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读者朋友,现在已经给出这么明显的提示了,

  你们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么?

  孤岛上刘廷的妻子和女儿的死亡原因你们可以猜不到,

  但刘廷失去记忆的原因,

  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如果你们猜不到,

  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现在刘廷也在迷惑,

  自己根本没有记忆,

  那怎么可能?



  王阳兆打开了身后的玻璃门,

  “你看这把锁,”

  “我在梦里见过,单向的,只能在外面锁住,里面的人是出不去的。”

  “你进到这个房间来看一看?看一看这个屋子,真正的秘密。”

  “什么秘密?”

  刘廷走过去,

  突然站住了!

  因为他看到镜子做的地板上,

  流满了鲜血,

  鲜血的中心,

  躺着一个人!

  背对着刘廷,

  “他是谁?”

  王阳兆冷笑一声,

  把那个人身体翻过来,

  脖子上一个巨大的割口,

  脖子分开,好像断开的山崖,

  嘴张着,眼睛圆睁,

  和自己长得一样。

  “他也是我们的分身?”

  “对。。。他就是我们宗教的真正创始人。。。真正的刘廷!”

  “你杀掉了他?”

  王阳兆冷笑:“故事很长,你愿意听么?我要给你解开所有的谜题,包括邪教的由来,你是什么东西,以及。。。(眼光突然暗淡)我最爱的妻子和女儿的死因。。。”

  “。。。”

  王阳兆坐下来,

  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烟?

  “这不是我们内心的世界么?你从哪来的香烟?”

  “你是说这里是虚幻的空间是么?。。。呵呵呵呵。。。这里和外面的世界是有联系的。。。”

  给了刘廷一根,

  “先从哪里讲起?先介绍一下人物吧。。。我这个人格,叫做王阳兆,那个躺在地上的,叫做刘廷,你则是无名氏。。。我和他是性格的两个极端,他是第一人格,软弱,和善,或者准确地说,叫做懦弱。。。小时候他在孤儿院长大,那里是一个小孩子组成的残忍世界,最悲惨的,就是刘廷那样的可怜虫,所有人都欺负他,从厕所里被迫吃大便,到睡梦中被人蒙住头暴打。。。最恐怖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无休止的那种随时被人欺负的压抑感,压迫得人无法呼吸。。。每时每刻你都要和那些人在一起,忍受!

  “这个镜子空间就是她在这种环境下创造出来的,”

  “为了什么?”

  “为了方便他躲避那些人的欺负!。。。在睡梦中被那些人追赶,大人还以为是在欢乐的做游戏!看着他们哈哈幸福的笑!。。。可刘廷却恐惧的好像世界末日,在梦中都无法摆脱那种可怕的感觉!。。。他于是在心里慢慢建立他自己逃亡的迷宫,在这个迷宫里,只有他自己,能熟悉所有的道路,只要进入这里,他就可以轻易躲藏起来,没有人再能抓住他!”

  “为什么全都是镜子?!为了方便看到那些追杀他的人么?”

  “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别人就算看到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个是镜子中的反射,还是他本人!这是他逃避自己命运在内心的投射!

  “但显然这个镜子迷宫只能在梦中让他安全。。。不可能影响到真实的孤儿院,孤儿院还是那么的现实,残忍。。。他需要更强大的保护者。。。就是我!”

  “你看过精神病学的书么?。。。精神分裂症的人,一定是所谓的弱者,而分裂出的第二人格,就是他们的保护机制!。。。护身符!。。。所以当他在无数个夜晚召唤我出现时。。。我就真的诞生了!”

  “你代替了他?”

  “当然不是。。。也不可能。。。我只是他的替代人格,只有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会出现。。。黑夜。。。他失去意识的时候。。。也就是睡着了,或者被打昏过去。。。我和他正相反,我对待那些欺负我的人,就是不择手段,一定要报复!所有欺负我的人,一个都不能有好下场!”

  “如果你打不过他们呢?”

  “那我就再找机会,再打!。。。让人臣服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对方知道如果不臣服于你,你就永远不会放过他!你比他更凶残,更不怕死,更没有底线。。。我会杀掉老鼠拨皮然后放倒欺负我的人床上,或者笔者我看不顺眼的人把割下来的老鼠脑袋吃掉。。。直到让他感受到和我作对的真正恐怖为止!”

  “那那个刘廷什么反应?”

  “最开始我诞生的时候,他可能还以为是在做梦呢。。。但周围人对他态度的转变他很快就察觉到,他终于知道那个在梦里镜子迷宫一次一次救他的人,真的存在。。。之后他有了很大转变。。。每当他不如意的时候,他就会回去睡觉,其实就是为了召唤我出来,替他报仇!

  “而当所有人对他更加和善后,他性格的另一面就出现了,就是伪善。。。和所有人都需为的示好,与人为善,热心地帮助别人,而其他人对他的举动完全摸不到头脑。。。一会残忍报复,一会又对别人那么好,刘廷很快就有了追随者。。。”

  “王长海?”

  “他是一个和刘廷地位差不多的可怜虫。”

  “他还介绍了自己的妹妹给你。。。给刘廷。。。那个可怜的小女孩还被暴打过,你虽然残忍,但你连女孩都不放过,难道那个女孩也欺负你了?”

  “打她的不是我。。。而是刘廷!。。。他只能欺负比他更懦弱的人,来获得精神平衡。”

  叶雯曾对打老婆说过类似的话。

  “那你对那个女孩呢?有没有真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