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那个人说你会不会杀了我?

  “你说只要你认真干,绝对不会。一具尸体天亮前能切割完么?

  “那个人没说话。。。然后你们两个就上山了。”

  “你呢?”

  “我跟在了后面,摸上去,你们绕过了那个张厉失踪的屋子,到了更里面的一个屋子。。。然后我躲在屋子外面,再思考是不是也要进去的时候,屋子里传来多肉的声音。。。就和肉铺的声音一样。。。外面有尸体特有的臭味。。。还有火光。。。四周黑得可怕,我感到毛骨耸然,挣扎是下山,还是继续在哪里?。。。”

  “为什么不走?”

  “可怕的同时。。。我控制不住的好奇心,那种恐怖的好奇心。。。后来我还是走过去了,悄悄地小心走过去。。。房子有缝隙,尸体脑袋正朝向我的方向,半腐烂。。。我看过失踪照片,就是张厉!。。。口鼻都有血,头顶有破烂的伤口,上面有蛆虫蠕动,头发粘满泥土,皮肤灰白,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瞳孔放大,分散。。。肌肉僵硬,死前一定很兴奋。。。是吸毒过量的典型死法。。。”

  “吸毒过量?”

  “对。。。我吓得无法呼吸,差点喊出来,立即用手堵住嘴,这时候我看到你蹲下来。。。”

  “干什么?”

  “你把她的头皮割下来,那上面有三条血印。。。然后扔到锅里,锅在烧开水。。。另一个人在剁卸下来的大腿,一块一块切好,然后用塑料布包的时候,你回头就给了那个人一脚,说先把肉煮了再包!。。。那个人一下子就跪在地上,毫无抵抗,他的腿一定很软,我得也很软,根本站不住。。。但我还是忍不住要看。。。”

  “为什么我要割她头顶的肉?为什么要煮肉?”

  “我想了很长时间也想不明白,但后来我在参加培训时,有一个法医讲过一个类似的案例,说有人为了消除死者的虐打和毒品痕迹,会采取蒸煮的方式处理尸体。。。我上那个课的时候直接就吐了,因为回想起了在山上的景象。。。你切割的张厉的头皮应该是你女儿和她打斗的痕迹。。。”

  “和我女儿打斗?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她后来到了这里。”

  “后来发生了什么?”

  “你骂完他后,开始割张厉的脑袋,我怕你听到动静,不敢动,就那么看着脑袋随着你手里的刀来回颤动,最后一块肉也被剁开后,脑袋失去平衡,滚到了我的面前,眼睛好象电影里吸血鬼的样子,带着白霜,死死盯着我,眼球里居然还有分泌物流出来,就好像两行眼泪。然后突然被抓起来,被你抓起来,扔到了锅里。”

  “我实在受不了,腿发软也走不掉,我从来没想过你会那么冷静,凶残,我感到可怕,我抑制不住想像你突然发现我,把我。。。把我也。。。也这样给分尸,切掉大腿和脑袋,切掉胳膊,只剩下躯干,然后再割开肚子,把所有的器官一样一样取出,最后再把躯干也切割好,一个人就这样消失,最后只剩下一堆塑料袋包装好的,一个肉砖做的肉堆。。。

  “到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过来。。。你为什么会那么痛苦,那个残暴的你给你带来多少痛苦?。。。我突然觉得,也许你失忆,就是你最好的解脱。。。但那样的话。。。我就会失去你。。。

  “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屋内有声音,我立即站起来看,看到那个帮助你的人正看着那堆肉傻笑。。。你奇怪的转过身,看那个人,问他怎么了?他也不理你,还是继续笑。。。屋子里好大的煮肉的味道,特别浓,香到让人呕吐。。。

  “你走过去,碰他,他像条件反射一样一下子站起来,手里拿着那把刀,特别惊慌,然后突然又跪下去,不停的磕头,说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王阳兆,你不要杀我!”

  “他管我叫什么?”

  “王阳兆。。。你的另一个名字。。。”

  刘廷震惊地站在原地,一切的答案,现在大概在脑袋中已经成形了,

  那个人,一定就是山顶的那个疯子,

  自己的下属,

  “他突然站起来就冲出去了,你追出去,但外面起雾了,那个人很快就在雾中消失不见,你站住了,四处观察,很快又有脚步声传来,我躲到后面,担心你的安全,然后又发觉脚步声不对,”

  “为什么不对?”

