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笑我接下来要给你讲的内容。。。最终导致我和他都差一点毁灭。”

  “怎么说?”

  “首先是叶雯,倒向了我。”

  “为什么?”

  “她知道刘廷的计划后,她和我说过,她觉得具有双重人格的宗教领袖简直是完美!。。。这句话给我印象好深。。。但刘廷现在要除掉我。。。只能两个人选择一个的话。。。她觉得只有软弱的爱,绝对无法维持教会的运转,而且引进一个完全没有记忆的人格,简直是疯了!。。。因此她决定背叛刘廷,帮助我。。。”

  “怎么帮助?”

  “我需要先做些准备。。。然后尽快动手。。。因为叶雯告诉我刘廷准备动手的时候,实际上刘廷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准确地说,是你已经接近重新复活。”

  “他怎么复活我?”

  “吃能导致迷幻的精神科药物。。。再配合冥想和催眠。。。就好像刘廷在孤儿院里孤苦无助时,整天在脑海中幻想自己更加强大,更加暴力,更加完美,幻想他自己就和你一样。。。你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完善。。。”

  “那要是在你动手前我就复活会怎么样?。。。你被刘廷杀掉,然后以后我和刘廷分享整个身体?”

  王阳兆阴冷的哈哈大笑起来:“不可能。。。刘廷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什么漏洞?”

  “叶雯告诉我说。。。每一个人格出来实际控制身体,都需要一定的触发调件。。。比如说我。。。我因为是被创造出来的。。。所以只能在黑夜中,在王阳兆睡眠或者昏倒的时候,才能占据身体。。。而你的触发条件。。。则是。。。”

  “是什么?”

  “因为你是刘廷创造的,所以你的触发条件,就一定会和刘廷完全一致!只能在白天,在清醒的时候。。。他如果真的和你同时存在的话,你们就一定会发生争斗,直到有一方,被对方杀死!。。。换句话说,他想要用那个人格代替我,完全不可能!。。。你能代替的。。。只有他自己!。。。反倒是你和我,倒可以在一具身体里共存。。。”

  “你现在就是在劝说我和你配合么?”

  “你想知道答案?。。。我会告诉你的。。。其实你现在看看外面。。。还有你为什么会被引导到这里来?。。。你难道猜不到么?”

  刘廷沉默。。。

  “现在还不到摊牌的时候。。。让我继续说完。。。要想杀掉刘廷。。。必须我要能在迷宫中和他见面,还要有非常有把握的手段。。。如何向迷宫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传递东西,还有如何真的杀掉另一个人格,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叶雯呢?”

  “她也毫无头绪。。。其实刘廷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方法。。。”

  “什么方法?”

  王阳兆回头去开那扇玻璃门,

  “答案就是这个。。。单向开闭的锁。。。”

  “你是说如果把某一个人格困在里面,因为这个门,那个人格就被封住了?”

  “对。。。刘廷是主人格,他就想这么控制你,当他需要你的时候,把门打开,让你和外面接通联系,而奇妙的就是,就算你在控制实际的身体,但你却无法进入这里,控制你人格的身体离开这个房间。。。他觉得你应该消失的时候。。。只要把这个门一关!。。。你就真的消失了。。。

  “更深一步想,这个房门还有另一个作用。。。”

  “什么作用?”

  “如果外面的人永远不打开这道门。。。那么这里,就是一个监狱!。。。困住的人格。。。永无出头之日!。。。刘廷的计划,可能就是要把我关在这里。。。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房间里面!。。。而且还有一个更让我沮丧的发现。。。叶雯告诉我的。。。”

  “什么发现?”

  “录音里面刘廷提到了要改变这里的物理规则你还记得么?”

  “怎么改变?”

  “这里的物理规则,空间。。。都只能由刘廷改变。。。你。。。我。。。我们这样可悲的附属品。。。是没有能力的!”

  “所以你在这里,要想和他斗,天生就处于劣势?”

  “。。。对。。。叶雯告诉了我他如何改造这里。。。你知道人的梦境是可以控制的么?”

  “控制自己的梦?”

  “当然。。。训练一下自己就可以,成功的机率要看天赋,梦的质量,以及你有多强的精神意志力,以及是否确信自己是在梦中。。。”

  “这里也是梦么?”

  “不。。。这里是精神领地,刘廷创造,而我们在不控制实际身体时,就在这里活动。。。但要改造这里,也要控制。。。”

  “怎么做到?”

  “在现实中重复,反复记住每一个细节,在脑海中冥想过程,然后配合催眠,或者印象深到不用再用催眠,就可以在这里重复这个过程。。。”

  “我不懂。。。”

  “你上学的时候考试前一晚,因为一天的枯燥痛苦学习,晚上大脑会一直在做解题的梦,就和那种经历类似。。。”

  “我没有那部分记忆。。。”

  王阳兆冷笑:“抱歉。。。我忘了你是残缺的人生。。。比如这把锁,刘廷会实际造一个玻璃门,和这里类似的场景,然后在玻璃门上反复安装这把锁。。。重复到梦里都如同精神衰弱一样在做这个过程时,再让叶雯催眠他。。。进入这里,奇妙的事情就会发生,锁。。。工具。。。都会进入到这里。。。当然叶雯告诉我。。。这个过程很痛苦,因为安锁的过程单调乏味对人的精神刺激实在有限。。。所以要在脑海中做到轻易的闪现全部过程决不容易。。。

  王阳兆突然表情阴冷:“但有些过程。。。只要经历过一次,就会让你终身难忘。。。在梦里不停重复。。。甚至让你精神恍惚。。。夜不能寐。”

  “你在暗示什么样的过程?”

  “比如你在山上那个精神病人。。。他的死。。。和这里刘廷脖子上的伤口。。。还有这把砍刀。。。”

  王阳兆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把刀来!

  和在山上看到的那把一样!

  那把只沾着“死人的血”的砍刀!

  刘廷立即紧张起来。。。

  王阳兆嘿嘿冷笑两声,脸上表情带着折磨猎物的特有微笑,

  “你不用紧张。。。刚才我说的话你可能没懂。。。不过你也不用着急。。。后面我还会讲到这段。。。现在。。。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讲述。。。讲到哪了?”

  “那把锁。。。”

  “对。。。他改造了锁,用来控制你。。。或者用来关住我。。。但我知道他完成了锁后,我倒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什么想法?”

  “我何不将计就计。。。把他关到那个屋子里?。。。让他和你都在里面。。。外面只有我这一个人格!。。。换句话说。。。从此以后。。。只有我一个人独占这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