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果然是自己的女儿。。。

  当时15岁。。。

  女儿建立邪教的能量。。。就是来自于这里?

  还有半年前在菲律宾。。。

  自己妻子女儿惨死的日子。。。



  刘廷立即查王阳兆的关押地点:

  新界西平监狱。



  第二天早上,

  刘廷来到监狱,

  申请和王阳兆的会面。

  填完表格后,

  刘廷等在会晤室,

  对面站着两个警察,

  一个警惕的望着自己,

  另一个居然哭了?

  气氛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

  “对不起。。。”警察擦眼泪,一边说道,“迎风流泪。。。”

  “这里哪有风?”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

  进来一个很胖的男人,

  戴着黑边眼镜,

  看到刘廷,

  脸上带着极为控制的微笑:“你好,我是这里的监狱长张平,”

  “我们认识?”

  “你失忆前,我们私交不错,不过你应该都忘了。。。”

  刘廷尴尬的点了点头。

  “和王阳兆的会面有没有问题?”

  “我已经安排好了,你随我来。”

  张平转身,

  刘廷跟出去,

  穿过长回廊,

  几道铁门,

  正常有搜身程序,

  张平对操作警员摆手,示意不必。

  再走过一个天井,

  前面铁门外面,

  站了左右各十个警察,

  都面无表情。

  “这是看管王阳兆的。”

  “这么大架势。。。倒好像是王阳兆的护卫。。。”

  张平尴尬地笑了两声,

  十双眼睛,都紧盯着刘廷。

  气氛确实不太对劲。

  哪里有问题。



  铁门自动升起,

  刘廷再进去,

  左边一个屋子,

  上面写着会客室,

  刘廷推门,

  监狱长在身后把门关上,

  砰。。。

  空荡荡环境中巨大的金属回响声,

  刺耳, 令人不安,

  屋子没有窗子,只靠灯光照明,

  空气混桌,有些压抑。

  中间一张方形桌子,

  空荡荡,

  “你在这里稍等,人就带过来。”

  然后张平在身后把门关上,

  咚!

  沉重的铁门,

  空气似乎都在颤抖,

  墙角一个监视器,

  下面指示红灯熄灭了,

  没有开?

  突然对面铁门吱呀一声打开,

  狱警身后跟着一个穿桔色衣服的犯人,

  脸上表情平和到变态,

  好像寺庙里的大佛一样,

  手上脚上戴着镣铐,

  看到刘廷,嘴角抽动了两下,

  似乎认识自己?

  眼睛也一下子睁圆了,

  身体似乎有些不好,

  慢慢移动,

  显得沉重,

  手扶住桌子,

  坐下。

  长出了一口气。

  “你终于找到这里来了。。。刘廷。”

  三十五六岁,和自己年龄相仿,

  微笑着看着刘廷,

  眼白很大,眼仁异常有神,

  额头深深的皱纹,

  “你的脸色这么差,一定是心里有很多事情在困扰着你。。。把你的手伸过来。。。让我为你祈祷。。。”

  王阳兆伸手出来,

  手带着淡淡的灰色,

  很细腻,

  刘廷好像着了魔一样,

  居然把手伸给他了,

  双手握在刘廷手心上,

  闭上眼睛,

  开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然后突然用手伸过来,

  开始摸刘廷的脸颊,

  表情痛苦,

  “我已经感觉到了,我已经感觉到了,你被你失去的记忆和隐隐存在的巨大危机所困扰。。。你找到我。。。让我给你指明光亮。。。”

  眼泪居然流出来了,嘴唇微微颤动,

  “可是我能力也有限。。。帮不了你太多。。。”

  刘廷让他摸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向回抽手,

  对方加力,

  好像钢钳一样!

  抽不回来!

  “不要离开我。。。让我帮你。。。”

  另一只手开始摸刘廷的头发,

  刘廷突然反手把那个人胳膊抓住,

  向前猛地一拉,

  那人一声惨叫,

  身子整个被拽到桌子上,

  但却死死抓住刘廷的头发!

  刘廷再向旁边一拽,

  那人啪的一声重重的从桌子上摔下来,

  “阿。。。哈哈哈哈。。。他妈的疼死了!”

  趴在地上狂笑不止,

  神经质一样,

  刘廷举起拳头对准那个人脑袋连打几下,

  那人猛地把刘廷脑袋拉下去,

  头顶钻心剧痛,

  突然把嘴张开,

  两排黄色的牙齿,

  对准了刘廷喉管,

  “啊。。。我要是咬下去,你说你的血。。。会不会好喝?!”

  狱警这时候冲过来,

  却去抓刘廷的后背!

  “你放开犯人!”

  刘廷疯了一样猛击那个人头部,

  咚!

  咚!

  咚!

  咚!

  更多狱警冲进来!

  一个人掏出电棍!

  “刘廷,我命令你立即放开犯人!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王阳兆脸上全都是鲜血,

  突然放开刘廷!

  高喊:“不要伤害我的客人!不要伤害我的客人!”

  刘廷大口喘气,

  慢慢站了起来,

  张平这时候也走过来,

  王阳兆居然不耐烦地向张平摆了摆手,

  示意他出去,

  然后用袖子抹了抹自己鼻孔,

  鲜血渗透到布上,

  “妈的!真他妈疼!你们还不出去?!”

  有狱警想上去给王阳兆一下!

  张平立即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