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行动了么?”

  “要完成这个计划不难。。。要等待合适的时机。。。也就是我控制身体的时候,我让叶雯催眠我进入这里。。。我就会遇到刘廷。。。这一段时间他一定会在那个房间里面,对你这个即将苏醒的胚胎进行精神完善。。。而我只要把那扇门关上!。。。一切就都结束了!

  “按照惯例。。。每星期三晚上。。。刘廷会让我控制身体。。。”

  “每周只有一次你复活?”

  “可悲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其他时候他要是进入夜间睡眠的话,一定会服用安眠药。。。或者干脆就不睡觉。。。而周三,是我们教内团结友爱日。。。在这一天里。。。我们要表扬模范教徒。。。还要惩罚违反教规的人。。。惩罚的手段很血腥暴力。。。刘廷根本无法忍受。。。必须要我出场才行。。。所以刘廷才会让我复活。”

  “你就借用这个机会?”

  “对。。。到叶雯这里,接受催眠,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为什么没成功?”

  “因为行动没有进行。。。出现了意外。”

  “什么意外?”

  “张厉死了!当我准备给自己开始催眠的时候,电话打来了,女儿慌乱的声音。。。过程你都知道,女儿和张厉打斗,张厉突然猝死。。。我问她还有没有人知道她在山上?。。。她说有,但是她上山时,只碰到了张厉,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看到她。。。那些人只是知道她会上山。。。

  “我放下电话后,立即命令负责那一区的教徒上山处理尸体,然后把女儿带回来。。。也就是后来那个疯子。。。”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因为我时间也紧迫,我要赶去,但是叶雯劝说我不可以再冒险,错过了那个晚上。。。我可能需要再等一个礼拜才有机会控制身体。。。或者永远没有机会,因为你这个第三人格已经开始有苏醒的迹象。。。”

  “但我开始催眠时,女儿的电话又来了,说为什么不是我来?难道张厉她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是你亲生女儿?还有你这几天说过如果你准备永远放弃这个教会,是不是真的?你要放弃教会,放弃我,放弃所有的一切?或者真的失忆?”

  “你说过这些?。。。”

  “不。。。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刘廷说的。。。我当时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当然后来在菲律宾我和他在大火中争斗时。。。我才知道。。。他早先曾经兴奋的告诉叶雯第三人格已经有反映,有翻身,似乎也开始有自我意识,叶雯就是这么知道时间紧迫的。。。但很快。。。刘廷就发现了你这个替身的致命问题。。。只能替代他,因为他发现他一旦想获得身体控制权时,那个替身也会同时有反应。。。这让他慌乱。。。如果这个人格也复活。。。他怎么办?。。。如果再来个王阳兆,他无法消灭任何一个人格。。。他没有胆量杀人。。。同时更可悲的是。。。他还有个发现。。。让他更恐惧。”

  “什么发现?”

  “他发现我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计划。”

  “这什么意思?”

  “那个房间在外面看来是看不出来的,如果不是叶雯告诉我。。。我完全不可能知道。。。但刘廷仍然担心我知道那个房间的存在,因此他在每次离开时,在门下面粘了一根头发,很老的手段,但很有效。。。我不知道他的小机关。。。所以让他发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小秘密。。。这让他更加慌乱。。。他第一感觉到,形势在失控。。。”

  “他喊自己即将失忆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我在放纵他复活你这个第三人格,然后第三人格会代替他,第三人格和我组成新的组合。。。那样的话,至少白天的他,会失忆。。。他更进一步想,如果真的必须牺牲他自己的话,还不如。。。”

  “不如什么?”

  “同归于尽。。。”

  “他要自杀?”

