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一个什么玻璃组成的迷宫。。。”

  刘廷,

  眼睛立即亮了。。。

  呼吸有些困难。。。

  努力表现的自然:“你见过么?”

  “没有。。。我哪敢进去?那是找死。。。那地方看起来特别温馨和谐,但就是让人感觉不舒服。。。很不舒服。。。浑身都不舒服。”

  外面电闪雷鸣,

  刘廷看了一眼山顶微弱的灯光,

  再转头,

  发现王大宇也在看着山上,

  额头布满皱纹,眼睛圆睁着上挑,表情惊恐,肌肉扭曲。



  当天夜里,刘廷住在村里唯一的宾馆“大家庭旅店”里,

  就是当年孤儿院改造来的,

  房间很小,走廊隔离都是老式的玻璃木框结构,

  一对夫妻带着个孩子,加上刘廷,是唯一的四个住客,

  凄凉,冰冷。。。

  外面雨越来越大,

  水冲过窗框,

  大风吹得玻璃发颤,

  间或闪电照到室内仿佛鬼屋一般,

  一切都那么破旧,

  但刘廷就是无法想象出一点点当年自己在这里居住时的印象。。。

  只是直觉告诉刘廷,

  那一定是一段极度阴暗可怕的记忆。

  自己是否真的应该翻起它?

  吴真儿的劝告仿佛又在眼前。。。

  但唐菲菲的测试显示自己并没有杀人倾向。。。

  但唐菲菲并不可靠!

  如果唐菲菲在故意误导自己?!

  那么自己给王阳兆作的测试结果也会被完全推翻!?

  以前的录像里面,

  自己是有暴力倾向的。

  对自己的妻子!



  刘廷拿出手机,

  拨打了自己的心理医生电话:“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我是刘廷。”

  “有什么能帮到你?”

  “如果一个男人殴打自己的妻子。。。是否说明他有暴力倾向?甚至可能杀人?”

  “正相反。。。殴打自己妻子的男人,一般说明性格自私压抑,但对外会偏软弱,别说杀人,就是宰只鸡,也会犹豫恐怖不敢下手。。。殴打自己老婆,正是对性格懦弱的补偿。。。”

  刘廷沉默。。。

  “谢谢。。。”

  挂电话后,

  刘廷拿出一支烟,

  点着了,

  突然窗子被吹开,

  大雨倾盆扫进室内,

  头发瞬间被打湿。

  隔间婴儿突然尖声哭起来,

  哇!

  哇!

  哇!

  哇!

  刘廷奋力把窗子关上,

  突然开始哭笑起来,

  自己是一个无能的男人。。。

  打老婆。。。

  好像讽刺一样。。。

  刘廷突然发现眼角,

  不知何时,

  挂着一滴泪水。



  隔壁婴儿的哭声一直未停,

  年轻夫妻不知因为何事吵了几次,

  刘廷迷迷糊糊睡着时,

  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再次醒来时,

  四周好白,

  脑袋好痛。

  就好像沉睡了好久。。。好久。。。

  窗子拼命的摇晃,

  有什么东西仿佛要冲进来一样,

  视线有些模糊。。。

  终于渐渐看清了,

  不对!

  这里不是那个破旅馆,

  是在玻璃迷宫里面,

  是在玻璃迷宫里面!

  刘廷奋力想动弹身体,

  身子好沉,

  完全不听指挥,

  那道门在反复颤动,

  咚!

  咚!

  咚!

  咚!

  啪!

  突然门被砸开了!

  猛地开到最大!

  两个人出来了!

  镜子反光!

  好强的光!

  看不到脸!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打!

  打!

  打!

  打!

  在拼死搏斗!

  完全没有人理睬自己!

  好像自己是空气一样!

  无足轻重。。。

  突然一个人一声惨叫!

  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仍然看不到脸!

  该死!

  为什么自己的视线!

  那么模糊!

  就好像好久。。。好久。。。好久。。。没有睁开过眼睛一样!

  另一个人猛地用膝盖压住他!

  用双手抓住那个人的脖子,

  用力捏!

  好真实!

  好残忍!

  那个人在地上拼命的挣扎。

  但却不能放松!

  在上面的人冷笑着喊道:“王阳兆!我要杀了你。。。最后的胜利者是我!。。。是我!”

  那个要被掐死的人。。。

  是王阳兆!

  玻璃迷宫在山顶上。。。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四周全都黑掉了。

  有水的声音。。。

  有水的声音!

  四周好黑,

  不对!

  前面有黄黄的光。。。

  直照到天空上!

  乌云好浓重!

  一丝风也没有,

  气压好低,

  呼吸好困难。。。

  前面的光,

  看清了!

  是冲天的火光!

  是孤岛上的别墅。。。

  船走得好慢。

  身后的船夫,

  脸上带着亢奋的笑容,

  看着刘廷,

  好可怕,

  就是那么慢慢的划动!

  船靠近了。。。

  靠近了!

  刘廷迫不及待的跳入海里,

  拼命地向岛上游去。

  火光冲天,

  大门敞开着,

  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