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男孩走回来,一直到刘廷面前,

  故意脸贴的很近,

  刘廷能感到对方呼出的气体压迫到自己脸上,

  挑衅,

  “如果你们当时出警,那时候我妹妹还没有死!你们这帮混蛋,除了贪污。。。眼里面没有任命么?!”

  “接警的事情另一个部门负责,你可以投诉他们。。。和我说没用。”

  男孩一下子抓住刘廷衣领,

  刘廷反抓住他胳膊,向后一带,一翻,

  男孩立即杀猪一样惨叫。

  妇女尖叫着上来劝阻:“长官他不懂事。。。求你放开他。”

  刘廷不动,

  比较小的男孩从屋里跑出来,

  呆呆看着刘廷,

  眼神让刘廷不舒服。

  刘廷仍然不动,

  男孩眼泪已经疼出来了,

  “我来这里,不是听你抱怨,你想抓到杀你妹妹凶手,就好好配合我。懂么?!”

  “。。。”

  “再不回答。我就以袭警罪把你抓起来!”

  母亲:“快答应他快答应他!”

  不停得掉泪。

  男孩看到眼泪,

  眼圈立即也红了,

  仍然毫不屈服,

  但犹豫一下,还是点头。

  刘廷放开他,

  较小的男孩跑过来:“。。。你好厉害。”

  刘廷不想理睬较小的男孩,

  好像干净的东西对比后会让自己难堪。

  向后退两步,坐下:“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现在我们是一伙的。。。你女儿最近是否有异常?”

  “(擦眼泪)。。。她很乖的。”

  “学习好么?”

  哥哥:“大概七八名的样子。”

  “在学校同学关系怎么样?”

  “很好。”

  “有没有男朋友?”

  母亲:“没有。”

  哥哥:“她有。。。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母亲惊讶)。。。我遇到过,还和那个男孩打过一架。”

  “为什么?”

  “看到他在学校后巷吻妹妹。。。还要动手动脚。”

  “你妹妹什么反应?”

  “她当然不愿意。。。我立即过去,拉开他们就打那个小子,妹妹又拉我,那个小子跑掉了。”

  “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不知道。。。应该是他们同年龄的。”

  刘廷在这一段记录上画了个问号。

  “后来还遇到过么?”

  “没有。”

  “你女儿写日记么?或者有什么要好的朋友?”

  “日记她不写。。。她回来都是做功课,或者参加补习班。。。要好的朋友,有一个叫贾思齐的女孩,案发那天女孩还给这里打过电话。”

  “你把案发当天你女儿的行动情况按照时间讲一讲。”

  “她早上起来,上学校,下午三点回来,帮我煮甜汤,”

  “情绪有异常么?”

  “没有。。。既看不出来特别高兴,也看不出来难过。”

  “确定?”

  母亲沉默,然后眼泪突然掉出来。。。

  “我看到报道她。。。出事。。。脑袋中就是。。。就是那天下午我最。。。最后和她一起在厨房。。。的样子。。。她真的看不出一点。。。一点异样。”

  弟弟眼神变得怯生生。

  哥哥拳头紧握。

  母亲努力控制情绪,

  “四点时候,她接了一个电话。”

  “说什么内容?”

  “她到屋里说的,声音故意压低。。。”

  “故意压低?!”

  “女儿上高中后都是这样,已经有自己私人秘密,不希望我听到。。。和平时一样。”

  “说了大概多长时间?”

  “三四分钟。。。然后出来。我问她是谁,她说贾思齐,补课的事情。。。之后过了七八分钟,电话又响了,她进去说话,又说了一阵,然后出来。。。”

  “这次电话是谁打来的?”

  哥哥:“我。”

  母亲警惕的抬头看了哥哥一眼。

  刘廷注意到这个眼神。

  “什么事?”

  “我有一个文件,要送到广告公司,我赶不回来,想要妹妹帮我去送。”

  “什么文件?”

  “草稿。。。我要给自己登一个找工作的广告。”

  刘廷转向母亲:“你知道么?”

  母亲眼光闪烁了几下:“知道。。。”

  刘廷在心里估计哥哥的身高和强壮程度,

  “怎么知道的?”

  “挂了电话后,女儿和我说了,说要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平时她都是5点半出发,昨天是5点出发,”

  “去什么地方?”

  “铜锣湾的补习班。。。提前半个小时先绕到新闻大厦的广告公司。”

  “你要找什么工作?”

  “修理工。”

  刘廷眼角一跳:“汽车还是管路?”

  “电器。”



  第二天早上,刘廷来到陈怡丽所在的学校。

  头天晚上一场大雨,

  早上起着薄雾,

  空气湿闷,

  总觉得呼吸得不够。

  身子一动就湿漉漉的全是汗水,

  到学校外面,

  校长正在给全体学生训话,

  虽然没有提到陈怡丽的名字和案件,

  但内容就是在提醒学生,在这一段要注意安全,

  同时不要乱传谣言。



  早操结束后半个小时,

  刘廷在督导室先和校长简单交谈,

  肥头大耳的家伙,

  油腻腻,

  “案子有什么进展么?”

  “不可以向外界透露。”

  “可否在近期向我们学校派警员提供额外保护?”

  “不是我们部门负责,你找辖区军装警员。”

  校长恭敬表情中带着愤怒。

  陈怡丽的朋友,贾思齐进来。

  校长离开。

  贾思齐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