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正常时间离开家门,正常上班,没有左顾右盼,没有疑神疑鬼,派了个人去买东西,故意挑来挑去考验他是不是情绪受影响心不在焉,钱伟廉应对如常,看不出来一丝异样。”

  刘廷有些失望,

  同时更加疑惑。

  对方真的是心理素质好到极点?!

  还是真的心中没鬼?

  就算他没有杀人,

  难道在重压下,

  仍然可以保持这么冷静?

  冷静到可怕!



  挂断电话后,

  “头,逮捕搜查是否进行?”

  刘廷点着一根烟,

  抽了两口,

  低头看表,已经十一点半。

  “中午他会回家吃饭,在他家里抓捕他。。。”

  “她要是趁机跑了呢?”

  “他不会!。。。这个人如果真是凶手。。。也根本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抛尸到街上,这么嚣张挑衅丧失理智的行为

  绝对不只是变态,而是凶手获得刺激的一部分。

  钱伟廉此时在刘廷心中的嫌疑增大。

  但刘廷他们准备出发前,

  突然又有消息传来!

  陈怡丽男朋友失踪!

  报案的是男朋友的家人,

  失踪已经超过48小时,

  家人担心凶手是否也对他下手?

  但刘廷担心的,却是另一种可能。。。

  畏罪潜逃?

  到底谁是凶手?!

  刘廷立即派人搜索陈怡丽男友,

  然后刘廷打电话给陈怡丽学校:“我是西九龙重案组,你们学生贾思齐(陈怡丽生前打电话联系的人)上学了么?”

  对方查询几十秒后,说道:“她请病假了。”

  刘廷手心冒汗:“什么时候请的?”

  “昨天早上开始。”

  挂断电话后,刘廷立即给陈怡丽家里打电话,

  陈怡丽的哥哥在家无业,母亲也是家庭主妇。

  电话响了很久无人应答。

  忙音。。。

  刘廷再打。

  电话终于有人接通。

  是个小男孩的声音,陈怡丽的弟弟:“喂。。。你妈妈在么?或者哥哥。”

  “他们出去了。。。都不在家。。。你是哪位?”

  “我是那个警察叔叔,刘廷。”

  “妈妈说你是坏人。警察都是坏人。”

  刘廷皱了皱眉头:“你哥哥去哪了?”

  “不知道。。。我两天没见到他了。”

  刘廷心往下沉,

  这是危险信号。

  三个人同时失踪两天。

  会同时看到三个人的尸体?

  还是都畏罪潜逃?

  刘廷立即命令下属:“逮捕钱伟廉的行动立即终止!”

  “可是抓捕的队伍已经到钱伟廉家了。”

  “那还不赶快联系!”

  助手愣了一下,立即打开电台:“第三小组,第三小组,抓捕行动是否已经开始?”

  。。。杂音。

  “头。有干扰。”

  如果钱伟廉是凶手。。。

  他又没有机会在这两天把那三个人都杀掉?

  前天开始他就在警局。

  没有。。。

  那如果哪三个人受害,

  就是还有别的凶手,是现在警队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人。。。

  助手仍然在努力用电台联系,

  “。。。(杂音,声音微弱)。。。我是第三组。。。我是第三组。已经到达钱伟廉家里。”

  “你们。。。”

  刘廷一把把话筒抢过来:“钱伟廉回来没有?”

  “跟踪队说钱伟廉正在往家走回来。。。”

  “立即停止缉捕行动!”

  “。。。停止?!。。。头。现在停止有风险。。。”

  “什么风险?”

  “我们为了抓捕已经把钱伟廉的妻子孩子移动到别的地方。。。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行动,如果现在取消,我担心钱伟廉会选择潜逃。”

  妈的!

  刘廷感到不好决断。

  对方等了十几秒:“头。。。我们要不要撤退?钱伟廉大约再有十五分钟就回来了。”

  刘廷下决心:“。。。行动继续。。。我立即赶过去。。。”



  两分钟后,警车出发。

  到达钱伟廉住所大约要二十分钟。

  刘廷保持无线电畅通,

  等待最新情况。

  突然有消息进来,

  不是第三组,

  而是跟踪队:“头。。。情况有变。。。情况有变。”

  “我是刘廷,什么变化?”

  “我们在跟踪钱伟廉。。。钱伟廉走到距家还有五分钟路程时,在小型超市买了一包烟后,站在门口公车站抽烟,不再前进。。。我们怀疑他可能要改变行程,不再回家,也可能是已经发现我们。。。在进行观察。。。公车来了!”

  “他上没上车?”

  “。。。没有。。。仍然站在原地。。。车走了。。。在继续抽烟。。。”

  刘廷感到有些紧张。

  这时候第三组又有消息传来:“头。。。陈怡丽德母亲突然出现在楼下!似乎情绪很激动。”

  “什么?!。。。陈怡丽哥哥呢?看到了么?”

  跟踪队:“钱伟廉拦了一辆出租车!。。。头。。。怎么办?如果不现在抓捕,中午高峰可能会把他跟丢。”

  刘廷咬了咬嘴唇:”上!“

  “等等。。。头。。。他打开车门了,但没有熄灭烟,仍然站在原地,没有上车,没有上车。。。他看了我们车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