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周斌犹豫了一下,说道:“邮件只有几个字,写的是‘货车在大东山北面山脚下。’”

  “什么?”刘廷倒吸了一口凉气,立即又感到烦躁和愤怒,“他妈的他怎么知道我们在找失踪的货车。。。”

  “头,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在向我们挑衅?”

  刘廷烦躁的皱了皱眉头,说道:“。。我马上回办公室,我们立即出发去找那辆货车,你马上联系支援。”

  “是,头。”周斌答道。

  挂断了电话,刘廷看了看尹妍希,咬了下嘴唇,说道:“我要去现场,我们稍后再聊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尹妍希犹豫了一下,突然拉住了刘廷,眼眶中转着泪水,问道:“刘廷。。。我在你心中,只是赵梓乔的替代品么?。。。还是,你多少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爱我,爱作为尹妍希的我?”

  刘廷听到尹妍希的问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刘廷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尹妍希看到刘廷沉默下来,突然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刘廷,可我知道,我不只是拿你当那个人的替代品,我。。。我要说我爱你,你信么?。。。我和他在一起时,他的脸永远是模糊的,我看不清楚,甚至我现在都已经想不起他长什么样子了,但我和你在一起后,你的脸我看得很清楚,我爱的那个人,是你的脸,你的声音。。。也许我已经爱上你了。。。你不再是我父亲的替代品。。。”

  刘廷仍然没有说话,沉默了几秒钟,突然拉过尹妍希来,亲了尹妍希的额头一下,想说句什么,但还是突然转身走了。

  尹妍希看着刘廷的背影,眼泪慢慢流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刘廷坐在警用直升机驾驶舱里面,飞往大东山地区。

  天空布着浓云,看不到太阳,天气显得有些阴冷,下面大片的山地森林,笼罩在薄薄的雾气当中。

  飞机上的负责人对刘廷说道:“长官,大东山属于大屿山余脉,北面山脚附近只有一条护林山路能开车进去,山路平日基本没有任何车辆通行。我们已经派了地面车辆沿那条路搜索,这架飞机则会在空中搜索,两边配合,争取尽快找到那辆货车。”

  刘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飞机在大东山北面山脚上方来回飞了两趟,在空中看不到任何异常,刘廷有些失望。

  突然飞机无线电响了,飞行员拿起话筒,和对方沟通了几句,放下了话筒,转头说道:“长官,下面的兄弟说找到那辆货车了,货车确实是沿着山路开进去的,但现在已经掉到了山脚的水沟里,所以我们在天上看不到。”

  刘廷点了点头,说:“找最近的地方降落,我要尽快赶到现场。”

  “是,长官。”



  几分钟之后,直升机在一块空地上降落了,刘廷下了飞机,立即乘坐早已经等在那里的警车,沿着土路赶往货车失事地点。

  车子在略有些颠簸的土路上走了十多分钟后,停了下来。刘廷下了车,看到赵允生等人正在做现场取证。

  刘廷走到赵允生身旁,说道:“情况怎么样?”

  赵允生说:“在现场土路上,我们找到两组车辙,都被雨水冲刷过,但还能勉强辨认,一组是翻下去的那辆货车的,还有一组是轿车车辙,初步来看,轿车车辙的轮胎花纹还有轮胎宽度,都和那辆白色本田车相符,应该是凶手尾随货车,开着本田车来的这里。”

  刘廷点了点头,说:“下面你看过了么?”

  “粗略的看过了,车子是被人发动后,用树枝顶住油门开下山的,摔在**里。车子没有倾覆,但车头冲到**中后,车头撞到了树上,已经严重变形,但驾驶舱变形不算严重,副驾驶的车门还能打开。在驾驶舱里,我找到了注射viper的工具,还有一点残留的viper粉末。副驾驶座上找到了和赵梓乔头发颜色相似的长发,看来赵梓乔确实是坐货车到的现场。”

  “货车后箱呢?”

  “后箱锁着,还没打开过,我估计头你可能想第一时间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就先留下了。”

  刘廷深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赵允生的肩膀,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说道:“多谢。”然后看了看下面河沟里面的车子,河沟和路面之间,是一个大约有十几米高的斜坡,车子在斜坡松软的泥土上,撞出几条**来。

  刘廷和赵允生顺着斜坡小心翼翼的下到了河沟那里,赵允生指着大约有三四十厘米深的河沟,说道:“从上面路边,到这里的河沟地面上,我找到了尸体拖拽的痕迹和一组鞋印,河沟旁边的泥土我做了采样,泥土里有血浸的迹象,根据这些迹象来看,赵梓乔在被人分尸后,凶手将她从上面拖了下来,拖到前面那个水较深的地方,浸泡到水里放血,然后又被拖拽了上去。”

  刘廷脑海中浮现出赵梓乔支离破碎的尸体,被凶手浸到河沟里的景象,鲜红的鲜血,不停地从赵梓乔身上四处的伤口慢慢流出来,直到染红整个河沟。

  刘廷感到一股寒气,从自己的背部升了起来。



  刘廷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到赵允生正在给货车后箱的大门拍照和取指纹,然后拿出一蹿钥匙,转头问刘廷:“头,我要开门了?”

