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对。。。也是坐出租回来。。。正在往家走。是否请她回来调查?”

  只剩下陈怡丽男友!

  “先跟住。等我指示。”



  刘廷到陈怡丽家门口,

  咚咚咚砸门!

  屋子里面沉默。

  “我是西九龙重案组刘廷!我知道你们在屋里,开门!”

  咚咚咚!

  这种声音最让人烦躁不安。

  门终于打开。

  是陈怡丽大哥。

  “小陈先生,好久不见。”

  对方气色确实不好,

  充满敌意看刘廷。

  “我能进去说几句么?”

  “不方便。我家人都在睡觉。”

  “刚才看你母亲出去接你,以为是要晨练。”

  “我们又不是嫌犯,你们跟踪我?”

  “你丢了将近三天。。。我担心你的安全。”

  “我没事。。。多谢关心。”

  “我们已经逮到一个嫌犯,你知道么?”

  “知道。”

  “开心么?”

  “这是什么意思?(突然凶恶起来)就算把他宰了。。。我妹妹能复活么?”

  “我担心的是抓错人。。。那样更让你伤心。”

  “你什么意思?”

  “你这三天和谁在一起?”

  “不管你事。”

  “干什么去了?”

  “。。。”

  “在鸟不生蛋的大屿山后山?”

  “我很困,要睡觉了。。。不送。”

  “你不是最恨你妹妹男朋友么?。。。怎么又和他在一起?你妹妹死后两个人和解了?。。。恭喜你。”

  刘廷看到沙发上的背包。

  上面有土,

  有血渍。

  “你有本事就抓我。。。你不是怀疑我杀人吧?。。。我告诉你。。。我没有杀我妹妹。。。我怎么可能杀他?。。。(眼泪突然出来)。。。”

  “贾思齐身上为什么有伤?”

  “。。。我不知道。。。和我没有关系。”

  “你知道我怎么想的么?。。。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抓错人了,那个嫌犯钱伟廉。。。有一个真正的凶手,会开车,对你妹妹有恨意,你可能知情,可能是女性,你觉得我这个推断怎么样?”

  “你现在没有办法,我是受害者大哥,你现在没有办法。。。你还是继续查你的钱伟廉吧。”

  “那你妹妹呢?不怕她死不瞑目?”

  “。。。”

  这时候步话机传来声音:“头。。。我们已经跟着出租车上到后山。”

  陈怡丽大哥脸上立即闪过一阵不安。

  “有什么发现?”

  “正沿着小路往前走。。。我操。”

  “怎么了?”

  “对不起头。。。路有点滑。昨夜下过雨,地上有脚印很清晰。两个人的脚印。。。应该是一男一女。”

  (刘廷转向陈怡丽哥哥):“你和贾思齐的?”

  脸色阴沉,没有回答。

  “看到了。。。前面有帐篷。。。旁边有一个简易的石碑。好像祭祀的东西。”

  “给你妹妹准备的?你们上山拜祭你妹妹?”

  “石碑后面有一个烧焦的纸盒。。。电视机盒子。。。烧纸。。。超度死者的东西。。。地上脚印杂乱,还有一个帐篷的印记。。。但帐篷已经没了。”

  贾思齐身上的伤痕,

  是不是被迫钻进纸盒子里?

  或者主动?

  “剩余的那个帐篷。。。我要去看看。。。里面有人!一动不动。”

  陈怡丽男朋友果然出事?

  “你杀了他?你逼迫贾思齐和他上山,一个钻进纸盒子?一个被你杀了?或者你和贾思齐弄死他?”

  陈怡丽大哥继续保持沉默,

  陈怡丽母亲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后面,

  听到刘廷说话满脸极度担忧,

  手不自觉抓住儿子的胳膊,

  身子在微微颤抖。

  刘廷对母亲说:“你也知情对不对?”

  “不要搞我母亲!”

  “你在维护你的家?想要动私刑为你妹妹报仇?。。。贾思齐和你妹妹男友是不是都和案子有关系?!你到底隐瞒什么?!告诉我!”

  陈的母亲:“他什么都不知道!”

  对讲机有传来声音:“头,地上有药瓶,是安眠药,陈怡丽男友口吐白沫,但还有呼吸!”

  “他是自杀。。。和我没有关系。”

  “恐怕我要带你回去调查。”

  陈的母亲:“不要!”死命拉住自己儿子,做出防备姿势。

  突然对讲机再响:“头!大头要召开记者招待会!”

  “什么?!要宣布什么?!”

  “案情取得重大进展!我们要起诉钱伟廉。”

  陈怡丽大哥面无表情,

  “他胡闹!为什么?!”

