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看不到。。。

  刘廷拼命冲出海面,

  全身湿透,

  向别墅跑过去,

  屋内开始起浓烟,

  不要出事。。。

  不要出事!

  刘廷冲进大厅,

  用手堵住口鼻,

  四处去看,

  呼喊妻子女儿的名字!

  房顶开始有东西脱落,

  突然一个人出来,

  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猛地插入了刘廷的肚子里面,

  啊!

  刘廷惨叫,

  本能的用手去拔匕首,

  却发现自己突然不会动弹了,

  静止在原地。

  自己在发生什么事情?

  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鲜血流出来。

  那个人似乎也很吃惊,

  看着刘廷,

  向后退,

  向后退,

  脸在黑暗之中,

  穿着裙子。。。

  猛地向小屋转身跑去。

  自己为什么动弹不了?

  只看到鲜血不停的流出来。。。

  突然刘廷好像听到了声音,

  一个男人的尖笑:“刘廷。。。

  我是你心中的鬼,

  我是你心中的鬼!

  。。哈哈哈哈哈。。。”

  大火中,一个黑色的阴影若隐若现。。。

  不停的扭曲!



  刘廷猛地醒来!

  浑身已经让冷汗湿透。

  女人刺进自己,

  转身却回到了捆绑自己妻子和女儿的房间?

  可是现场有第三个女人么?

  如果是妻子或者女儿的其中一人?

  那又怎么解释捆绑的绳索呢?

  还有最关键的。。。

  不论她是谁。。。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

  自己的过去,

  家庭。。。

  还有自己和邪教。

  到底有什么关系?

  还有自己在被刺杀后,

  那反常的身体失去控制。。。

  到底因为什么?



  突然电话响了。。。

  刘廷被吓了一跳,

  安静的背景下,

  铃声大得出奇。。。

  隔壁孩子立即开始痛哭,

  声音尖厉让人烦躁。

  “喂。。。你为什么又找我?”

  “你昨天问我的问题。。。那个打老婆的男人。。。我想有些话,我应该和你说一下。。。我们见一面好么?”





  打老婆怎么让医生回想起刘廷的录音








  “什么事情?”

  “我其实隐瞒了一些事情。。。因为我要评估你的健康情况。。。才决定是否对已经失忆的你,告诉你以前你在我这诊治的一些资料。。。”

  “什么资料?”

  “关于镜子监狱的秘密?”



  刘廷感到胸口发堵。

  深吸了一口气:“不能现在告诉我么?”

  “不行。。。因为其实是一段你的录音,你在录音里说了一些事情。。。我也不是彻底都明白。。。我想和你一起听听。。。看看能有什么收获。。。喂。。。喂。。。刘廷。。。你在听么?”

  刘廷长时间没有回答。。。

  眼睛盯着窗户。。。

  心脏疯狂跳动,

  仿佛要离开自己一样。。。

  窗子上。。。

  贴了一张纸。

  孤儿院的所有小孩子全都姓王,

  只有你姓刘。。。

  这是为什么?

  这是揭开你秘密的一个关键哦。。。

  你的鬼敬上。”

  旁边的窗户已经打开,

  有带着潮气草香冰凉的微风吹进来。

  离开自己的床头距离好近。

  床头。。。

  也有一张纸!

  “切割张厉尸体时候,

  刀砍下去,

  刀刃粗糙,

  我仍然追求一刀下去那种精密准确的感觉,

  几块摞在一起。

  灯光灰暗,

  四周寂静,

  只有蛐蛐的叫声,

  血从肉和脂肪的缝隙流下来,

  但却不用担心哪一块会对不齐边角。

  当你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个机械的劳动,

  而不去注意整个无头尸体的人形特征时,

  这件事情,就不会那么恐怖。。。

  人欺骗自己的方式真是很奇妙。。。

  对了,头在哪里?

  当然是在汤锅里。

  不停的煮啊煮,

  屋内充满肉香到腻的味道,

  打开锅盖,

  脑袋整个被蒸气笼罩,

  慢慢蒸气散开,

  看清了,

  半溱在水里,

  好厚的油质漂浮。

  头发都是湿的,

  肉皮都变成了乳白色,

  好像化了浓妆的妖精,

  眼睛翻着,

  脑袋就好像本来就是长在里面。。。

  在锅里冷冷看着自己时。

  那种恐怖的景象,

  让人他妈的一辈子都忘不掉!

  踩在裹尸块布上的血脚印怎么来的?

  我是谁?

  刘廷。。。

  你想起来么?!

  你心中的鬼。“



  “刘廷!。。。你在听么?。。。喂。。。喂。。。”

  心理医生声音渐渐又清楚起来。

  自己刚才几乎完全听不到声音,

  拿着纸条的手在颤抖。

  “抱歉。。。信号不好。。。”

  刘廷推开窗子,

  外面是一条石板路,

  “我现在在大陆开交流会,明天下午在我办公室见面好么?”

  “好。。。”

  刘廷挂了电话,向外面急跑,

  跑到宾馆后面,

  隔壁夫妻为孩子再次争吵,

  孩子继续哭闹,

  石板路上没有任何痕迹,

  刘廷烦躁到极点,

  努力控制,向四周看。。。

  没有任何那个鬼的痕迹。

  怎么可能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