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有几秒钟怀疑自己的听力:“你。。。说什么?”

  “手术可能要取消。。。因为供体提供者突然提出来不做了。。。”

  “为什么?是钱不够么?”

  “刚才还一切正常,但等到我们人告诉他一切都就绪了,准备上手术台时,他突然反悔了。”

  “这不是你们再加钱的手段?!告诉你,你少和我来这套!”

  妻子这时候又从屋子里出来,

  自己声音太大。

  女儿也从里面出来,

  怯生生看向自己。

  每次自己发脾气时候,

  女儿都会很紧张,

  那种可怜祈求的表情,总让刘廷有负罪感。

  “。。。加多少?我想办法。。。只要你们能进行手术。”

  女儿只要能活下来,什么代价都可以。

  “刘先生,你有误会。。。我们虽然做黑市生意,但绝对不好听的话都说在前面,不是在坐地起价。。。我们现在真的是供体出现问题。。。我们和供体也有约定,他在麻醉之前,随时都可以反悔。。。所以。。。”

  几秒钟沉默,

  “我能直接和供体说几句么?”

  “按照规矩,不可以。”

  “没有希望了么?”

  “抱歉。。。我们还要考虑如何安抚供体。。。我们会想办法再给你找下一个供体,”

  “多大概率?几十万分之一?”

  “。。。你的钱,刚刚打过来的24万我会立即打回给你。。。定金如果你要退掉的话,我们只能退一部分,你也可以仍然放在我这里,这样我们仍然不会中止合作。”

  “好,定金仍给你们。”

  “我们会尝试再做供体的工作。。。不过按照经验,供体一旦第一次犹豫,就很难再改变想法。。。你要有思想准备。”

  “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对,手术地点和专家为了安全我都已经通知取消了,错过航班今天不可能再作。我推荐你回香港,那边医疗条件好,有利于你女儿维持生命。”

  这时候刘廷女儿孱弱的走了过来。

  抱住刘廷的大腿。

  抬头用闪烁的大眼睛小心地盯着刘廷。

  刘廷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

  蹲下来,

  紧紧抱住女儿。

  女儿努力挤出笑脸,亲了刘廷一口,然后给刘廷抹眼泪。

  刘廷挂了电话,把女儿搂紧。

  “爸爸,你是因为我的病哭的么?”

  “不。。。不是。。。爸爸是眼睛疼。”

  “哦。。。那就好。。。我的病我能感觉到,都已经快好了,我的肚子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疼了。。。我以后一定不再让肚子疼。。。不再让你们为我担心。。。”

  刘廷看着女儿,心如刀绞。

  妻子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回到房间里,

  传来凄惨的哭声。



  回到香港后,

  刘廷直接将女儿妻子送回家里,

  “你不上去?”

  “大头找我。。。我要立即回警局。”

  “我们女儿怎么办?”

  刘廷有绝望的感觉,

  “还有半个月,总会有办法!”

  “你总说有办法有办法!可办法在什么地方!?”

  妻子突然失控,在地下停车场尖叫。

  女儿已经被菲佣带上去,

  “我不这么说怎么说?!说着半个月只能眼看着女儿去死?!”

  “我不管!我受不了了!女儿要死。。。我就和她一起死!”

  “你去死吧!。。。”

  “死了好让你和那个什么狐狸精在一起!?那个电视里面的小狐狸精!?”

  刘廷吃了一惊,

  语塞。

  “你看出来了?!”

  “视频是前天晚上拍下来的是么?。。。我在宾馆只是不想和你吵。。。刘廷,这就是报应。。。你背叛我,那个视频我看过了,今天早上看到的,女儿已经这样,你还在外面欢乐。。。老天爷会看到的。。。现在。。。惩罚来了。。。那个惩罚,就是本来可以救活的我的女儿。。。要因为你,半个月后死掉!。。。”

  妻子话音落下后,

  刘廷沉默。。。

  地下停车场好像被隔绝的世界。。。

  静得可怕,

  “如果女儿有三长两短。。。刘廷。。。我会先杀掉你那个狐狸精,然后再杀掉你。。。然后再自杀。。。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她!”

  妻子语气冰冷凶残,

  好像一个陌生人,

  刘廷打了个冷战。



  妻子走远,

  刘廷仍然站在原地,

  头脑中一片混乱。。。

  挪用公款,

  田慧诗的敲诈,

  高奎指证自己,

  还有根本不可能弄到的肾脏,

  这些问题怎么办?



  要冷静,必须熬过去这些关。。。



  刘廷静止站在原地,

  努力控制情绪。。。



  终于头脑又开始运转,

  先把最简单的,

  公款的问题解决,

  钱是否已经打回到帐户里?

  刘廷拿出手机,

  拨银行的帐号,



  拨了三个数字,

  突然有电话进来。



  是自己的死对头,

  陈大生。



  刘廷有不好的预感,

  手指放到接听键上面,

  犹豫。。。

  犹豫。。。

  按下,

  “陈大生。。。你找我什么事?”

  “我刚刚查到,你挪用公款。。。”

  “不可能,钱一分没少,都在账上。”

  “是都在账上。。。你最近好像很缺钱,之前听说有毒贩指证你敲诈,然后我就查到你挪用线人费。。。经济危机解决了?刚刚挪出去,就又挪回来。。。我查对方的帐户,阿。。。好多比帐目往来,数额都不小。。。让我猜猜。。。对了,是你的女儿。。。她有病。。。什么病来着?。。。肾病?。。。不会是黑市器官移植吧?。。。”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和你一贯都不合。。。我也没必要装的多关心你或者你女儿。。。我关心的是,这样挪用账户,还有器官买卖。。。如果让外面知道了。。。对你会怎么样?”

  “你要拒报我?”

  “。。。我考虑过。。。我觉得我举报后,别人会怀疑我人品有问题,合法,但不通人情。。。那样对我仕途没有什么好处。。。”

  “那你要怎样?”

  “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现。。。而你。。。主动放弃升职考试。。。其实你应该知道。。。大头一直在支持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不得他的欢心。。。是不是因为你太不好控制?。。。什么都敢做。。。比我还没底线。。。不过你可以放心。。。以后如果我做了你的上司,我绝对会照顾你。。。(威胁的口吻)好好照顾你。。。”

  “。。。我答应你。。。”

  “。。。刘廷。。。我最欣赏你的。。。就是你能屈能伸这点。。。”

  电话挂断。



  刘廷感到自己胸口有闷气,

  无处发泄,

  呼吸困难,

  蹲到地上,

  发呆,

  突然意识到还有事情。。。

  凌晨一点田慧诗那个疯子。。。

  刘廷看表,

  现在是12点整。。。



  还有一个小时,

  一百万。。。

  或者。。。还有个办法。

  可以解决问题。。。



  二十分钟后,

  刘廷开车,来到了案发现场附近,

  刘廷步行,向大厦后面走去,

  刘廷摸了摸腰间的佩枪,

  刘廷准备到那个小卖店,

  去找田慧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