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三分钟后,刘廷进了会客室,尹妍希安安静静地坐在里面,画着淡妆,打扮得仍然很精致,眼眶能看到有些红肿。

  尹妍希看到刘廷,立即站了起来,眼神里混合着兴奋和哀怨。

  刘廷一关上门,尹妍希立即扑了过来,紧紧抱住刘廷,沉默了一会后说道:“。。。不论我怎么样,你都不要离开我好么?”

  刘廷想要对尹妍希更冷酷一些,但却感觉到自己也激动起来。

  尹妍希的吸引力,每次见面时,都让刘廷难以抗拒。

  刘廷沉默了一会,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尹妍希仍然抱着刘廷,说道:“你这段时间不肯见我,不接我电话,我想,应该是你已经查到了我很多事情。我们的分手,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刘廷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查到了你和赵梓乔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尹妍希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还查到了你的父亲,找到了他的尸体。”

  尹妍希听到这句话,浑身剧烈颤抖起来,慢慢放开了刘廷,呼吸也急促了,问道:“真的?”

  “真的。”

  “她死了多长时间?”

  “应该有五年以上。”

  “怎么死的?”

  “被人下毒。”

  尹妍希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一定是我妹妹做的,这一定是我妹妹做的。”

  “你是说赵梓乔?为什么这么说?”

  尹妍希听到刘廷的问题,嘴唇蠕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苍白,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

  “是因为你父亲侵犯过你和你妹妹么?”

  尹妍希脸色更加苍白,眼睛圆睁着,露出惊恐的表情,仍然没有说话。

  “你迷恋我,也是因为我某一方面,像你的父亲是么?”

  尹妍希突然崩溃的哭了起来,嘶哑着声音喊道:“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刘廷看到尹妍希痛哭着,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深深的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了尹妍希。

  尹妍希痛哭了一会,渐渐好了一些,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慢慢说道:“我对不起我妹妹,我有肾病,我现在身上的肾脏,就是她的。”

  刘廷点了点头,说:“我已经知道了。我原来一直奇怪你为什么会在下腹部有纹身,也不让我触摸,我们在**的时候,你也喜欢在黑暗中,把灯都关掉。看来你就是怕我发现那个纹身,实际上是在掩饰伤口。”

  尹妍希默默听刘廷说完,说道:“我喜欢和你在黑暗中,不只是怕你发现我的伤口,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

  “因为我和我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喜欢在黑暗中。”

  刘廷听到这里,头皮一阵发麻。

  尹妍希表情一瞬间突然消失了,说话的口气冰冷起来,就像是再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迷恋你么?”

  “为什么?”

  “我第一次看到你,是在我看报道我妹妹出事的新闻里,新闻里转播了你们警方的案情发布会,你在那个会议上也发了言。

  “你发言时,我正在忙着做什么,没有看电视,可一听到你的声音从电视里传出,我当时就惊呆了,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了,因为那个声音,和我父亲的声音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我还以为我的父亲失踪了这么多年,终于又出现了。我连忙去看屏幕,才知道那个声音不是我父亲,而是你。

  “我从那天起,就开始暗中收集你的资料,但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接近你。

  “直到那一天你到我们公司来找谭雅玲调查案情,我在会议室里正在和经纪人商量走秀的事情,突然我从会议室玻璃的缝隙看到了你,我现在还记得那一瞬间的感觉,我感觉我的心跳和呼吸都要停止了,几乎晕了过去。

  “我等你路过的时候,立即起身冲了出去,就是为了让你看到我,吸引你的注意。可笑的是,我的经纪人还以为我在发脾气,想要不走那场秀呢。

  “之后有了这一面之缘,我就再也忍不住了,一想到我会再一次和一个和我父亲一样声音的男人,在黑暗之中**,就好像我又能和我的父亲在一起一样,我就浑身发抖。

  “当天下午,我就给你打电话了,约你见面。本来我打算和你见过几次,再和你发生关系的,但我实在忍不住了,当天夜里,就勾引了你,我好怕你会因此觉得我贱,从此不再理我,但我没想到,你会那么迷恋我的妹妹,甚至会把我当作他的替身,你会这么想,我好高兴,只要你不离开我,让我找到以前和我父亲在一起的感觉,我不在乎你把我当成什么。

  “因为我的父亲也从来没把我当成他的女儿,甚至不是一个女人,我知道,在他心中,我连个最低贱的畜牲都不如,只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但我不在乎,只要他还要我就行。和他比起来,你不过是把我当成我的妹妹,我又怎么会计较呢?

  “只是我知道早晚有一天,当你查到了我和我妹妹的血缘关系,还有我父亲对我们做过的事情后,你就会离开我,现在,你已经查到了,这一天看来终于到了。。。”尹妍希说到这里,把手伸了出来,恋恋不舍的抓住了刘廷的手腕。

  刘廷听完尹妍希的话,呆住了,脑子似乎停止了运转,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作出什么反应。

  尹妍希也是个受害者,受到父亲的伤害,产生变态的依赖,直到和自己在一起。

  自己该怎么办呢?

  离开尹妍希,还是继续和她在一起?

  刘廷大脑一片混乱。



  这时候,刘廷的手机突然响了

  刘廷有一种得救的感觉,连忙把手机拿了起来,按了接听键,说道:“喂,我是刘廷。”

  “头,我是周斌。”周斌的声音有些慌张。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刚才我们这边接到周刊编辑部的电话,说凶手又和他们联系了。”

  “什么?”刘廷感到自己喉咙一紧,连忙问道,“这次又给编辑部邮寄了什么东西?”

  “。。。这次没有邮寄东西,而是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电子邮件?”刘廷迷惑的问道,“什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