  “不。。。他恨我你能想象到吧?他在考虑和我同归于尽。。。把我们两个都关入那间房子。。。然后把你释放出来。。。他宁可让你掌握这个身体。。。当然更好的办法,是他能把我和第三个人格关入那个房间。。。他自己独占那个身体。。。但不论怎样。。。就算他仍然能保住自己,他的教主生涯,都一定会告一段落。。。”

  “这就是他在那一段时间对吴真儿。。。对唐菲菲都好像突然大彻大悟一样忏悔的原因。。。说自己有可能失忆。。。又后悔自己创立邪教。。。”

  “他作茧自缚,却毫无办法。。。最理想的结局把我也关进去。。。怎么可能?。。。怎么把我关进去?他用暴力,还是诱骗我进去?反倒我看到了希望。。。独占这个身体地希望。。。不和他分享。。。也不和你分享。。。但他确实采取措施了。。。他在那把锁上动了手脚。。。”

  “怎么动手脚?”

  “他在现实中研究了锁的结构,在锁芯里面,留了一根细丝在外面,可以通过细丝,在屋子里面打开锁。。。”

  “防止你把他关进去,独占身体?”

  “对。。。房间锁不住他。。。但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的计划仍然是把他关进房间,和你在一起。。。我其实更想杀他了,但在这里到底该如何杀人。。。我那时也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对。。。不过还没到讲述这段的时候。。。还是按照时间顺序继续。。。叶雯即将给我催眠前,我女儿电话再次打过来。。。我还是决定去山上。。。”

  “为你女儿牺牲这么大?你不怕这是你最后一次占据身体么?”

  “她和妻子,是我唯一重视的两个人。。。我不能放手。。。不过你的担心我也想到了。。。我有一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保证刘廷必须在近期,再次让我占据这个身体。”

  “什么办法?”刘廷突然眼前一亮,“我知道了。。。你要利用他软弱的弱点。”

  “对。。。我要给张厉分尸。。。消除她的所有痕迹。。。”

  “你怎么想到这样做的?”

  “用不着想。。。教里消除尸体的标准处理方法。。。对教徒的教育作用很好。。。山顶后面一公里有一处隐蔽的空地。。。那里埋了大约七八个尸体。。。都是这么处理的。。。只是我没有亲自下手过。。。”

  “刘廷也没做过是么?”

  “哈哈哈哈哈。。。”王阳兆忍不住大笑,“我到了那里后,才知道尸体根本不是刚刚死亡。。。而是已经死亡三天。。。女儿在故意给我设套。。。我当时有些犹豫,是不是刘廷在利用女儿对我不利?。。。后来女儿请求我不要退教,我才放心下来。。。尸体的处理需要时间。。。天亮前根本处理不完。。。而且那个我找来的人。。。并没有干过类似的事情。。。在那种地方。。。做那种事情。。。他最后疯了。。。更耽误了进度。。。我找人上山去抓那个人。。。但直到后来你在山上遇到他为止。。。当时我自己和刘廷都焦头烂额,后来又马上去菲律宾然后妻子和女儿。。。双双死亡。。。我也失忆。。。所以这个事情处理得并不好。。。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后来你和他在山上再次相遇。。。你差点被杀死的时候,反倒给我提供了一个逆转的契机。。。冥冥中一切都有安排。。。这具身体到底该归谁控制。。。是你?是我。。。还是刘廷。。。这个发疯的信徒。。。反倒成了逆转一切的关键!”

  “什么契机?”

  “很快就会讲到,你先留一个印象好了。。。”

  “但你刚才那么说,是不是说这几天我控制身体的时候。。。你和那个主人格的刘廷。。。仍然活着?!”

  “对!。。。出乎你的意料吧?。。。”

  “那在山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天亮后。。。我坐在已经浇灌成石头的张厉的脑袋旁边,当时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尸体没有处理,四肢都已经煮完了,肋骨以里的肺部、心脏、肝、脾、胃都还没有切割。。。特别是胃和肝脏,要消除毒品的痕迹,这里是两个关键。。。我停下来,写了一张字条给刘廷,然后静静地等待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