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钱伟廉被关押48个小时,

  之后释放,

  刘廷他们找不到直接证据进行起诉。



  钱伟廉离开时,

  记者在警局外面里外三层,好像等明星一样。

  刘廷问钱伟廉:“用不用安排秘密通道离开?”

  “不必。。。我没做亏心事,不怕曝光。”

  出门口时,刘廷看到陈怡丽的妈妈等在正中心,

  记者围成一圈,都在等冲突发生时拍摄,

  这回热闹了。



  陈怡丽母亲一看到钱伟廉,

  立即冲上去要拽钱伟廉的衣角,

  被警察隔开,

  陈怡丽母亲疯了一样向前扑:“你杀人凶手!恶魔!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刘廷身后女警掉泪,

  记者面对这样场面都保持沉默,只是拼命拍照,

  闪光灯闪成一片。

  有人在后面高喊:“打他!打他!”

  “严惩杀人凶手!严惩杀人凶手!”

  “警局无能!凶徒逍遥法外!警局无能!”



  昨日开始报纸已经开始大肆报道警方发现分尸地却无法给凶手定罪,

  最有震撼力的标题是:“世纪笑话,警方笑对凶手!”

  配的照片不知道何时在现场拍下来的,

  刘廷站在钱伟廉旁边,脸上带着类似献媚的微笑,

  钱伟廉则满脸严肃。

  颇有暗示效果。



  巨大压力让刘廷极度烦躁。



  现场钱伟廉妻子不知道什么地方冲出来,和陈怡丽母亲拉扯,

  两个女人齐声尖叫,

  打成一团。

  场面更加混乱。

  刘廷看着现场,

  一言不发。

  身后有警员跑过来:“长官,总华探长电话找你。”



  “大头。”

  “你他妈怎么搞得?你听听电台!正在直播警局门口斗殴!这几天案子出的丑还不够么?!用我再他妈教你怎么办案?!钱伟廉就是凶手!怎么就定不了他的罪!”

  “。。。”

  “我不管!三天时间!你给我搞定一切!要是钱伟廉逍遥法外,我们都可以她妈去死了!这个月月例你一分没有!三天后没有好结果!你自己给我到南丫岛守鱼塘去!再也别让我见到你!”

  刘廷想解释,

  电话啪一声挂断!

  刘廷听着电话里的忙音,

  心理异常烦躁。



  钱伟廉回到家里后,

  一言不发,

  也没有吃饭,

  坐在窗口抽烟,看着外面楼下的记者。

  对老婆的询问关心,只有一句话回应:“不是我做的。不要烦我。”

  当天夜里十二点,

  准备睡觉时,

  电话突然响了。

  老婆异常紧张,

  “是不是又是警局?”

  “我来接。。。他们拿我没有办法。”

  “喂。你好。”

  一个女人的声音,阴沉沉:“你是钱伟廉先生么?”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被你杀死的陈怡丽。。。”

  钱伟廉愣了一下:“。。。你不是死了么?”

  “可是我不甘心。。。我要让你偿命!”

  “开什么玩笑!”

  啪的一声,电话被钱伟廉挂断。

  心脏狂跳不止,

  脸色变得灰白,

  好半天才听到妻子的声音:“你怎么了?为什么满头大汗?”

  “没事。。。恶作剧。”

  “你有什么事?告诉我。。。还是你真的杀了人?”

  钱伟廉突然狂躁的喊道:“说了没事!你听不到么!?不用你管!”

  妻子愣在原地,

  然后突然眼泪下来了:“对不起我不是不信任你。。。”

  “。。。是那个死者打来的电话。。。(妻子惊讶恐惧的看着钱伟廉),也许她真是死不瞑目。。。”

  钱伟廉说完,又坐回到窗口外面,

  记者已经散去,

  钱伟廉心事重重,叹了口气,

  之后闭上了眼睛,表情痛苦。



  第二天一早,

  刘廷主持早会时,发现有几个警员不见。

  看完当天早报后,

  本来就心情极度不快,

  “他们干什么去了?”

  下面人欲言又止:“有行动。。。他们去跟踪今早钱伟廉的行踪了。。。”

  “为什么跟踪?!我没有下命令!。。。他们不知道该听我的统一调配么?”

  “。。。(小心翼翼)。。。昨天晚上你回去后,大头命令我们安排人装死者给钱伟廉打电话,”

  “装鬼?(刘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胡闹?!”

  “他们现在就是去看钱伟廉是否心里有鬼受到影响。”

  “这他妈还嫌不够乱。。。鉴证科的人呢?”

  “没有通知他们开会。”

  刘廷感到自己正在对整个案子调查失去控制:“把他们给我找来!问问衣服纤维对比结果出来了没有!”

  突然身后门口有人说话:“找我们?你不是瞧不起我们么?。。。宁可相信闹鬼?”

  是鉴证科的专家:“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好一坏,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我们把衣服纤维已经进行了对比,尸体上找到的200多条纤维,没有一条能和在案发现场找到的钱伟廉的衣服吻合。。。但我们还是有收获。。。

  纤维的材料应该属于类似于西服及运动服一类的布料。。。钱伟廉在雪糕店日常穿着为粗布工作制服,所以很难吻合。。。

  衣服的纤维,加上箱子上的两个手印。。。我认为案子现场,一定还有第三者存在,甚至是第四个人。。。或者钱伟廉根本没有参与案件,只是凶手(们)正好借用了他的场地,或者要栽赃给他。。。”

  “好消息呢?”

  “好消息是。。。我们昨天做了个试验。。。关于体温的实验。。。用两只小白鼠作了对比。。。一只是常规死亡,一只是模拟死者,用手掐死。。。结果发现被掐死的一只,可能是由于死前挣扎以及血液流速加快,体温会上升,又因为方在纸盒中有保温作用,死后温度降低的速度也会更慢,由此类推陈怡丽的死亡时间,可能比我们原来预估的要提前三到四个小时。。。也就是说,就算钱伟廉是在12点前就回到自己家里,他也仍然有犯罪嫌疑。。。现在有作案时间,有作案场地,已经具备起诉条件。”

  众人一阵兴奋,

  这算是重大突破。

  刘廷:“昨天大头也给你们打过电话?”

  “打过。”

  “所以你们今天就取得突破?”

  “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廷想起大头的话,“这是个现实的社会。”

  何必坚持呢。。。

  刘廷转向下属:“立即出搜查令,搜查钱伟廉住所,把他的衣服,特别是西服衣服全部拿回来,另外正式拘捕钱伟廉。。。”

  这时候有人推门进来:“头。。。跟踪队来电话,”

  刘廷心里一阵紧张。。。

  昨晚闹鬼的事情虽然儿戏,

  但如果钱伟廉心中有鬼,

  他一定会受影响!

  心理素质再好的人,

  杀人这样摧残心智的恐怖行为,

  也一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所以他也许真的会在今日,

  有反常迹象。

  “跟踪对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