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到达法院时候外面道路两侧让人围满。

  门前是香港各种媒体记者倾巢出动,

  马路对面和两侧则站着打着横幅的各种组织或者看热闹的市民。

  有人手举标语或者横幅,

  或者死者的模拟画像。

  刘廷推开记者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进入法院时,

  突然远处多辆警车开道的押送车出现,

  现场骚动,

  深蓝色押送车停稳,

  人群向前挤,

  车门打开,

  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前,

  后面两个警察拉住穿着西服精心打扮过,但带着手铐,

  脸色异常苍白的钱伟廉下车,

  “杀人犯!”

  “变态狂人!”

  现场不停有人高喊各种口号,

  人群亢奋激动,

  向前猛挤,

  现场有失控的危险,

  法警和值勤警察立即下去拉钱伟廉,强行前进,

  对别人对钱伟廉的攻击并不全力阻拦,

  脸上普遍带着厌恶和幸灾乐祸,

  突然不知从哪里飞过来鸡蛋西红柿,还有人试图上去袭击钱伟廉,

  让刘廷难忘的,

  是到这种时候,已经成全香港人愤恨目标的他,

  脸上仍然保持着极度镇定,

  任人拉扯,随波逐流,决不反抗。

  或者叫淡漠、麻木,

  似乎那个人们口中的罪人,

  不是他,

  他只是个旁观者。。。

  警察终于把他拉出人群,

  护住他全身向法院大门里进去,

  仍然有人扔东西,

  包括石头砸坏玻璃!

  下面人群口号一致起来:“死刑!死刑!死刑!死刑!。。。”

  声音震天,

  刘廷回想起自己母亲对钱伟廉的愤怒,

  对自己给他治罪的极度自豪,

  刘廷突然有一种刺骨的恐惧感。



  半个小时后,法庭开庭,

  钱伟廉因为西服被拽坏,

  只换了一件白色衬衫,鲜红的不合时宜的领带希在上面好像参加喜筵,

  或这是一种对众人的挑衅和蔑视。

  钱伟廉妻子坐在听众席前排,

  带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呆呆的看着钱伟廉,

  钱伟廉和妻子对视,

  刘廷看到了他们两人的感情流露,

  钱伟廉第一次似乎不在坚硬,

  这让刘廷极度不适,胸口发闷。



  例行环节后,

  检察官开始发言:“尊敬的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我想在这里提醒各位,本案凶手是一个虐杀刚刚成年少女的。。。极端残忍,冷血,镇定的凶徒!”

  辩护律师:“我反对!被告未被定罪前,检察官不可以假设立场!”

  检察官冷笑:“被告被逮捕后一直拒绝认罪。。。但法的精神是用客观说话,凶手不承认的情况下,我们只能依赖大量的环境证据。。。如果物证、逻辑综合起来是完善而合理的,就应判定被告罪名成立,这不是电视演绎或者侦破小说,所谓100%严密无漏洞的案件在真实世界里是不存在的!。。。这点请各位陪审员一定引起注意!”

  陪审员大都露出非常赞许表情,

  法警抬上来三张长台,

  上面堆满各种证物,

  现场轻微骚动,

  “各位,这些就是本案证物,共200多件,包括被告衣物、内衣裤、这个纸盒子(拿起来,把口朝向观众席,观众席一片惊叫,里面摆放着一个真人大小的塑胶模特,带着让人不适的怪异惊悚感),是模拟案发现场,其它还包括烧焊器,电线、割掉死者身体组织的铁锯、这些大概三十个小白盒子,里面装的是死者尸检取样的头发,身体组织、烧焦的耻毛,身体及纸盒里发现的衣服纤维。

  根据这些物证,我将尝试还原整个杀人过程:

  16日下午六时至凌晨期间,凶徒用右臂单手勒住死者颈部,导致死者窒息死亡(配死者颈部勒痕照片投影,上部可以看到死者整个头部眼睛圆睁,下部可以看到血淋淋胸部两块血肉模糊,观众有人因恐惧尖叫)。

  死者双乳被割掉,没有找到!。。。

  耻毛被烧焊器烧过,

  显示凶徒有性侵犯变态嫌疑(用手指钱伟廉),

  但死者又未被强奸,可能是现场环境不允许,或者有意外发生。

  在死者裸体上及指甲里发现衣服纤维,可以与被告西服完全吻合,

  (指照片)死者头发上有电线胶成分,也在雪糕铺内发现此证物。

  此外经过仔细搜寻,工作间内还发现死者头发毛发,而手肘下面有半张印有“未焊”字样纸屑,另外半张也在工作间内发现。

  并且字迹与被告完全吻合。”



  钱伟廉答辩:“烧焊器是电器行常备型号,我拥有这个型号并不罕见,

  我所穿西服也不是罕见样式,只凭死者200多衣服纤维里面仅仅7条证明我杀人实在勉强!

  我日常根本不穿着西服,当天因有同事宴请我,我为表示正式才穿,但我在离开宴会返回雪糕铺值晚班前,有先返回家里更换工作服装,西服根本没有进入店里。衣服纤维来源,我回想可能是来自于与别人握手。。。”

  “(被打断)什么人?!”

  “我不记得。。。但确实有握手。。。(检察官露出得意笑容),也许那个人将纤维带回店铺,更有可能是有人穿着与我完全相同样式服装,目的就是为了栽赃给我。。。你们警方就能证明那个纤维一定来自于我,而不是其它第二件衣服么?”

  钱伟廉非常镇定,声音洪亮,不慌张:“还有死者被烧焊器侵犯的事情。。。这种卑贱下流行为,我极度鄙视,更不可能做出!。。。

  还有你们警方最开始怀疑我,是因为说我看到警察慌张,事实是那天我喝过酒,所以才会脖子上血管跳动,不是因为恐惧!”

  “你见到警察时候是几点?”

  “上午十点左右?”

  “十点就喝酒?”

  下面观众席一片哄笑。

  钱伟廉老婆站起来高喊:“他是喝酒了!。。。早上有时候他会喝酒!”

  “肃静!”法官敲桌子。

  钱伟廉妻子激动:“我说的是真话!为什么你们不信?我老公没有杀人!?”



  辩护律师:“我很奇怪一点,就是警方从案件开始调查,自始至终似乎只调查我当事人,似乎在假设立场,这对我当事人极度不公!

  案中我觉得关键的一点漏洞是,根据死者女性朋友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