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只有纸条么?”

  “还有纸盒中找到的红色电线胶带,在这里也找到了。。。只是这种胶带在别处也很常见,所以没有纸条那么有说服力。”

  “那有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就是钱伟廉在这里杀人破坏尸体?”

  “店里到处都是他的指纹。。。但纸盒上和尸体上却没有。。。我们也在找凶器和死者的衣服书包,也找不到,残留的痕迹也找不到。。。所以不能直接证明。”

  “有没有陈怡丽的指纹在这里?”

  “也没有。。。也找不到打斗的痕迹,现场可能被清理过。。。但找到案发现场,总归是个突破。”



  半个小时后,警局的审问室。

  钱伟廉坐在对面,

  木然。

  “为什么抓我?”

  “怀疑你杀人。”

  “我没有。”

  “那就如实回答我问题。。。”

  拿出陈怡丽照片:“见过这个人么?”

  “报纸上看过,被杀死的那个学生。”

  “我是说见没见过她本人?”

  “我没有印象。”

  “你们店里有电话?”

  “那天你不自己来借过么?还用问?!”

  对刘廷很蔑视。

  “16号夜班是不是你值班?”

  “是。”

  “几点到几点?”

  “下午四点到11点。”

  “六点的时候,她是不是到你店里借过电话?”

  “我记不住了。”

  “看着我!。。。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学生制服,黑色的皮鞋,梳着短发,眼睛很大,来你们店里,你看着他是不是就好像看到你那个录像里的女鬼,所以就把她给劫持了?!”

  “我没有!我没见过她。”

  “就好像录像中的场景,机械感,女学生,让你兴奋。。。所以你控制不住自己,你这样一直表现出来的极度冷漠的性格,我很了解,其实你心里有渴望,你在等待让你兴奋的东西。。。平淡重复到极点的生活让你乏味,只是录像带的恐怖和血腥刺激让你不再满足。。。你需要新鲜的东西。。。受害者。。。就是这个新鲜的东西,你看着她。。。仿佛看到了你梦中的场景。。。所以你控制不住自己,要对她下手,要掐住他(突然抓住钱伟廉的手),掐住她的脖子。。。看着他挣扎,面孔扭曲。。。这才能让你兴奋!是不是!?”

  钱伟廉呼吸急促,表情生动起来。

  “我说对了?。。。我说中了你的心情。。。(拿起装在塑料袋中的字条)这是不是你的字迹!?”

  “。。。”

  “你不承认也没有用。。。用不用我再说说接下来的细节?”

  “。。。你诬陷我也没有用。。。我没有杀人。”

  “那见没见过她?”

  “。。。”

  “掐死她后,你先是感到震惊。。。但却突然更加兴奋。。。女鬼不就是死亡的么?。。。那种阴冷的气质,正是你最喜欢的。。。你镇定的把外面的店门关上,窗帘拉上,做这一切的时候,你感到突破常规的兴奋,那种你这样冷血冷静的人,很少能感到的不受约束的兴奋。。。但当你回去再面对尸体的时候。。。你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

  “你先把他的衣服扒光。同时头脑中立即就想好了该如何处置这些衣服。。。把它们丢弃,烧掉,或者就留在自己身边,每当看到的时候,就能让你回忆起这个让你疯狂的夜晚。”

  “不是我干的,你不相信可以去我家搜她的衣服和书包。”

  “我没有对你提起过书包,你怎么知道?”

  “。。。我想象出来的。”

  “破绽对么?。。。然后你面对她的裸体时,你慌乱了。。。你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强奸她?那不是你的目的。。。你只是喜欢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想要尝试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不是性快感。。。而是能让你极端理智性格品味到疯狂的感觉。。。

  这时候你看到了桌子上的刀。。。于是你看着尸体,拿起刀,割哪?也许需要点性刺激?性刺激会让自己失去理智?那就切割她的性器官。。。乳头。。。尸体一动不动随着你的刀来回摆动时,昏暗的灯光照到你的身上,吊扇在上面单调的旋转,发出单调的声音时,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感受不到,肉分离开来时,你什么感觉?心惊?兴奋?害怕?后悔?还是觉得无趣?“

  “我没干过。。。我不知道。”

  “一定是无趣。。。割掉乳头后,你看着破损的尸体,还有那两块肉。。。你发现这一切并不像录像带上表演的那么好玩。。。因为对方已经是一个死人。。。没有反馈。。。没有互动!。。。完全的顺从就是无趣。。。这让你失望。。。但你不甘心。。。你四处去观察,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更有趣的东西?。。。让你再作尝试?

  你发现了电烙铁。。。你加热它。。。然后想要再去刺激她的阴部。。。你的目的并不是阴毛,而是更深入的地方。。。想要看看那里被高温烫到会不会更有趣?。。。

  可是当电烙铁的尖端一碰到阴毛时,立即把阴毛烧焦,但尸体仍然一动不动。你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毫无兴趣!。。。这让你沮丧。。。但这时候你那种控制性的人格仍然让你保持冷静。。。你小心地把电烙铁放回去。。。就放在它平时待着的位置。。。看着地上平躺的尸体。。。你更加的失望。。。

  怎么找寻刺激?就是你现在全部的想法。。。最后你想到了。。。”

  “想到什么?”

  “最刺激的玩法。。。莫过于处于危险的边缘。。。那种随时都可能被逮捕的危险。。。昨天我进到你店铺时,你本能的感觉到我的身份。。。我对你。。。就是危险。。。所以你才会再次失去理智的控制,居然对一个陌生人激动起来,在背后盯住我时。。。兴奋异常。。。杀气腾腾。。。那就是你要的感觉。”

  “你是说我故意抛尸,就是为了和你们玩游戏么?”

  “你一旦想要寻找这种刺激,那种诱惑力就再也无法抗拒,所以你把尸体装入纸盒子,然后从后门出来,穿过院子后面的铁门,拖到街上,扔在马路正中心。

  之后你认真地处理现场,掩盖证据。。。但仍然有蛛丝马迹留下来。。。我们除了纸条、纸盒、还有胶带以外。。。在死者身上发现了200多条衣服纤维。。。你不该把她扒光。你的衣服会留下证据。。。”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把衣服销毁?”

  “你的经济状况,还有不要引起怀疑。。。还有你寻找刺激的心理。。。还有不会有人想到。。。我们警方现在已经可以从衣服纤维这样细小的东西,来寻找到杀人凶手。。。所以我赌你八成会把衣服留下来。”

  “你去核对吧。。。因为我没做过。。。所以绝对不会有。。。你刚才的推断我都不承认。。。完全是无中生有。。。我16号正常工作,正常下班,11点半从店里离开,12点到家,之后我也不知道发生案子,第二天早上七点因为店里要开会我很早起床,直接到雪糕店,直到当天晚上妻子对我说在雪糕点附近发生案子了,我才知道。”

  “你妻子一口咬定是你做的,”

  “那是在开玩笑。。。警官。。。恕我直言,你刚才所说的那些那么具体,倒让我感觉好像是你做的案子一样。。。这种胡乱猜测是定不了我罪的。。。有一点你说得很对。。。我是个绝对理性的人。。。我刚才对你说的我16日到17日的活动轨迹,麻烦你记录在案,而刚才你的推测,我全部予以否认,也请你记录在案。。。我再次强调一遍。。。这个案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钱给你们红包顶罪。。。希望你们不要冤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