说不准。”



  离开私人诊所后,刘廷看表,

  下午四点半,

  吴真儿应该已经下课。

  刘廷拿出手机:“吴真儿,我是刘潇潇的父亲,刘廷。”

  “(声音惊讶)。。。你?你怎么又和我联系?上次不是都说完了么?”

  “。。。开门见山。。。我看到了一段视频,是你裸体让我女儿拍摄的场景。”

  吴真儿在电话里,似乎倒吸一口凉气。

  “。。。你。。。在哪看到的?”

  “我们见一面。。。一个小时后,中环嘉乐大厦应该离你们学校不远吧?一楼有一个咖啡厅。”

  挂了电话后,

  刘廷心里焦躁。

  时间还够,

  先回到公寓,刘廷在刘潇潇房间床上仔细翻找,

  找到了两根头发。。。

  dna鉴定一般需要七天时间,

  刘廷却有一种奇怪的紧迫感,

  是自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还是有别的可能让自己消失的事情正在发生?

  七天.。。

  也许自己未必能等到结果。



  半个小时后,

  吴真儿拘谨的坐在角落的咖啡厅里,

  好像受惊的小羊羔一样,

  眼神闪烁,

  穿着学校制服,

  显得保守、传统,

  有教养,内向,

  和录像上的反差,让刘廷有些难以致信。

  “你和我女儿有性关系?”

  “。。。没有。。。”

  吴真儿向后看,

  眼神有些不对,

  刘廷立即回头,

  后面是空的,

  “你在看什么?”

  “什么都没有。。。”

  “我看了一段完整的录像!。。。你在里面让我女儿拍裸体视频,是要做什么?陪什么人么?”

  “。。。”

  吴真儿犹豫一下,头低下了。

  “。。。是你。”

  “你和我发生过性关系?受我女儿胁迫?”

  “。。。我。。。自愿的。。。我是献给你的礼物。。。”

  “为什么?有什么好处么?”

  “。。。没有。”

  “我不能理解。”

  “为了我们的大家庭。”

  “我在里面什么身份?”

  “你和我们没有关系。。。或者说也有关系。。。”

  “你把话说明白点。”

  “我。。。我不敢。。。”

  “因为你那个大家庭么?”

  “不是。。。那个大家庭已经散了,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已经没什么人了。”

  “那你还担心什么?”

  “担心我的安全。。。”

  “有人跟踪我,是你们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