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半个小时后,刘廷重新赶到现场。

  做的工作是地毯式问卷调查。

  目的是尝试拼出凶案发生前后凶手行动的完整轨迹。

  因为近期香港多起凶案发生,特别是枪击案和黑社会改选,

  大部分基础警员都被派去执行相关任务,

  刘廷申请的警力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大老板只给了15人,

  这是一个难题,

  上法庭,

  凶手的行动轨迹极为重要,

  会成为辨方重点寻找疑点攻击的目标。

  十五人有十人负责楼内询问,

  刘廷给自己的任务,是寻找屋内用品的来源。

  包括地上的蜡烛,

  沈冰几天来吃剩的外卖,

  生活用品等等。



  附近共三个便利店,

  一个杂货铺。

  距离公寓最近的便利店7-11,

  刘廷推门进去,

  店员大约20出头,

  很瘦很白净的男性,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

  刘廷出示证件:“警察问话,刚发生的女腐尸案有印象么?”

  对方有些紧张点头。

  “是否曾经有什么可疑情况?”

  “没有。。。那个女的倒是来过这里几次。”

  “印象如何?”

  “不会说本地话,交流有些困难,人显得还是比较有气质,很白。。。苍白那种,头发很好,给我印象很深,就像后面广告贴得那个洗发水广告。”

  一个嫩模拍的静态照片,头发略有些红色,很有光泽。

  “都买些什么?”

  “哦。。。手纸、香皂、卫生巾、方便面之类的。”

  “说过什么话么?”

  “她看到方便面价格抱怨了一声好贵。。。比大陆贵。。。用现金结帐,我说可以用八达通,她没接话。。。但结账后她买的东西很琐碎,却不舍得买一个方便袋。。。好像经济很拮据。。。”

  符合她住在破旧公寓还是鬼屋的特征,可能纯粹是经济原因。

  “然后她走的时候,问我附近有没有便宜的地方吃饭。。。我说后巷那边有个杂货铺,老板晚上摆夜摊,会比较便宜,就是不够卫生。”

  “自己一个人来的?”

  “是的。”

  出示沈冰照片:“这个人见过么?”

  仔细观察:“没有印象。”



  三分钟后,后巷杂货铺,

  一个五十多岁男人坐在门口,

  显得有点油腻的外套,

  乱乱的头发,

  扇着扇子,

  盯着刘廷。

  “西九龙重案组刘廷,”

  嗓音很大,有些沙哑:“问那个女的死亡案件的吧?”

  屋内出来一个女人,二十出头,

  看了那个老板一眼,

  又转头看刘廷,

  穿的是旗袍,

  个子大约一米六三六四左右,

  衣服紧得要命,

  屁股和乳沟若隐若现,

  眼睛很大,

  刘廷莫名其妙想起来以前在越南见过的那些女孩,

  清秀,有些好像没长成熟,

  但却又有种不安分的风骚。

  “爸。。。电话。”

  “谁找我?”

  “不认识。”

  眼睛仍然盯住刘廷,

  手下意识的放到臀后,

  老头进到屋里,

  “你买什么?”

  声音很甜。

  “警察。”

  “那个死者来过这里。。。见过她几次。。。不过没什么交谈。。。我不喜欢那种女人。”

  “为什么?”

  “看着就好像是个悲剧的宿命脸。。。总是苦哈哈的。。。死了挺好。。。大家都省心。。。我胸不大么?”

  “什么?”

  “我看你有意无意看了好几眼,就问问你。”

  “抱歉。。。(沉默几秒)不错。”

  刘廷又拿出沈冰照片:“这个人你看过么?”

  “看过。。。网上现场照片我也看过。。。那个床下的蜡烛就是从我这里买的。。。当时把我们存货都买走了。。。我印象很深。。。”

  “哪天?”

  “上个周日吧?。。。我和我男朋友分手那天。。。半夜睡不着本来想自己点一根玩玩情调,才想起来都卖了,还觉得很扫兴。”

  六天前。。。

  也就是说布置现场成那个样子不是沈冰杀人前早就预谋好的,

  可能是突然冲动杀人,

  后来则是为了创造某种气氛?

  或是有什么目的?

  或者只是纯粹的表达感情?

  杀人后仍然在现场附近出现,

  说明他已经放弃后路,

  没有脱罪或者隐瞒的打算?

  坚定的信念做一件事情往往意味着有预谋,

  但冲动杀人却又没有预谋?

  这两点矛盾。



  “你对这个人印象如何?”

  “眼神很锐利,很坚定,没有多余的话,感觉和他接近的时候有些冷。”

  “后来又出现过么?”

  “每天晚上,他都会准时来这里叫外卖。。。喝一瓶啤酒。。。老头子曾经说过他可以打电话我们给送上去。。。他一点回应都没有,老半天挤出一个字,多谢。。。然后还是每天下午来这里。”

  “他经济拮据么?点菜都点很便宜的?”

  “那倒不会。。。好像很有钱。。。虽然穿得破旧一点。。。但点菜并不太在意价格,甚至还故意点一些比较贵的菜。。。每天都两个人份的。。。现在我知道那是给他和那个女尸过二人世界。。。想想让人后背发凉。”

  女人没钱,沈冰有钱。

  两个人经济彼此独立?

  “你从事什么职业?”

  “。。。何我也有关系?。。。还是你看我这身衣服很性感。。。所以有点好奇?”

  “。。。例行问问。”

  冷哼:“。。。我是夜总会的公关。”

  “那你爸爸?”

  “不是亲生的。。。他是我养父。。。你身上带着一股。。。什么味道呢?。。。一股很沉重。。。需要人帮你解脱压力的味道。。。你有麻烦事情吧?”

  刘廷沉默。。。

  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想起来的新的线索,给我打电话。”

  女人冷笑一声:“目的不纯。。。”

  然后得意地看着刘廷,转身一扭一扭的走了。



  刘廷有些失落,

  想和家里联系问问女儿情况,

  同时让妻子声音,熄灭自己被扇起来的莫名的欲望,

  那个鼓鼓的旗袍包裹的肥嫩屁股在眼前不停的晃动。

  这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

  “我们找到了一个供体。。。你钱准备好了么?”

  “。。。没有问题。。。什么时候可以手术?”

  “要把那个人接过来,安排体检,大约还要一周左右,你明天再给我提供20万,加上上次你欠给我的3万。。。剩余的27万手术时候交给我。。。”

  刘廷账户里,现在金额为一千三百二。

  信用卡欠一万五千七百一十七。

  压力。

  胸口憋闷。

  “。。。没问题。”

  “我们再联系。”

  啪的一声,电话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