  “因为。。。是两个人。”

  “什么人?”

  “一个是你的女儿。。。还有一个,就是后来被逮捕的那个教主,真正的王阳兆。。。”

  “王阳兆?。。。和我女儿。。。他们来做什么?”

  “你见到他也很迷惑,问他来做什么?。。。他说希望你回去,重新领导他们。。。”

  “我是他们的教主?”

  “我也不明白,你是真正的王阳兆,那个王阳兆只是你的傀儡?还是你是王阳兆的替身?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那天之后,我特意查过你的档案,你自出生之后,登记资料就是叫刘廷,没有姓过王。。。”

  “我说什么?”

  “你问他为什么和你女儿在一起?!。。。王阳兆说是你的女儿领他来这里的。。。为了抓住这次机会,不要让你转变。。。你沉默了一段时间,问你的女儿是在故意给你下套么?杀掉张厉,然后让你来处理张厉尸体?然后再让这个王阳兆到现场来?

  “你女儿说张厉的死真的是一个意外,三天前你女儿来参加过夜修炼来晚了,结果半路上遇到了张厉,张厉当时已经磕药磕的半癫狂状态,看到你女儿就说要杀了她,两个人拉扯打斗,结果你女儿只是抓了她几下,她就突然倒地抽搐,你女儿当时很慌乱,立即给你打电话,你不在香港,立即派手下的人,也就是那个发疯的人来处理尸体,先把尸体弄到后山,而你让你女儿立即离开那里。。。之后等你回来时,你就开始处理尸体,而你的女儿,却觉得这是让你回到教会最好的机会,因此引着王阳兆来了这里。。。你女儿说自己不应该这么做,但她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继续担任教主?”

  “我说原因了么?”

  “没有。。。你只是说你不会明白,这个教会,已经不再是以前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已经变得太可怕,自己必须这么做。。。还警告你的女儿,离王阳兆远点。。。还有你女儿自己搞得小教会,必须关闭!否则自己就不客气!”

  “然后呢?王阳兆没有愤怒或者怎样么?”

  “没有。。。他请求你回去,又请求你的原谅,他看起来不敢和你抗衡,根本就是你的信徒,他想帮你处理张厉已经切割好的尸体。。。你命令她立即带你女儿离开那里,不准和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也不准再见你的女儿。。。”

  “之后呢?”

  “之后你一个人处理那些尸块,把他们都包好,埋入后山,只有一件事情让我不明白。。。”

  “什么事情?”

  “你最后处理张厉的脑袋,最开始时,你把脑袋也装入了塑料口袋,但你过了一会,却又把脑袋拿回来了,塑料袋上有泥土的痕迹,应该是你把它埋到土里后,又挖出来了,放到了地板上,之后离开。。。我奇怪你为什么不处理脑袋,你打了个电话,之后开始坐在台阶那里抽烟。。。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后,王阳兆再次回来,拿着一个水泥袋子。。。你们两个把脑袋混合进水泥里做成一个人头状的石头,之后慢慢等它凝固时,你对王阳兆说你有点麻烦事情需要处理,一旦处理结束后,你就会重新执掌教会,那时候,你将以真面目示人,又问他在大陆现在教徒发展情况如何?。。。王阳兆说目前大陆教徒大概有5万多人,还在迅速扩张。。。你夸奖他做得好,王阳兆很疑惑,问你半夜不是刚说自己不会再回教会么?为什么现在又改主意了?。。。你反问他自己很善变么?。。。王阳兆点头。。。你说很快这样的局面就会彻底终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

  “然后又指示他让他做好准备,近期你要去菲律宾,要在那开教内大会,只能是指定名单的人参加,回来后立即进行教内大清洗,清洗一共有50人,清洗结束后,教内外一旦取得统一,就准备煽动教内人开始暴动,让大陆的人都到香港,要让香港成为人间地狱。。。王阳兆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什么目的?你告诉他说没有目的,你就是喜欢混乱,喜欢暴力。。。喜欢到处都是死人,喜欢到处都是人们惊恐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