  “鉴证科昨夜传来消息,钱伟廉一件西装上面纤维和死者对应上,然后直接通知了大头。”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他们说没有找到你。。。”

  “不可能!我就在警。。。我明白了。。。”

  “大头过来了。。。他要直接和你说话。”

  “。。。”

  “(烦躁愤怒的口气)刘廷!你在哪?”

  “陈怡丽家里。”

  “你去那干什么?”

  “我。。。”

  “不是告诉你不要搞她的家人?”

  “现在情况有新变化,陈怡丽男友在后山自杀,也可能是被谋杀。。。”

  “我已经知道了。。。就是为情所困么!”

  他怎么消息这么快?

  “把那个小子偷偷送去抢救,你现在的重点,就是把钱伟廉给我送上法庭,判他死罪!。。。至于陈怡丽家属,我告诉你,不可能是嫌犯!”

  “。。。”

  刘廷阴沉的看陈怡丽大哥,

  陈怡丽母亲紧张,却有抓住救命稻草感觉。

  陈怡丽大哥脸上肌肉动了两下,

  没有表情。

  “怎么不回答?!啊!?刘廷!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不论再调查再抓任何人,必须有我的签字同意!否则你擅自行动,我就把你给撤了!听到没有!?”

  “。。。”

  “听到没有!?回答我!”

  “是。。。大头。”



  回程时,

  刘廷感到沮丧,

  自己好像正在向真相的反面狂奔。



  下午一点,记者招待会,

  总华探长亲自到场,

  记者都起立鼓掌,

  有两家的没有站起来,

  自从廉政公署两年前成立后开始对付警队以来,

  形势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人们对警队的不满,

  正从隐藏的笑脸背后,

  向正面表达愤怒方向转变。

  总华探长怒火挂在脸上,

  死盯着那两家媒体。

  大头开始发言:“跑马地纸盒藏尸案性质恶劣,我们警队抽调最好的探长,高级督察刘廷先生,经过三天缜密侦查,已经锁定嫌犯钱伟廉,昨日钱伟廉被抓捕后,我们用搜到的钱伟廉的衣服进行对比,有重大收获。。。(转向鉴证科科长)。。。下面有请我的同事,我们警队新成立的科学鉴证调查科科长为大家作说明。”

  闪光灯闪烁,现场异常安静。

  科长拿起一个塑料袋:“这里面看着似乎是空的,但里面装了几条衣服纤维,我们经过一夜(一夜?!)的紧张对比工作,成功发现死者身上有7条纤维(一共270多条)和钱伟廉西服完全吻合。”

  记者继续拍照。

  大头拿过话筒:“现在钱伟廉仍然拒不认罪,但我们根据国际惯例,认为在逻辑上,各方面科学证据已经可以证明钱伟廉就是凶手,因此我们警方已将调查报告上交律政署,很快就会对钱伟廉提起公诉,罪名是一级谋杀!。。。”

  闪光灯更加闪烁。

  总华探长拿过话筒:“各位,现在香港有部分人对我们警队的执法能力,公正程度,以及廉洁作风都有怀疑。。。对这些我们是欢迎的,监督么?。。。但我们想通过现在这个轰动港九的大案,让大家看到我们警队的执行能力,维护香港稳定和治安的能力,这次我身为总华探长,对我下属的办案效率和表现非常自豪,刘廷督察,以及新成立的鉴证科,都应该成为香港市民对我们放心的标志和保证。。。对钱伟廉这样的重犯,我们警队决不会手软!请大家看到我们的努力!给我们信心!”

  然后大头拿过话筒:“今日记者招待会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几个人起身,

  记者立即蜂拥上来想要提问,

  但没有人作答。



  警队开始整理材料,

  三天后开庭。

  钱伟廉的儿子对自己吐吐沫时仇恨的眼神,

  一直在刘廷脑海中出现。

  那不是属于一个九岁小孩子应该有的眼神,

  是刻骨的仇恨!

  让刘廷极度烦躁。



  那三个人在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都有份?

  为负罪感拜祭死者?

  还是某种仪式,

  逼迫或者赎罪式惩罚贾思齐和陈怡丽男友?



  刘廷,

  在努力劝说自己,

  何必自找麻烦?



  当天夜里,刘廷和属下到丽声夜总会,

  老板亲自迎接:“有新货,大陆刚来的。。。那边女知青逃亡过来的有革命气息,玩起来不一样。”

  属下:“你少他妈扯,女知青。。。上次还有个说柬埔寨语的你也说是大陆过来的。”

  刘廷:“你们这有没有包装盒?能把人塞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