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有一瞬间头脑空白,

  电视画面切换成视频截图,

  分辨率很低,

  刘廷身体模糊不清,

  田慧诗胸部占满半个屏幕,

  角度来看就是那把椅子上的小孔。

  两个人的脸都打着马赛克。



  老婆似乎没认出来。



  还好。



  主持人:“。。。人在facebook留言说女性脖子上戴的项链为08款卡地亚雪爱项链,身形胖瘦看像自己的朋友田小姐。。。后面又有网友人肉搜索爆料称此人为田某诗,在夜总会当攻关,而上床男士可能为警察,而且官阶不低,但网友没有指明消息来源或如何猜测出男子背景,也没有男子详细资料。。。下面是刚刚采访田小姐画面。”

  肩扛摄像机画面抖动,追随女主持人向前奔跑,

  田慧诗出现众人围上去,

  “田小姐!请问视频中女主角是否为你?”

  田慧诗摆手堵摄像头,同时想要离开,

  但被死死围住,

  记者继续不停追问:“男主角是谁?是否如传说中一样是警队高官?你们是情侣关系还是不伦恋?还是性交易或者性贿赂?是否有胁迫行为?是否知道当时有偷拍镜头?”

  田慧诗脸色变得阴沉,

  突然一动不动。

  众人等待她的反应,

  突然喊道:“我就是女主角怎么样?!拍个录像管你们屁事!我叫田慧诗!我和别人上床!你们都看到了!怎么样!用不用我现在脱衣服给你们看!?用不用我死给你们看?!”

  闪光灯闪烁,

  现场安静下来,

  突然又有记者试图提问,

  田慧诗突然蹲下,

  抱头痛哭,

  然后过几秒钟,突然站起来,强行推开记者跑开,

  视频停止。

  切换回演播室。

  刘廷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看起来不像是田慧诗知道有人偷录,

  只是运气不好碰到诈骗党?

  还是有人要趁机要挟自己?

  比如说陈大生?



  “刘廷!”

  妻子提高的叫声突然把刘廷拉回现实:“你在干什么?怎么愣住了?”

  “。。。怎么了?”

  “把电视关掉,这种东西怎么让女儿看到。。。”

  刘廷这才发现女儿已经醒了,

  正在看着自己,

  脸色苍白脆弱,

  眼神无助。

  “你认识那个女的?还是知道视频里那个人是谁?”

  “我只是有些好奇。”



  刘廷感觉自己没有很好控制住自己表情,

  不知道妻子是否相信自己答案,

  正想再解释,

  电话响了,是那个女人:“怎么样?”

  “上线已经答应,你现在打款,然后你继续凑钱,等我手术地点的通知。”

  一个问题解决!刘廷略松一口气。。。

  不会总是坏消息。

  只是挪用公款的后果?!

  如果没有别人查那个帐户明细,

  尽快把窟窿堵回去,

  也许不会被发现。。。

  刘廷咽了口吐沫:“好。保持联系。”



  敲入帐号,

  密码,

  刘廷毫不迟疑,按了回车键,

  进度条迅速前进,

  屏幕显示出四个字:“转账成功”。

  这时候电话再响。

  刘廷拿起来,

  是田慧诗的号码。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老婆,

  老婆也在看着自己!

  眼神有些疑惑,

  但什么也没说。



  刘廷走到走廊向楼梯走去,

  一边小声说道:“你找我什么事?”

  “新闻你看了么?”

  “。。。看了。”

  “男主角是你。”

  “谁偷录的你知道么?”

  “是我。。。”

  “你疯了!?那谁发出去的?”

  “也是我。。。”

  “。。。你要做什么?”

  “出名。。。赚钱。。。刚才我在新闻里的表演你看到了么?。。。惊慌失措,崩溃痛骂,然后失声痛哭,这样会引起别人的同情了吧?”

  “还有谁和你一起策划?”

  “就我自己。”

  “那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不怕我说出去?”

  “毁了你的前途?。。。我们各取所需,我打电话是告诉你。。。我准备在今晚。。。在网络上贴出没有马赛克的视频。。。到时候你的身份就会曝光。”

  “。。。”

  “或者你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100万。。。100万买我闭嘴。。。我炒作我的,你的身份除了我没有人知道。。。”

  “什么时候要?”

  “对你这样的高级督察应该不是难事。。。今晚我发帖子之前。。。凌晨一点。。。我已经匿名预告那时候会有猛料爆出,记者和网友都很期待。。。我该怎么做,现在取决于你。”

  “多给我几天时间。”

  “我有焦虑症,不能等。。。我控制不住我自己,那天和你上床很爽。。。麻烦事缠身急需发泄的中年男人。。。那种急躁、忧郁、压力压迫、还有亟待发泄的感觉,和我想象的一样。。。这件事情过后,你还可以来找我上床,我保证再不会有视频。。。我们只是单纯的性关系。。。一种纯粹的精神享受。”

  刘廷沉默,

  沉默。。。

  沉默。。。

  “。。。你等我电话。”



  挂断后,

  刘廷才发现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了房间,

  正向自己走来。

  她听到了么?

  突然电话又响了!

  声音在空旷走廊中吓了刘廷一跳,

  是那个女人:“怎么样?钱收到了么?在什么地方手术?”

  “。。。抱歉。。。刘先生。。。手术做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