  刘廷舔了舔嘴唇,一边往前走去,一边说:“我来。”

  刘廷戴上手套,接过钥匙,问:“钥匙哪来的?”

  “就在驾驶舱钥匙孔里插着。”

  刘廷点了点头,拿着车钥匙插进了锁孔,一拧,啪的一声,大门锁开了。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赵允生,赵允生显得也很紧张,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

  刘廷转过身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把门打开了。

  立即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涌了出来,刘廷闻到味道的一瞬间,就知道,

  赵梓乔分尸的地方,就在这个货舱里。



  货舱上部钓着两个铁钩子,钩的尖端上面都被凝固的血浸染成了暗红色,地下对应的位置两大滩血迹,每个中间都有一个脚印,侧面墙壁旁边放着一把显得极为冷酷的砍斧,斧子的刃面沾着已经凝固了的红色血迹。

  这把斧子,应该就是肢解赵梓乔的工具。

  地上稍往里面的地方,在满地血迹的衬托下,隐隐显现出人的胳膊和腿的形状,应该是凶手把这赵梓乔这两部分砍掉后,暂时扔在了那里。

  货舱后面挂着一套皮制的白色全身防护服,防护服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大片喷射形成的血渍,角落里躺着一把匕首,上面也到处浸着血迹,应该就是给赵梓乔尸体“雕花”的工具。

  另一边的一个角落整整齐齐叠放着一条黑色的短裙,一双红色的高跟凉鞋,两条肉色**,一条内裤、一个胸罩,应该就是赵梓乔当天穿的衣物。

  货舱四面墙壁,地上,还有棚顶,到处都是大片血液喷溅的痕迹。

  货舱里面,就像个屠宰场。



  刘廷看着货舱,一边在脑海中还原当时的场景:

  安成顺和赵梓乔开着货车,开进了土路,最后停在了上面路旁,赵梓乔给安成顺**,吞下了安成顺的**。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个没有指纹的神秘凶手,开着那辆象征着死亡的白色本田车,悄悄靠了过来。

  凶手穿好白色皮制的防护衣,然后用棒球棒将安成顺打死(如何打晕的还不清楚,也许是安成顺当时就在车外,也许是凶手命令安成顺下车,然后打死)。然后凶手将赵梓乔弄到后面的货舱里,脱掉赵梓乔的衣服,将她挂在钩子上,给她注射过量的viper。然后就开始在她还活着时,开始一点一点切掉她身上的肉,就像凌迟一样,直到赵梓乔体内的过量viper发作,抽搐着死掉。凶手又开始用那把可怕的斧子,把赵梓乔的左腿和胳膊砍掉,然后再用匕首,挖掉赵梓桥的左眼和乳房,完成自己的作品,然后再将赵梓桥的残肢从货舱里拖出来(此时货车还没有冲下河沟,仍然在路边),拖到下面的河沟里,放血清洗干净后,再拖回到上面,放到本田车里。

  然后凶手将赵梓桥的衣服叠好,将自己的防护衣脱下,挂在车厢里,然后发动货车,用树枝顶住油门,松开手刹,让车子冲到下面的河沟里面。

  然后凶手带着赵梓乔的尸体,开着白色的本田,离开现场。

  凶手的细致和冷静,让刘廷不寒而栗。



  突然刘廷的电话响了,在异常安静的树林中,铃声显得异常地大,吓了刘廷一跳。

  电话是鉴证科电脑方面的专家打来的,刘廷立即接了电话:“喂,我是刘廷。”

  “长官,我们已经破解了安成顺的电脑,在电脑中找到了一些资料,相信能帮到你。你能过来一趟么?”

  “我现在在外面,暂时回不去,都有什么资料?你大概说一下。”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下,说:“我们找到了一些安成顺的聊天记录,其中一部分相信和案情有关,还有几段视频,其中一段视频,。。。”说到这里,电话那端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有些颤抖的继续说道,“。。。可能是赵梓桥被分尸的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