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案中我觉得关键的一点漏洞是,根据死者女性朋友贾思齐说法,死者打最后一个电话时,背景噪音极大。这是个矛盾。

  根据你们警方的所谓推断,你们认为和死者完全不认识的我的当事人,之所以和死者碰面,是死者想要找电话时无意中选择雪糕铺,可雪糕铺是一个安静场所,而五点左右附近噪音较大的地方只有街上或者茶楼这些场所。

  死者从簸箕湾家里跑到跑马地,只是坐公车就需要一个小时时间,中间按照你们警方描述,还要去广告公司替他哥哥办事,因为离开家里较平日更早没有吃饭,所以还要挤出时间解决肚子的问题,时间上实在无法做到。

  除非有车辆载着死者到处移动才有可能!可是我当事人没有驾照,更没有车辆。

  另外根据你们警方根据早先的新闻报道,曾经用你们所谓的最科学客观的鉴证科结论推断死者死亡时间是在12点以后,现在又说因为纸盒散热,还有被人掐死时候体温会升高,所以死亡时间提前到了我当事人在雪糕铺值班的6点到12点。

  我认为这个时间提前原因,完全是为了配合你们指控假设!你们这是在预设立场!制造冤案!”

  法庭一片安静,

  “这个案子巧合太多!根本无法让人信服!你们只是因为死者死法残忍,而我当事人私生活或者为人处世态度有怪异处,就假设他为做出此变态行径的最好人选,加上舆论施压,大众的狂热情绪,就判定我当事人必为凶手,再以此为结论搜罗证据,怎能服众!”

  法庭仍然安静。

  刘廷去看钱伟廉,

  钱伟廉仍然表情漠然。

  那种完全与自己无关的镇定感,

  根据刘廷经验,

  只有真正凶残而毫无心理负担的危险凶犯,

  才会具有。

  他们缺少人正常对死亡杀戮的恐惧敬畏。

  因而显得麻木冷血。

  钱伟廉符合这个特征,

  而且表现出比恶犯更强烈的极度冷静理智,

  自己是否真的冤枉钱伟廉?



  第二日

  法庭按照检察官要求,到案发现场实际进行模拟。

  刘廷选择一名较瘦小,体形与陈怡丽相近的女警扮演女尸,

  女警模拟前,坚持要先拜佛,

  天空阴云密布,

  一丝风都没有,

  显得诡异。

  相关审判人员全都保持沉默,表情严肃或惶恐。

  外围围满民众等待看戏。

  女警踩到纸盒里面,

  犹豫再三,

  躺下去,

  辩护律师:“这样不正确,为保证对被告公平,应该做出(拿出照片)和死者完全一致姿势。”

  女警面色苍白,

  求助看向刘廷,

  刘廷点头。

  女警恐惧的看着照片,细心调节自己身体、脖子、脑袋朝向角度,胳膊摆放位置,

  然后扮演凶手的警察,开始按照路径,从雪糕铺后巷,将尸体拽往抛尸地。

  辩护律师再反对:“扮凶手警察明显比我当事人强壮。。。你们要重新寻找。”

  又折腾一番,

  钱伟廉身高不足170,体形干瘦,但显得精力很旺盛。

  案件终于开始模拟,

  “凶犯”拖住尸体盒子,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

  房门自己慢慢打开,

  好像有人推动一样,

  现场气氛有些恐怖。

  “凶犯”犹豫一下,还是开始拉动纸盒。

  纸盒沉重,移动极为费力,

  后巷到前面主路先是一道大门,

  纸盒穿过,

  然后是一道极窄的小门,

  纸盒两边几乎碰到门边缘,

  但仍然能顺利通过,

  然后下到路基下,

  即将移动到主路最终地点时,

  纸盒突然叱的一声被扯裂!

  现场民众一片哗然,

  女警猛地蹦起来,

  失声痛哭,

  刘廷上去训斥,

  女警哭诉道:“我好像被她上身!在里面只能望天,好可怕!我的脖子似乎也有人掐到,我的胸部,你们看着我,我好像刺身裸体。。。这个工作我做不了!我做不了!”

  说完转身便跑开。

  现场人都看着她背影,

  有人小声说:“来索冤魂孽债。不该模拟。”



  如果是冤案,

  陈怡丽冤魂会不会缠绕自己?

  刘廷控制不住去想。



  回到法庭,

  辩护律师发难:“纸盒经过拖动,明显无法受压最后破损,而警方找到纸盒绝对完好,这是否可以证明凶手根本不是按照警方假设抛尸?所谓雪糕铺现场证据,都是真正凶手用来转移欺骗制造假现场的手段?

  如我当事人身材体格,要拖动这么沉重纸盒移动,就算纸盒可以承受力量,移动速度也会非常之缓慢,整个过程要十几分钟时间,就算抛尸时间为最晚的12点,案发现场附近为商业繁华区,仍然可能有路人经过,更何况是抛尸到主路正中央,

  试问我当事人这么做要多么非理性,极具被多强心理素质,这完全不合逻辑!”

  刘廷脑海中浮现的,是有人把车停好,打开后备箱,

  两个以上人把纸盒抬出,

  仍在那里,

  迅速离开。

  两个人的脸是模糊的。

  辩护律师:“更进一步说,案发当晚根据雪糕铺运营记录,生日额和平日基本持平,钱伟廉要接待顾客,不可能有时间去处理尸体和纸盒,还有体格问题,钱伟廉力气不但拖动纸盒困难,死者为凶徒单手掐死,你们看钱伟廉右手?是否有这么大力气?

  纸盒上有铁锈痕迹,早先我曾经要求警方提供所谓第一现场铁锈对比,但警方就以现场已经被凶手处理为由,无法提供。

  我还要再次提醒各位陪审员,我当事人如果是凶手的话,其实他更合理行动应该是用更长时间更仔细检查现场,检查死者尸体上的残余痕迹,并将尸体丢其于远比主路更方便的同样位于商店后巷的垃圾站!

  但死者尸体被弃于商店附近,凶徒却把衣服书包远远丢掉,以至于警方到现在仍然无法找到,而拿着衣服书包离开这里搜索范围应该十分醒目,却没有任何目击证人发现异常,这都无法合理解释。

  警方说我当事人是冷血智慧犯,现场仔细消灭证据,但怎么解释所谓的最关键证据:西服,却在案发后多日警方才采取的搜索行动中,仍然没有被其销毁?这么愚蠢行为能叫智慧么?

  按常识就算再好心理素质犯人在案发后,对案发现场,死者,警察,都应该有强烈刺激后的警惕逃避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