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点燃一支烟,

  站在街边,

  看着来往的汽车,

  一切如常,

  总要继续下去,

  总有办法。。。

  不是么?

  50万。。。

  总有办法。



  刘廷没有注意到身后刚刚那个女人,

  在悄悄盯着自己。

  若有所思。

  一个危险的信号。



  半个小时后,刘廷回到警局,

  下属来汇报,

  “沈冰刚刚做完心理分析,”

  “哪个专家负责的?”

  “陈宇明。”

  “他人呢?什么结论?”

  “人刚刚走,结论我问了,他说会尽快给我们个报告。”

  刘廷突然一拍桌子:“你他妈是不是傻逼!。。。三天破案!。。。他要慢慢写报告,你也能等?!”

  下属脸色立即苍白,惊慌失措:“那我。。。”

  “还不快去把他追回来?”

  “是,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十五分钟后,陈宇明走进办公室,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很白净,面无表情:“你好,刘廷。”

  想要和刘廷握手,

  刘廷没有回应:“你和沈冰谈得如何?”

  “。。。还算配合。。。”

  “有记录么?我想听一听。”

  “想更了解他?”

  刘廷点头。

  陈宇明拿出一个录音笔,

  操作几下,

  放到桌子上,

  音质很差的小音箱播出声音。

  “。。。今天要给你做一下心理分析,”

  “。。。怀疑我精神不正常?”

  “也不。。。”

  “(打断)如果我不正常。。。是不是就不会被判刑?而是被送到精神病院关押?”

  “要根据具体情况和病情分析。。。我会先安排你做一个测试,然后进行评分。。。录像机和录音笔都开着,你可以拒绝我的要求,或者拒绝回答。。。但为了充分保证你的权力,我仍然希望你能配合。。。而且就算你拒绝,其实也是我测试的一种可以评估的答案。。。你明白么?”

  “。。。我接受测试。。。这对我应该有好处。。。”

  (对他应该有好处。。。表明他有申辩的意愿?还是有其他原因?)

  刘廷按暂停键,

  “他很配合么?”

  “是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

  “性格分析调查的结论是什么?”

  “我给她做的是lsd-25测试。。。详细分数我还没计算,但我刚才在车上大体看了一下。。。他的人格属于内向保守型的,这样人表面冰冷,目的性强,在犯案时有自己内在逻辑,犯案前会进行仔细筹划(这条与之前刘廷认为他是冲动性犯罪有矛盾,增加新的疑点),有追求完美犯案的冲动,我之前了解了他的卷宗,他后来布置摆设现场,并与尸体模仿正常生活状态相处七天,我认为有两个心理动机。”

  刘廷点着一根烟,示意他继续。

  “一个是他做以上举动并没有内心情感冲动,而是理智选择的结果,目的是将来案件曝光时让别人看到她曾经做过这类事情,借此达到什么效果,比如制造恐慌,或者传递什么信息,或者帮助他脱罪。”

  “脱罪怎么说?和尸体相处几天能帮助他么?”

  “目前表面的证据链还起不到这个效果,也许他设计好一个完整计划,等待我们调查深入时配合新的其他证据,让我们否定他的控罪。。。比如交通警察查酒驾时,经常有司机下车后连忙喝酒,让交警无法证明他之前是否有喝酒行为这种事情。。。我觉得就和这个案子类似。。。”

  “怎么说?”

  “他和尸体在一起七天,最大的好处。。。也许就是现场痕迹都会因此无效。”

  “怎么说?”

  “所有他的现场痕迹,甚至包括凶器上的指纹。。。他都可以说是在受害者死后他在室内活动留下的。。。你没法证伪!”

  几个人立即安静下来。。。

  几秒钟后,

  刘廷:“陈博士。。。我只需要你精神方面的意见,逻辑分析案情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请你注意。”

  陈宇明有些尴尬:“。。。抱歉。。。那我借着刚才的话题说。。。那么第二种在现场活动显得异常的可能性,就是他内心的变态情感需求,让他这么做。。。也就是说出于某种强烈的冲动或者意愿,比如杀人后的残余愤恨。。。或者懊恼后悔情绪,或者人不是他杀的但他看到尸体后的强烈的失落感或者崩溃。。。导致他不愿接受受害者已经死亡的现实。。。而通过这种和尸体仍然正常生活的手段继续欺骗自己,获得心理安慰或者满足。。。”

  刘廷小时候曾经为宠物狗死亡,而抱着它尸体又睡了三天。。。直到母亲发现时狗尸体才被处理。

  刘廷现在仍记得那种感觉。。。

  狗尸体被拿走时没有任何体温,还有淡淡的臭味,

  刘廷当时心里已经没有遗憾感觉。。。

  而是隐隐感到死亡后尸体散发的那种恐怖,

  现在回想那只宠物狗对刘廷,

  没有任何温情画面,

  只有那种臭味。



  凶手也是这样么?

  只是感情更强烈?



  “关于恋尸癖呢?有没有这种可能?”

  “正好我要说到这里,我们接下来听后面的录音。”

  陈宇明操纵录音笔,

  冰冷单薄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临走前,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