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尝试推门,

  门吱呀一声打开,

  屋内靠墙一排货架,

  右边两个冰柜,

  旁边柜台,

  太阳光斜射进屋内,

  灰尘飘浮在空中,

  上面一个吊扇,

  半死不活的转动,

  风吹在头顶很不舒服。

  叶片的光影在墙上晃动。

  刘廷看到柜台上的电话:“有人么?!老板在么?”

  没有回应,

  刘廷有些心神不宁,

  突然屋内一阵惨叫声!

  女人的惨叫!

  刘廷立即回头!

  后面站着一个人!

  距离自己不到两米。

  走路没有声音?!

  穿着有些肥大的蓝色西服,

  白色衬衣发黄,

  分头,

  脸上皮肤紧裹着骨头轮廓,

  大概164公分。

  站在那里,

  警惕的观察刘廷:“。。。你干什么?这里还没有营业。”

  里间有开枪和男人说话的声音。

  是在播放录像。

  “詹士邦的新片?”

  “不。。。是恐怖片。。。女鬼的。”

  “。。。我是警察,要征用一下你这个电。。。”

  刘廷停下来,手悄悄扶住枪柄,

  因为突然看到他听到警察两个字时,脖子上凸起的血管,

  很夸张地跳动,

  眼角微微抽搐。

  额头上有汗水。

  眼神警惕凶狠,

  还有些呆滞?

  “。。。你是什么人?”

  “我?。。。工作人员。”

  “做什么工作的?”

  “这和你没关系吧?”

  对方似乎平静下来了,

  眼睛灵动起来,

  “电话就在那里,你用吧。”

  “你为什么满头大汗?很热么?”

  “我在干活。。。工作间比较热。”

  “什么活?”

  “。。。修理电视。”

  对方身体显得僵硬,

  手里,

  拿着配合电烙铁使用的锡线!

  阴毛上焦糊的痕迹。。。

  “我能看看你工作间么?”

  “为什么?”

  “就是看一看。”

  “你有搜查证么?没有的话,那里很乱,不方便。”

  很合理的拒绝自己,

  对方冷静,

  不好对付。

  刘廷在思考下一步怎么办。

  冷静来自于心理没鬼?

  还是那种在半夜慢慢拖着尸体在街上移动的可怕镇定?

  “你不是要打电话么?请快点。。。老板来了看到我放人进来会很麻烦。”

  不能在他面前说案情。。。

  “不用了,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钱伟廉。”

  刘廷点了点头,

  隔着桌子,

  慢慢走了出去,

  背对钱伟廉开门时,

  刘廷感觉到昏暗中死死盯住自己背影的目光,

  冷汗浸透自己的衬衫。



  那种可怕的压迫感,

  只属于最凶残可怖的犯人,

  错不了。。。



  等等。。。

  自己会不会下结论太早?



  刘廷再找到一部电话,

  立即打给总部:“德增街雪糕铺谁负责调查?”

  “。。。第四组王。。。”

  “(打断)。。。赶快把他叫来,问他调查过一个叫钱伟廉的工人没有?”

  三分钟后,王警员声音紧张:“头,你说的是钱伟。。。”

  “他的口供你给我读一下。”

  “。。。案发当天值夜班,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一点半,之后十二点回家。”

  “职业呢?”

  “售货员。”

  “他还会修理电器你知道么?!”

  “。。。这个。。。这个。。。”

  “为什么没有继续调查他!?”

  “。。。他说十二点回的家。。。死者死亡时间见证科不是说十二点之后么?所以把他给排除了。”

  这是个矛盾!

  刚才的感觉绝不会错。。。

  将近二十年警察生涯的经验直觉。

  就算他不是凶手。。。也一定和案子有关!

  现在怎么办?直接搜查雪糕铺?

  新闻界会大肆报道,

  如果是乌龙就会很麻烦。

  “他家在哪?”

  “在洪照街8号田英花园。”

  “你把他的资料照片呆着,我们在那会合。”

  先查一查他的不在场证据。



  二十分钟后,

  刘廷赶到田英花园,

  社区还算干净,

  封闭式的院子,

  十栋高楼,

  门口一个保安室。

  刘廷进去说明了来意:“你们那天夜里谁值班?”

  保安立即查登记本,

  “是。。。是我。。。”

  “你前天的事情就记不清楚?”

  皮肤粗糙,

  窝囊猥琐,

  刘廷反问后说话更加不利索:“我。。。抱歉。。。这个。。。”

  “十一点到第二天凌晨,男性业主你见过几个?”

  “有。。。好几个。。。”

  刘廷回身从王警员那拿出钱伟廉照片:“这个人见过么?”

  “住在这里。”

  “废话!。。。那天夜里。。。”

  “窝。。。我。。。”

  “见没见过!?”

  “我那天喝了点酒。。。睡着了。。。”

  “他妈的。”刘廷心里暗骂。

  “不过我们有录像。。。三天前我不知道有没有被洗掉。。。我立即去找!”

  “他家里有什么人?”

  王警员回答:“有一个小男孩,钱兆仑,8岁,国小二年级。。。妻子,钱安淑仪,大陆移民,无业,29岁。”

  “不要在这瞎等,我们上去看看。”



  三分钟后,刘廷他们上了4号楼8楼231,

  敲门,

  没有人应答。

  再敲,

  “谁?!”

  声音有些粗野尖厉。

  “我们是警察,”

  “我丈夫不在家!晚上再来吧。”

  “我们找你。。。就是问几个问题。”

  观察孔被打开,

  很胖,

  皮肤发红,

  毛孔粗糙,

  头发乱糟糟,

  不修边幅,

  警惕的看刘廷的证件。

  “你们不是为那个什么鞋盒子里的女孩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