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鉴证专家戴上手套,指着脖子上的痕迹:“右边四个手指印,左边一个,(用手虚拟在脖子上),就是这样,凶手用右手单手掐死的死者。。。我问过心理专家的意见,凶手没有用凶器,正面掐毙对方,应该具有几个特征。

  一个是无预谋杀人,凶手可能是冲动型人格,和死者互相较为了解,两个人可能有比较深的固有矛盾,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争执后突然动手。。。”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和死者完全不认识,因为性目的或者钱财等突然杀人?”

  “当然不能彻底排除这种可能,比如是凶犯尾随劫持强奸死者,在逼死者就范时,冲动下用手掐住死者结果导致意外死亡。。。

  不过对这种情况我有不解处。。。死者失踪时候只有6点多,案发现场附近都很热闹,极少背静处,凶犯如何选定死者,然后挟持下手?。。。而且死者经过检验处女膜完好,下体没有任何被侵犯痕迹。。。这怎么解释?“

  “正好可以说明凶手失手杀人后慌乱?”

  “那他应该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处理尸体,掩盖自己犯罪证据。。。但在死者身上,我看不到这样的行为。。。用烙铁烫下体,还有割掉乳头。。。这证明凶手杀人后根本不见慌乱。。。”

  “伤口是死者生前还是死后。。。”

  “。。。我们通过检验伤口血液凝固方式,用动物进行对比已经证实。。。凶手杀人后,才对尸体进行的加工。。。”

  “这么说来。。。如果凶手要是强奸了尸体,反倒好解释动机?。。。”

  “如果是仇杀的话,杀人后泄愤就显得合理。。。掐死对方可能是凶手预谋的,选用这么高难度的手法杀人,可能说明凶手对自己体力极度有信心,或者极度愤怒死者,必须这样才能泄愤?或者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让凶手选择这样手段?”

  “极度愤怒就选择这么冒险杀人手法不合理,就算杀人,也应该用双手,我仍然倾向于凶手失手意外杀人。。。不论凶手认识不认识死者。”

  “或者凶手无法完成性交?。。。只能通过上述行为来满足?”

  “这样说很勉强,不论说他是掩盖罪行,还是满足自己欲望,我都找不出合理解释。。。更关键的一点,是他的抛尸行为。。。”

  “抛尸在马路上。。。完全没有掩盖的冲动?!”

  “对!。。。这么多互相矛盾的特征。。。如果我选择,我宁愿相信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仇杀。。。”

  “或者是女人作案?”

  “。。。凶手身体要极为强壮。。。单手杀人,(看助手和刘廷),恐怕你们两个都做不到。。。还有拖动那个纸盒。我们已经做了模拟。。。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在深夜,四处无人。。。纸盒里是被虐杀的死者,鲜血四处流淌,眼睛圆睁。。。拖动这么个恐怖血腥的纸盒在外面费力的移动,还要随时担心被人发现。。。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僻静的地方?而是要抛尸在马路中央。。。

  这要什么样强壮的心理素质?。。。这一条,我觉得就可以认定,或者这也是杀人者变态心理获得满足的一部分,看着我们警察和整个香港为他的杰作混乱。。。或者这就是仇杀,对死者的恨让凶手不这样做都不能接受。

  总之。。。这次我们遇到的,是真正难以琢磨,又极度变态的凶手!。。。我对这个案件的真相,充满了好奇。”



  案情至此虽然有大量不解谜团,

  但凶手特征明显,

  警局上下认为,这起引起全港关注的案件,

  应该很快就会抓到真凶。



  方法仍然是最低效可靠的排除法,

  刘廷及下属耐心查问了跑马地地区所有的电器行,

  筛选超过750人,

  虽然马路上有拖拽痕迹,

  但仍然不能排除汽车运尸可能(也就是熟人作案可能),

  因此刘廷他们又找出近50款当时常用汽车,

  一一试验是否能将纸盒完整塞入后备箱中(后座空间不够),



  找不到具备嫌犯特征的人。

  纸盒太大,能够运输的车型或者要露天运输,或者无法塞下整个纸箱。



  案件陷入僵局。



  这时候鉴证科传来消息,

  在纸盒上发现新的关键证据。

  两个手印。

  因为都是右手的。

  所以应该分属不同的两个人。

  刘廷:“是说明有合谋作案么?”

  “有这种可能。。。但箱子上找不到指纹,说明凶犯戴手套,或者擦拭过箱子,这个手印或者是凶犯漏掉。。。或者根本不是凶犯留下。。。而是不相关的其他人。”

  刘廷盘算的,却另有别人。

  如果杀人时,

  陈怡丽是被其中一个人控制住,

  那么另一个人就有可能用一只手,

  掐死陈怡丽。

  就算他不够那么强壮!

  而两个人拖动那个盒子,

  可以更快速行动,

  也可以克服一个人时候的那种无法想象的恐惧感。。。

  但两个人杀人后,

  又对尸体有猥亵行为,

  一般说明其中一个是主案犯,在控制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很可能只是旁观者,

  甚至被胁迫。

  主犯会不会是女人?

  或者有更多的人,

  一个人,女人指挥?

  两个男人胁同。

  或者一男一女?

  或者两个男人?

  用烙铁烫阴毛,

  刘廷总觉得从程度上来讲,

  很难让这样变态犯人获得需要的极端满足感,

  为什么只是阴毛?

  而不继续向下侵犯性器官本身?

  近在咫尺?

  还有没有强奸死者,

  也可能是其中一个人进行劝阻,所以没有成功。

  这样一切就都解释得通。

  还有最开始的疑点,

  死者电话里暗示贾思齐可以在半个小时内赶到铜锣湾,

  应该有车。。。

  一定有车!



  先查那两个人的手掌印。

  刘廷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外面排查的中途,

  想到这里,

  刘廷精神一振,

  那种查案过程中会出现的柳暗花明的感觉再次出现,

  绝对很准确的预感,

  刘廷四周看了一眼,

  要找一个电话。

  前面有一个雪糕铺,两边水果摊,

  时间还早都没有开业。

  雪糕铺木板门打开了一半,

  外面低矮的玻璃,粉刷成蓝白色但很粗糙的外墙,

  里面没有点灯,

  漆黑一片,

  刘廷走进去,

  “有人么?能不能借一个电话?”



  刘廷的预感很准。

  转折点果然就在这一刻,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

  和刘廷的预想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