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大陆的供体移植给自己女儿,然后沈冰被判刑自己顺利升职。囚禁钟爱儿两个目的,一个是抢钱,如果自己供体移植成功,就真的把她送走。一个是备胎,这么重大的移植器官的事情经常半路出差头,不能拿自己女儿的命冒险,所以要先把钟爱儿留在这,必要的话,就用她。

  沈冰提出的交换条件,就是刘廷把自己给放了,沈冰已经猜到所谓的却块女尸,根本就是为了移植肾脏又不会精确手术,所以把一大块都切下来冷藏,所以提出来如果刘廷放了自己,他在把钟爱儿杀了的同时,就帮刘廷把器官留下来。

  所以刘廷在大陆还有供体时,就不帮沈冰,而是伪造证据,让沈冰入罪,自己什么都拿到。

  当供体没有了的时候,刘廷则毫不犹豫地选择放弃自己前途,让沈冰替自己杀人,拿到器官。而且自己虽然前途尽毁,至少还不至于一辈子坐牢。

  还有中间那段录像为什么不能公开,因为中间那部分录像会指出沈冰的杀人目标就是钟爱儿,那么沈冰就不能和刘廷进行交换了,因为警方会保护,而刘廷也不希望录像公开,因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后招钟爱儿暴露。

  大家都看懂没有啊?

  刘廷皱了皱眉头:“走,去看看。”



  推开鉴证科的门,

  一间仓库改装的大房间,

  旁边拉着白布作隔断,

  一个手术用的无影灯。

  血腥味,

  刘廷走过去,

  简易床上放着那个小孩的尸体,

  仍然保持原来的造型。

  “为什么还这样?这个姿势有说法么?”

  “不是。。。尸体关节都收缩了,硬掰开会让肌肉受损。。。”

  “。。。会不会对尸体不敬?”

  刘廷旁边助手:“反正死者家属也看不到?!”

  刘廷立即不耐烦:“。。。闭嘴!”

  然后看着尸体,眼眶已经变黑,

  身体出现尸斑,

  皮肤发黄,

  头发散乱披在那里。

  好像一个薰黄的橡皮娃娃,

  乳头的伤口断面已经被清理干净,

  乳白色的脂肪和组织外翻,

  诡异真实而又冷血恐怖。

  又显得瘦弱无助。

  刘廷想抽烟缓解情绪,

  忍住了:“。。。有什么收获?”

  “我们刚刚测了尸体肛门体温,根据现在最新成果,尸体在昨夜那样的温度大概每小时体温会降低1.5度,因此推断死亡时间为凌晨2点至4点之间。”

  “不是说找到什么凶器么?在哪?”

  “只是一个推断。。。你看这里。”

  专家用手把尸体轻轻翻过来,脸朝上,

  身体仍然硬邦邦的保持原来造型。

  眼睛瞪着天花板,异常有神。

  几个人都感到一阵异样冰冷。

  沉默几秒钟:“死者的阴毛有烧焦痕迹,我们进行了模拟。。。要造成同样痕迹,一般虐待使用的是烟头,焚香,或者炭火,但我们试验后都给否定了,主要是面积很小,温度很高,我们找来人体毛发用不同的温度炙烤,最后鉴定温度为大约300摄氏度左右,高温面积大约只有直径两到三毫米,这样的东西还要比较常见,因为纸盒子是电视机包装,我们怀疑是电器行为案发现场,在修理店能加热的东西只有一样。”

  “什么?”

  “电烙铁。。。我已经找了一个实际作了实验,”

  拿起一个假发头套:“头发都是真的,上面有我烧过的痕迹,和这个瘢痕几乎一致。”

  “。。。烫阴毛,又割掉乳头,凶手为性变态的可能性较大。。。第一案发现场很可能是电器行的修理车间。。。”

  “对。。。而且我们检查了死者的阴道,”

  “有被强奸痕迹么?”

  “没有。。。甚至连被侵犯痕迹都没有。”

  “被侵犯?”

  “就是指摸或者异物进入。。。”

  助手:“这不是和刚才的结论矛盾么?”

  “。。。那就是说,也可能凶手在误导我们自己性变态。。。死者也许死于意外。。。之后凶手虽然破坏了尸体,却不敢性侵犯尸体。。。”

  “或者是个女凶手?”

  鉴证专家:“。。。我们检查了纸盒子,下面有在地上拖拽的痕迹。。。我也做了模拟,拖拽的距离并不近。在马路上也有磨擦痕。。。”

  “这说明案发现场是在抛尸地附近?”

  助手:“我不太明白?”

  “盒子在马路上,运到现场就两个办法,一个就是附近拖到那里,或者车子开到那里直接把纸盒子扔下来,那就不用拖拽。。。现在马路上和纸盒子都有拖痕,显然不是车子运输。。。”

  专家:“对。。。就是这个意思。”

  “附近有多少个电器行?”

  “大概60多家。”

  “安排人排查,特别是修理工、性变态、认识死者的人、做晚上值班的人,都要详细询问。。。”



  半个小时后,刘廷到达死者陈奕丽所住的公寓。

  华发大厦。

  华发大厦为公租单位,

  几栋楼密密麻麻拼接在一起,

  死者家庭条件一般。

  刘廷坐电梯上到35楼,

  第四户敲门,

  楼道还算整洁,

  家家铁拉门紧闭。

  有粤剧的声音。

  还有菜香味。

  刘廷不喜欢这种生活气息。

  也许是嫉妒。

  门打开了,

  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先生您找谁?”

  又出来一个四十岁的妇女,

  头发蓬乱,眼眶通红,一把把孩子拉到后面:“我怎么和你说的?!。。。不准不经我同意给陌生人开门!?”

  “可是他不像是坏人?”

  “闭嘴!进屋去!”

  转头警惕的看刘廷:“你找谁?”

  “陈太么?我是西九龙重案组的高级督察刘廷。”

  “案子破了?找到杀我女儿的凶手了?!”

  “还没有。。。我想和你谈谈。。。”

  陈太沉默一阵。。。眼泪又流出来。

  刘廷把她和脑海中卷曲成一团的尸体进行对比,

  却无法重合。

  但刘廷能感觉到那种哀伤。

  “。。。抱歉。。。你进来吧。”

  客厅另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穿着粗布背心,贴身内裤,

  眼睛圆睁,警惕带有敌意的看着刘廷。

  “你也进屋。”

  男孩没有言语,又看了刘廷几秒,

  转身走回去。

  “为什么那天报警你们不立即处理?!”

  突然问道,音调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