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安成顺在一旁冷冷看着赵梓乔,手里多了两个挂冻猪肉的铁钩子,眼睛闪着惊恐和兴奋混合的目光,大口喘着气。

  安成顺突然走了上去,把钩子扔在了地上,双手分别抓住赵梓乔的头发和胳膊,用力把赵梓乔翻了过来,赵梓乔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嘴里含混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胳膊无力的在空中挥舞,似乎要抗拒安成顺的摆弄。

  安成顺翻过了赵梓乔后,看了看赵梓乔的后背,咽了一口吐沫,抓起了一个钩子,按住了赵梓乔的脖子,熟练的向斜下方猛地钩了下去,赵梓乔随着安成顺的动作,发出啊的一声惨叫,钩子扎入了赵梓乔左侧的肩胛骨下面,一股鲜血,顺着那个伤口流了下来。

  安成顺又把另一个钩子钩入赵梓乔的后背,赵梓乔半昏半醒的呻吟着。

  安成顺松开了钩子,站直了身体,看着赵梓乔,大口的喘着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似乎在考虑下一步该做什么。突然安成顺移动了几步,站到了赵梓乔后背上,一手拉住一个钩子,把赵梓乔的身子猛地提了起来,让赵梓乔半跪在地上,然后把货舱天棚导轨上的铁链拉了下来,串过了两个铁钩子,再一拉墙边的铰链,铁链一下子就被拉紧了,把赵梓乔固定在那里。

  安成顺大口喘着气,绕到了赵梓乔的前面,用混合着紧张和兴奋的眼神,看着已经接近昏迷的赵梓乔,舔了舔舌头,慢慢解开了裤子上的拉链。。。



  完事后,安成顺把拉链重新拉上,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又掏出纸巾,仔细擦了擦赵梓乔的嘴角,然后走到角落那里,穿上了那个白色的防护服,然后拿着匕首,走了回来,开始了下一个步骤。。。



  录像长度有将近一个小时时间,单调、KB、让人难以忍受。

  刘廷他们是快进着看完的。

  中途,有人冲到卫生间,吐了。

  播放结束后,屋内静得可怕,没有人说话。

  刘廷看着投影幕布上,赵梓乔被分尸最后静止的画面,感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刘廷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电脑里还找到了什么?”

  “还有安成顺虐待其他女人的视频,和十几段肢解小动物的视频。”

  “其他女人?什么女人?”

  “应该都是妓 女、或者是一些有特殊癖好的女人,安成顺都会先和他们聊天,包括价格、虐待的内容和程度等等,然后安成顺会将他们捆绑起来,之后会强迫对方给自己**,然后抽打或者虐待对方,但最后这些女人没有死亡的,除了赵梓乔。”

  刘廷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个人又说道:“除了这些视频,还有一些聊天记录。”

  “什么聊天记录?”

  “安成顺是MSN上几个群组的会员,这几个群组都是类似‘虐待狂俱乐部’,‘自杀方式研究所’,‘鞭打捆绑之家’这类的名字。我们查看了安成顺生前最后几天的聊天记录,其中有一个名字叫做‘人性之暗面’的网友,曾经和他接触过,从聊天内容上来看,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赵梓乔。”

  “为什么这么推测?”

  那个人沉默了一下,说道:“长官,你看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就明白了。”

  “你把他们聊天的记录调出来,我看看。”

  “是。”

  电脑专家操作了几下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文挡:

  你好,我们能聊聊么?

  在么?

  聊什么?

  我看了你几段视频。很感兴趣。

  哪个视频?

  你敢对活人下手么?

  肢解小动物的?

  怎么你要玩性虐待?

  还是要自杀,找人帮忙?

  我想自杀。

  自杀你吃药就行了,

  或者烧炭。

  跳楼最刺激。

  想死的痛苦点?

  我想要死的轰动一点,可怕一点。

  怎么说?

  什么死法?

  死人还能死出什么花样来?

  我有个图片,你看看

  图片?

  接收我的图片

  传过来?

  好了,接到了。我看看。

  操!吓我一跳,

  抽象画

  我要死的和这张图片一样,

  你要把我左边的身子都雕上花纹,然后把我的胳膊和腿也像这个图片一样,剁下来。

  和这个图片完全一样

  你敢么?

  你玩得够大的。

  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你不用管。

  你就告诉我,你敢不敢?

  没问题,什么时候。

  和这张图片完全一样么?

  5月13日,半夜,你来找我

  你有地方做这些事么?

  我有货车,可以在货车厢里弄,

  我把货车开到大东山后山,这个季节,那里没有人。

  保证和你的心意。

  谢谢。

  那你怎么自杀?

  我给自己扎针。

  !!

  你狠!

  你是在开玩笑么?

  你是男是女?

  女

  漂亮么?

  漂亮,我是模特。

  嫩模。

  我能和你发生性关系么?

  死前让你再快乐一次?

  免费赠送。

  保证质量。

  不行。

  绝对不可以,

  遗憾。。。

  不过要是能给一个美女分尸,

  也不错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你的尸体?

  我是说你被我分开后。

  想想就兴奋。

  你把我尸体交给我一个朋友,

  他会处理。

  男朋友么?

  不是

  我的家人

  他知道你的计划?

  他知道

  他不反对么?

  怎么不让他下手?

  他不反对

  他下不了手

  你不要管那么多了

  你做还是不做?

  什么时候?

  5月13日,凌晨两点,我给你打电话,你把号码告诉我

  98773323

  你电话号码呢?

  我给你打,

  你还在犹豫?

  有一些,也许我会改主意,

  你现在是认真的吧?

  是认真的,

  你好像比我还变态。

  不要紧,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一定要开机,88。

  88

  嘿嘿嘿



  刘廷看完聊天记录,痛苦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我们查了那么长时间这个案子,原来是个自杀案。。。真他妈可笑。”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刘廷站起了身子,感到自己的胸口闷极了,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的胸口一样。

  刘廷痛苦的摇了摇头,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走出了证物室。



  接下来的一夜,刘廷几乎一夜没睡,迷迷糊糊的梦见山谷里的货车、货仓、还有赵梓乔被肢解的画面,直到天亮了起来,刘廷才勉强睡了一会,睡梦中也还是那些内容。

  突然房门被敲响了,刘廷一下子惊醒过来,又仔细听了听,房门确实在响,不是自己的幻觉。

  刘廷疲惫的搓了搓脸,对外面喊道:“近来。”

  进来的人是张承邦,满脸惊慌的神色,刘廷立即问道:“怎么了?”

  “头,那个人。。。那个人。。他。。。他来自首了。。。”

  刘廷迷惑的问道:“哪个人?”

  “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那个人,那个没有指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