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你是否有嗅觉障碍?”

  “。。。没有。”

  “你是否曾梦见在一个充满粪便的房间里?”

  “有过。”

  “还能回想起梦境的情况么?给我简单描述一下。”

  “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这是用来检查你神经焦虑程度的测试题。。。正常人都会有几类梦,猛兽追击逃亡、充满粪便的肮脏厕所被困、还有高空坠落失重死亡体验。。。你只要如实告诉我就好。”

  “。。。小时候经常做这种梦,因为什么原因,比如在学校,下课了,或者是很愉快的和自己喜欢的女生交谈后,感到有点憋尿,就去上厕所,有时候是那种现在已经见不到的野外旱厕,有时候是楼内的厕所,进去后,就看到四周全都是粪便,甚至能斜堆到窗子的高度,形成一个斜坡,”

  “臭么?”

  “这个。。。奇怪。。。我在梦中闻不到味道。。。就是感觉很恶心。。。”

  “恶心?你确定?”

  “这还用问?(声音激动)你不觉得恶心么?!”

  “。。。然后在梦里又发生什么?”

  “我想要找一个干净点的蹲坑。。。没有座便,只有蹲坑,里面都堆满了山一样的粪便,别人好像都不在乎,踩了一鞋,我却来回找能下脚的地方找不到。。。这时候我就会焦虑。。。”

  “好的,谢谢你。。。”

  (起身的声音)

  “博士。。。你觉得我精神有问题么?”

  “我要对你的答案进行分析。。。会有公正的结论的。”

  录音到这里中断。



  “这段录音什么意思?”

  “恋尸癖一般是对尸体的迷恋,渴望,主要是为了达到性满足。。。沈冰对尸体没有歼尸的行为,性器官没有异常摩擦痕迹,胸部脸部,脖颈等部位没有特别的抚摸压痕,我特意和尸检法医沟通了一下,沈冰搀扶尸体时,主要用力点在腰部,胳膊,小腿和后膝部。。。这是对尸体很尊重,不希望身体接触时亵渎尸体的行为模式。。。没有尸体性交,没有抚摸。。。实际基本可以排除恋尸癖的可能性。。。”

  “问嗅觉是怎么回事?”

  “我是为了更进一步排除他的嫌疑。。。重度恋尸癖需要接触实际尸体才能达到性高潮的,经常会缺少嗅觉。”

  “那粪便呢?”

  “他们一般对排泄物极有好感兴趣,所有肮脏的,混乱的液体,都会勾起他们的注意。。。”

  “也就是说,沈冰不大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杀人了?”

  “对。。。但你们同时在调查的那个缺块女尸的凶手还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为什么?”

  “因为缺少的部分躯干上面,包括死者的性器官。”



  陈宇明走后,

  刘廷在办公室里一个人抽烟,

  烟雾扩散开,

  台灯照射下在墙上显现出波纹的轮廓,

  飘到上面的石英挂钟上,

  晚上十点。

  再等等,再等一个小时,

  然后找借口出去,

  去做一件事情。



  突然电话响了,

  是妻子的号码:“喂?”

  “你今晚回来住么?”

  “应该不会回去。。。女儿呢?”

  “在我旁边。。。她刚刚做了一个恶梦,吓醒了。”

  “严重么?”

  “身上都是虚汗。。。她想和你说句话。”

  刘廷立即想起女儿的样子,

  嫩嫩的小脸,

  大大的眼睛,

  刚刚到肩的头发扎在后面,

  总是却生生地看着外面,

  爱给别人表演节目,

  还总说自己是一只小猫,然后蜗在地上装猫熟睡的样子。

  不对。

  应该是两只小猫,

  她的双胞胎姐姐。。。

  全家最后一次四口人在屋子里开心的笑是什么时候了?

  三年前?

  查出肾病之前?

  那时的她们。

  为什么会这么健康?

  现在为什么,

  会变成这个样子?

  “粑粑(女儿独特的有些慵懒的音调)。。。我刚刚做恶梦了。。。。我想你。。。你回家么?”

  “今天不行。。。爸爸这边有案子。。。记得爸爸说的么?有恶梦的时候,就召唤爸爸,爸爸是警察,爸爸会帮你把坏人都赶走的。”

  “可是。。。这次我梦到的不是坏人。。。我梦到的是我自己。。。”

  刘廷心脏一紧,

  瞬间有些慌乱。。。

  “我睡觉前想我的姐姐,就问妈妈我想在梦里见到她。。。能行么?。。。你们不是说过姐姐没有死。。。只是她走了。。。但我可以在梦里和她见面么?。。。我真的见到了。。。我们两个手拉着手走到街上,可是为什么她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比我矮好多。。。”

  刘廷鼻子发酸。。。

  听到妻子在电话那边轻轻的抽泣声。

  “(女儿声音突然转紧张)。。。突然她摔倒了。。。我看着她在地上,全身都在抽动,然后我就害怕了。。。我喊你们,你们两个就在我们后面,可你们没人理睬我。。。继续两个人说话。。。我特别特别害怕。。。蹲下去。。。去拉她。。。可是这时候,她突然表情变得好可怕,眼睛睁得大大的,牙齿也爆出来。。。死命的拉住我说,你的肾是好的!把你的肾割出来给我!把你的肾割出来给我!。。。啊!!!!!啊!!!!!!啊!!!!!!”

  刘廷被自己女儿最后歇斯底里的尖叫吓坏了。。。

  他听到自己的妻子抢过电话匆忙说了一句:“我回头打给你。”

  声音颤抖。

  然后电话挂断,

  刘廷听着电话的忙音。。。

  有那么一瞬间。。。有些茫然。



  夜里十一点半,

  刘廷和助手打了一个招呼,

  就出去了,



  助手在刘廷离开后,

  打了一个电话。



  刘廷开上自己的老款佳美,

  从警局地库里出来。

  手枪、证件、手铐,都带着,

  刘廷把无线电通话机关掉,

  Gps跟踪定位仪也关掉,

  车子无声的沿着快速路,向西开去。



  二十分钟后,

  刘廷到达兰花街,

  刘廷从副驾驶仓里拿出一个手机卡,

  专门和线人联系用的,

  安装上,

  拨号,

  “我是刘廷,你在哪?”

  “九爷(刘廷的代号),在场子里。”

  “今天有货么?”

  “。。。(压低声音),有,不过周一货不多,只有三四百颗。”

  “在谁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