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两个是妻子打来的,

  让刘廷回电话。

  还有两个电话,是田慧诗,

  第一个:“我先走了。。。我们会再见面。”

  第二个:“我很期待。。。呵呵。”

  是单纯的暧昧的告别么?

  刘廷感到有些不对劲,一种直觉式的不安。

  她期待什么?。。。

  要发生什么事?



  刘廷播妻子的号码,

  播到一半停下来。。。

  删除,

  改成田慧诗的号码,

  关机。。。

  昨晚上手机变成静音,

  一定也是田慧诗做的。

  自己吃摇头丸,

  椅子后面的偷摄孔洞,

  现在关机也是不祥的信号,不会有这种巧合。

  她要做什么?

  刘廷手心冒汗,

  突然手机响了!

  刘廷连忙拿起来看,

  不是田慧诗,

  是妻子。

  “喂?”刘廷声音故意表现出不耐烦。

  撒谎的技巧。

  这样显的真实。

  “你在干什么?”

  “昨晚一夜没睡,一直在查案,一会准备去吃点东西。”

  “哦。。。”

  “女儿还好么?”

  “她刚刚醒了,有些发低烧。。。我想问你用不用去医院?”

  “你是不是精神又紧张了?”

  “焦虑症?。。。我一直有吃药。。。”

  “你尽量放松。。。好么?一切都会好起来。。。你看着女儿的时候,不要老是幻想以前的事情。。。我们有双胞胎,就是老天折磨我们的同时,给我们的希望。。。她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

  妻子不正常的沉默,

  大女儿死后,妻子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诡异的沉默。。。

  刘廷感到一丝恐惧,

  沉默后往往是突然爆发,

  摔东西,或者尖叫,

  或者伤害自己。

  采用药物治疗后,

  刘廷和妻子有约定,

  妻子绝不保持沉默,

  这样有利于控制情绪,

  其实也让沉默成为更准确的信号。

  现在信号再次出现。

  “你怎么了?控制不住自己么?”

  阴沉沉的电话杂音后,

  妻子声音突然出现:“我昨晚梦到我们死去的宝贝了。。。在我身后,还不到我膝盖高,跑起来一拐一拐的,动作不协调,总好像要摔倒。。。那种死人才有得僵硬。。。她在我身后,拿着刀,追着我,要杀掉我。。。皮肤是灰色,死人的颜色。。。”

  刘廷感到呼吸困难,

  努力咽一口吐沫,

  “我吓醒后,黑漆漆的房间,你也不在身边。。。墙上挂的钟是凌晨三点多点。。。宝贝好像就在我身旁,床下。。。我把大衣柜子,床下都看了,什么都没有。。。但我确定,我能看到她的眼睛。。。她死前在小床上痛苦扭曲的表情你还记得么?。。。她那么小,只会哭。。。可现在虽然一点也没有长大,但他终于会跑了。。。还知道恨我们了。。。知道我们两个都该死!。。。看着她痛苦那么长时间!。。。却什么都不做。。。”

  “我们不是什么都不做。。。我们找不到那个他妈该死的血型!。。。”

  “你这是狡辩。。。刘廷。。。你和我都知道。。。是狡辩。。。我好怕有一天。。。我们最后剩下来的这个女儿,也会和她。。。一起追杀我们。。。”

  “亲爱的。。。(刘廷小心翼翼)。。。你没对女儿做什么。。。是么?”

  “我在黑暗中坐了很久。。。有自杀的念头。。。也有想去看看女儿的念头。。。她就在隔壁。。。但我担心做傻事。。。你不是对我说过。。。当我有冲动的时候要吃药么?。。。可我拿着药瓶,一直不想吃。。。好想去看看女儿。。。又怕到她床前,。。。我会。。。卡住她的脖子。。。有那种冲动。。。”

  “你快告诉我。。。你没做傻事。”

  “我后来(突然哭起来,刘廷听到哭声惊出冷汗)。。。突然再也控制不住冲动。。。一下子起来,走到隔壁。。。女儿在梦中也扭曲着脸,她活得好痛苦。。。为什么她什么错误都没有。。。生下来就要那么痛苦?。。。我走过去。。。站在她床边。。。看她看了好久。。。”

  “你在看什么?!告诉我!看什么?!”

  “她突然说梦话。。。说爸爸。。。爸爸救我。。。他又做恶梦了。。。那么小。。。就要知道死亡的意义。。。要目睹自己的姐姐那么可怕的折磨死去。。。然后自己再体会一次完整过程。。。我就想。。。作为母亲。。。我应该做什么?。。。我是不是应该让她解脱?。。。用自己的手。。。让她解脱!?”

  “你下手了?”

  妻子长时间沉默。。。

  “告诉我!你做什么了!?快说!”

  “我把手缩回去了。。。因为女儿醒了。看到我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就搂住我。。。就说了三个字‘妈妈陪我睡好么。。。我怕’。。。”

  妻子开始哭泣:“我差点做了傻事。。。”

  “你现在不糊涂了?”

  “清醒了。。。我应该加强药量。”

  “那也不好。。。最近形式在好转。。。晚上你把玛利亚(菲佣)找回来,让她陪女儿睡。。。你一定要按时吃药。。。我还是尽量每晚也回家。。。听到了么?”

  刘廷对昨晚在外面鬼混有些后怕。

  “我们雇她。。。家里还有钱么?”

  “这个你不要操心。。。”

  “刘廷。。。你会不要我和女儿么?”

  “你这是什么话?”

  长时间沉默。。。

  “我昨晚做恶梦前醒过一次,想找你说说话,打你手机你不接,打到警局你下属说你已经出去了。。。”

  刘廷谎话穿帮,立即辩解“我是在。。。”

  被打断:“你不要说。。。我宁可什么也不知道。。。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我在控制自己。。。让自己什么都不要想。。。这样我就快乐了。。。只要你还知道回家。。。我就快乐。。。你今晚回家么?”

  “回。。。我一定回。”



  挂断电话后,

  刘廷极度压抑,

  四周都仿佛变成灰色,

  沉默坐了很久,

  刘廷再次给银行打电话验证存款余额,

  50万在卡里,

  这就是希望。



  一个小时后,刘廷回到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