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然后上楼。



  4楼尽头的房间,

  走廊一股奇怪的酸味,

  阴暗的老式铁闸门两边一字排开,

  刘廷回头看一眼,

  安静。

  一个人影都无。

  刘廷把耳朵小心的贴到门板上,

  屋子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

  刘廷拍门!

  屋内突然安静,

  这是个好征兆,钟爱儿躲避意味着有问题,

  刘廷需要她有问题。

  刘廷再敲门,

  更加暴力,

  铁栅栏乱响在走廊回响,

  让人焦躁不安的声音,

  门上的观察口打开,

  看到刘廷一下子认出来。

  只穿着三角内裤,

  紧身内衣,

  头发蓬乱,

  眼神有些涣散,

  紧张,

  立即想关上观察口,

  刘廷枪口已经伸进去,

  “关门我就开枪。”

  “多大事警官用得着这么大排场么?”

  胸部微颤,

  摆手把门打开,

  胸罩带没有系上。

  刘廷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反手推进屋里,

  半个大胸立即露出来,

  钟爱儿放肆的不去遮挡,

  “你干什么?用得着这么粗暴?!弄疼我了。。。哎呦。”

  “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休息不好留下的漆黑眼眶往卧室扫了一眼,

  刘廷立即走进去,

  被子堆在枕头上,

  床单向某一个方向移去,

  枕头翻开,

  一小包白粉,

  钟爱儿一幅无所谓的神情傻笑,

  “被你发现了。。。要不我们一起吸?。。。”

  过来突然搂住刘廷,

  向下摸去,

  “你是不是到我这里来找便宜?。。。警官证也不出示,上来就拿这个家伙吓唬我。。。还不如你拿你的真家伙更吓人呢。。。用不用我帮你,用我的嘴。。。然后你去吸一口那个东西。。。”

  刘廷感到欲望在膨胀。。。

  床上的东西对自己有吸引力。。。

  可以释放压力,

  可以释放压力,

  放纵一下,不会耽误事?。。。

  不行。。。

  如果到时候。。。

  对这个女人下不去手怎么办?

  钟爱儿这时候摸到了刘廷包里的洗衣粉,

  “哇!。。。这么大一包。。。操!。。。洗衣粉。。。你拿这个东西做什么?”

  刘廷一下子清醒过来,

  把枪慢慢举起来,

  “拿着它,到那边坐着。。。”

  钟爱儿紧张起来,

  “你要做。。。什么?。。。太变态的事情。。。我不干。。。”

  “把洗衣粉都倒入这个塑料袋里,快!”

  钟爱儿照做。。。

  “把塑料袋口封好,你的手机呢?”

  在梳妆台上,

  刘廷拿起来,调到照相模式,扔给钟爱儿,

  “把塑料袋拿起来,放到你胸前,然后自己给自己拍一张照片!”

  “你要。。。”

  刘廷把枪口逼得更近,

  “你觉得我是认真的么?”

  “是。。。”

  “很好,快点照!”

  塑料袋夹在胸口,拍了一张,

  “表情要自然,要笑,笑得要狂热,开心!”

  钟爱儿照做。

  拍完后,

  笑容立即收敛,

  手机被刘廷抢回来。

  “效果不错。。。”

  刘廷发出一条信息,带着那张照片给一个号码,

  信息是:“这是一公斤装的,好想自己也吸点。你猜我们这次能赚多少?”

  刘廷把手机擦干净,扔回给钟爱儿,

  “你看一眼。”

  “你要栽赃我贩毒?你把信息发给谁了?”

  “一个良好市民的手机。。。信息不是我发的,是你发错了号码。。。会成为你的罪证。。。钱在哪?”

  “什么钱?”

  “沈冰给你的100万救命钱。”

  “。。。还剩74万,在床底下。。。”

  “才十几天时间你就花了20多万?!你知不知道你逼死人了?”

  “沈冰自己傻,真以为我能把自己肝给他?!。。。骗他也是他活该!”

  刘廷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愤怒。。。

  沈冰的愤怒在自己的身上。。。

  邵一菲。。。

  自己的女儿。。。

  “把钱拽出来。”

  钟爱儿不情愿的照做,

  一个箱子,

  慢慢的现金,

  刘廷手微微颤抖。。。

  女儿的命就在这里。。。

  拿出四万扔给钟爱儿。。。

  “你不全拿走?”

  “你诈骗的事情已经曝光,很快全港就会通缉你。。。这钱给你跑路用的。。。把衣服穿上!赶快!”

  “跑去哪?”

  “我会安排。。。去菲律宾。。。船什么的都不用你管。。。你就给我坐到一点,不要再出现。。。否则你一进警局,那一公斤洗衣粉保证你永远出不了女子监狱。”

  刘廷打电话。

  “老九,有个人需要你安排一下。。。现在。。。一会见。”

  钟爱儿整理自己的东西。

  “你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带着钱够了。快走!”



  钟爱儿。。。

  确实用不着太多东西。



  半个小时后,

  大屿山后山土路,

  “你这是带我去哪?”

  “这几天船安排不了,你需要在这住下。。。他们不会虐待你,只是防止你逃跑。。。直到你顺利上船。。。”

  下车后,两个人沿着土路又往上走了一段距离,

  一个四周林地的小木屋,

  一个浑身黑瘦的人站在那里,

  满脸皱纹,

  一股口气喷到刘廷脸上:“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