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对面男子沈冰,

  比实际年龄略衰老,

  脸颊瘦肖,

  憔悴,

  眼窝深陷,

  黑色的眼眶,

  头发稀少有点恶心的发型。

  极度镇定地表情,

  大胆看着刘廷走过来,坐下。

  情绪看不出来任何波动。

  刘廷向后摆手示意别人都出去,

  然后掏出烟盒,

  “来一颗?”

  “多谢。”

  两个人一起吐烟圈,

  “人是你杀的么?”

  没有表示。

  “杀人动机是什么?”

  没有表示。

  只是默默抽烟?

  “为什么要那么对尸体?有什么意义?”

  沈冰眼光闪烁一下,

  “后备箱那些凶器。。。是为了杀下一个人?”

  沈冰听到这句,

  突然仿佛脸色都阴暗起来,

  一种让人紧张的恶意。

  “我猜对了?是什么人?”

  “是不是和死者邵一菲有共同特征?”

  “你对死者是什么感情?因爱生恨?还是有利益冲突?”

  “你始终一言不发对你没有好处。。。所有证据都指明你就是凶手,你明白么?”

  沈冰把头转向天花板,

  似乎在研究上面的花纹。

  门突然被推开,

  助手进来,低头对刘廷耳语:“律政署吕胜和律师来了,要见你。”

  刘廷皱了皱眉头:“让他等着。”

  “最好不。。。”

  刘廷不耐烦的摆手,示意他出去。



  看着眼前沈冰:“三年前那里发生过一个案子。。。你知道么?”

  “。。。知道。。。”

  “和你有关么?”

  “你这么问,问不出答案。。。不过我知道你是刘廷。。。”

  刘廷冷笑一声:“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有一段时间了。。。(突然压低声音),下面的内容,我不希望你做记录,对你没有好处。。。能把摄像头先关了么?”

  “能否进入最后的录像记录,我会根据情况进行评估。。。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沈冰抱住胳膊向后,

  刘廷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摄像头的红点灭掉了。

  沈冰阴沉的笑了两声:“这样最好。。。我不是在讨价还价,也不要做什么交易。。。只是我告诉你。。。我认识你。。。”

  “怎么可能毫无目的?”

  “事实上。。。以后的路我怎么走。。。我也没有想好。。。真相是什么,外人怎么看我。。。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已经没有了。。。所以我不隐瞒你。。。虽然有些事情我也许应该去做。。。和那些凶器有关。。。”

  “杀人?”

  “动机是什么?。。。我的动机?我下一个目标是谁?。。。还有我为什么会认识你。。。也许你应该去调查一下。。。然后。。。”

  “然后怎么样?”

  “然后你也许会有你的判断。。。你的判断也许也会和我的一致。。。”

  “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也许有一天你知道一切答案后,再回来对照着看,就会明白。。。”

  刘廷沉默。。。

  “我需要更有力的东西打动你?还是直接控告你,把这个案子终结了?”

  “那对你会是个损失。。。你应该更有耐心。”

  “上面给我的时间是三天。。。也就是你只有三天。。。明白么?”

  “。。。我无所谓。。。反倒是你,要抓紧。。。”



  十五分钟后,

  会议室,

  吕胜和坐在对面,

  西装一丝不苟,

  脸上略有些横肉,

  面色阴沉:“他招了么?”

  “关于案情所有问题,他都保持沉默。”

  “妈的。这次麻烦了。”

  “怎么说?”

  “我刚刚接到消息,那个专打杀人案官司的郑永铭盯上这个案子了,准备明天申请见沈冰,要给沈冰作无罪辩护。”

  “。。。(刘廷抽了一口烟)他把这个案子当广告了。。。把我们当傻逼。”

  下属:“证据现在这么明显,还有什么可打的?”

  吕胜和极度不耐烦讥讽:“明显?你是说凶器上指纹么?两个人在一起7天,他说回来时凶器已经在死者肚子上插着,他只是把匕首拔出来,”

  “这太扯了吧?谁信?”

  “谁都他妈不信,可是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这(被打断)。。”

  “有没有?!”

  下属不甘心沉默。

  “那沈冰七天不报警呢?”

  “是个问题,但仍然不说明他是杀人犯。。。还有什么整天拽着死者满屋走。。。也许他精神变态,但现在我们要的是证明他杀了人!。。。一个关键的证据都没有。。。”

  “后备箱那些凶器?”

  “只是非法持有管制刀具。。。这些证据可以让任何人都怀疑他有问题,甚至准备杀下一个。。。但法庭上没用。”

  “那怎么办?”

  “除非。。。(身体向前靠)让他自己承认,亲口承认。。。然后告诉你整个犯罪过程。。。还有杀人动机。。。有了这两样。。。我们才有得玩。。。

  “你们那个傻逼老板在记者招待会上把牛都吹满了,三天时间。。。如果没有进一步进展。。。到时候,沈冰可能会无罪或者因为其它什么小罪行判个顶天几个月甚至只是几十个小时社工服务。。。而我们到时候,一个个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刘廷想说所以大头把案子交给自己,明帮暗害,

  但话到嘴边,咽回去了。

  “你们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刘廷不愿意多说,吕胜和某种程度上也可能和自己有利益冲突,

  比如把自己的失误推到刘廷身上,

  以前发生过类似事情。

  “先查一下外围的信息,有新的进展我们再联系。”

  说完刘廷起身,向外面走去。

  吕胜和冷笑:“但愿你尽快有突破,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刘廷回头:“那不如你去劝劝你的上级,让他和我们老板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争取到更多时间?”

  吕胜和面无表情摇头,然后吐出来三个字:“不可能。”



  出了会议室,刘廷对下属说道:“尽快安排给沈冰作精神鉴定。。。”

  “是。。。头。”

  “。。。特别是他是否有恋尸癖,这个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