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手机瞬间跌落,在路上翻滚向前,

  摔倒七零八落,

  刘廷突然踩刹车!

  两个人都蒙的前倾,

  唐菲菲措手不及,

  身子撞倒仪表板上,

  枪摔出来,

  身子碰到收音机的开关,

  声音出来:“。。。道。。。市内维港目前已经被封锁,大约300名据说新家庭协会成员头戴面具,身穿中世纪教袍正在该处活动,要求立即解除新家庭协会邪教定性,允许新家庭协会恢复活动。。。该组织领袖并威胁如若今日不获得答复,明日开始协会将进行更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

  “。。。另外我们得到最新消息,新家庭协会发源地荷叶村村内原大家庭孤儿院院址今天下午突发大火,发生火灾原因未明,

  “另外市内还有三处起火点,分别位于河咸道、坪华道与尾隆道,地图上该三处起火点中心正好为荷叶村,但新家庭协会否认四场大火与新家庭协会抗议活动有关。。。

  “对不起。。。我们再收到最新消息,之前负责审理新家庭协会邪教案大法官钱泰伦于两小时前在离开寓所后突然遇袭,有人拦车后将钱泰伦拖出汽车进行殴打,时间长达10分钟,钱泰伦目前已经送医但因脑部重伤目前仍处昏迷之中,医生初步诊断有脑水肿长期昏迷甚至植物人危险,四名歹徒目前已经投案自首,但警方准许四人以合计100万港币保释离开警局,情况似乎有些不合常理,警方刚刚就此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就此澄清两点:

  “一、四名歹徒与新家庭协会无关;二、该案件虽然大法官伤势较重,但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案件为目的致死大法官的谋杀案,而是一般伤害案,警方以较高金额保释金暂时释放嫌犯符合一般程序,请市民不要质疑;三、市内目前围绕荷叶村四处纵火,以及新家庭协会聚会,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几件事情有内在联系,请市民不要恐慌。

  “对案件最新情况,我们仍然会进行进一步跟踪报道,

  “另外还有最新消息,近日入港人数突然激增,今日虽为淡日周三,但入港人数对照往日平均值增加逾一万五千人左右,有网络传言指其中大部分为大陆新家庭协会信徒,到港目的未明,目前我们正在向警方求证,如果有消息,我们将第一时。。。”

  唐菲菲看着已经被刘廷拿到手里,指着自己脑袋的手枪,

  把收音机闭掉,

  “好像要有大事发生,刘廷,你没有预感么?”

  “和我有关?”

  “我不知道。。。”

  刘廷再踩油门,车子重新开动,

  开到一处拐弯处时停下,可以俯瞰大半个荷叶村,

  四处地点冒出浓烟,

  唐菲菲:“现在你不让我报警,恐怕很快警方也会对这个邪教采取行动了。。。为了阻止你,我要告诉你一些新的事情。。。”

  “什么事情?”

  “关于张厉的死,你可以顺便了解一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半年前你在去菲律宾之前半个月,本来我们有一个早会,但你没有告知原因就缺席,大头很恼火,让我立即找到你,我给你打电话,你说你在处理一些事情。。。我查了你的地点,你在太平山后山。。。因为前几天刚刚我们接到张厉失踪的报案,知道兄弟部门曾经调查过你的女儿。。。而那里就是案发现场。。。我感到惊慌。。。你去那里。。。会不会是你的女儿,或者你,真得的张厉有关。。。因此我立即也向哪里赶去。”

  “你是在说我,或者我女儿杀掉了张厉么?”

  “。。。不。。。你们都不是凶手。。。但你们和张厉的死,都脱不开干系。

  “我在到达那里后,天已经黑了,很冷,四周黑暗让我很恐慌。。。但我很担心你,担心你从那时候开始就要进行你的计划。。。失去记忆。。。”

  “我的计划?”

  “你的计划很复杂。。。我们需要去找一个人才能说明白,和你的那个镜子迷宫有关系,和你妻子和女儿的死,肯定也有关系。”

  “什么人?”

  唐菲菲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刘廷眼睛立即睁圆了。。。

  “是她?”

  刘廷心脏狂跳。。。

  自己的猜想。。。

  梦中的那两个人。。。

  还有自己的名字叫王。。。

  一切真相正在揭开。。。

  “山上的事情你继续说。。。”

  “我虽然很害怕,山上一片漆黑,但我仍然向山上走去。。。可是刚走了几步,突然身后有车声。。。我怕人发现,车子是停到很隐蔽的地方。。。我暗自庆幸,看那个来车。。。是你的!”

  “你不是说我在山上么?”

  “对。。。我吃了一惊,看到你和一个人上山,手里还拿了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一口锅,简易煤气炉,还有砍刀。。。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给张厉分尸的,果然是我。。。但你为什么说我不是凶手?”

  “我看到你想过去打招呼,但老远听到你和那个人说尸体在哪?。。。那个人好像是你的跟班,满脸神经质一样的惊恐,指着上面的地方,说话也不利落,说在那边。。。已经烂了三天了。。。我听到尸体。。。立即想起来张厉。。。三天时间,也就是张厉刚刚失踪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我有些害怕,怕是你杀死的张厉。。。按照你的性格,就算我是你的女人。。。你也未必会留下我。。。你可能会对我动手。。。”

  刘廷沉默。。。

  “我躲下去。。。到草丛里。。。看到你和那个人一步一步走上来,都很紧张。。。也不点手电。。。走到我旁边时,两个人停住了。。。”

  “停在你旁边?”

  唐菲菲脸色异常苍白,紧张,

  痛苦的回忆:“我只能看到你的双腿,脚上布满泥土,站住,然后回身,对另外一个人说。。。你快点。。。

  “那个人问:‘我们上去干什么?’

  “你很不耐烦,说你只要听我指挥就好,你给动物尸体分割过?

  “那个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对。。。

  “你说一会上去,让他先给尸体放血,然后把头割下来,身体分割成小块,然后都放到锅里煮一下。

  “那个人长时间沉默,然后声音异常惶恐,说我做不了。。。

  “你说你敢违抗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