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从那一次的相遇后,那个女孩在林志康的心中就再也抹不掉了。那个女孩的眼神总在林志康的脑海中出现,这完全是另一个自己,那个女孩的眼神,让林志康心碎,就像林志康对自己命运的哀叹一样。

  从那天起,林志康下早班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固定的去处,学校的门口。林志康坐在学校大门对面的路边,慢慢等着学校下课放学,看着学生们坐着各种豪车离去,等待着那个女孩的出现。

  有的时候,林志康能看到那个女孩,上了一辆那个年代少见的豪华奔驰,接她的是一个外国男人,应该是他的父亲吧,但林志康看不出那个女孩对那个男人一丝的亲热感觉。

  但只要能看到那个女孩,林志康就很满意,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就好像有一个人在远方,可以给自己去思念,林志康很喜欢这种感觉。

  林志康从未有真的想和那个女孩认识,交谈,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个女孩,林志康就很满足了,他怕那个女孩也把自己当成怪物,讨厌自己。

  只要能远远的看着,林志康愿意就这么一直过下去。



  就这样,转眼在济南,林志康渡过了两年,这两年,是林志康生命中最快乐的两年。

  新的一年开始了,林志康熬过了难熬的学校寒假,在开学的日子,林志康又等到了学校门口,等着看那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奔驰车,出现在校门口。

  但是,奔驰车没有出现。

  接下来的十几天,奔驰车一直没有出现,那个女孩,也没有出现。

  看不到那个女孩,林志康感到似乎生命中的支柱,一下子消失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志康到处发疯了一样想要找到那辆奔驰车。

  林志康请了假,然后从早上到晚上,一个写字楼一个写字楼,发疯了一样寻找那辆奔驰车。

  寻找进行到第五天下午,林志康已经走得筋疲力尽,坐在一条马路边上,绝望和沮丧的看着来往的车辆时,那辆奔驰突然出现了。林志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真的有奇迹么?

  林志康站起身子,拔腿就开始拼命的追赶那辆奔驰。

  可奔驰转眼就要消失在前面了,林志康眼泪都要出来了,如果这次错过,恐怕永远就见不到那个女孩了。

  奔驰车几乎消失,林志康继续向前拼命跑着,但心里已经绝望。

  突然,那辆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然后咚的一声巨响,和另一辆车子撞到了一起,停了下来。

  也许真的有奇迹,林志康心内的希望一下子又引燃了。

  林志康拼命的向奔驰跑去,心里那个女孩的形象,异常清晰。



  到了事故现场,林志康挤进人群,看到司机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欧洲白人,而是一个矮个子的中年女人。

  林志康心中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又几近熄灭。

  中年女人一直打着电话,没有发现人群中,显得有些异样的林志康。最后中年女人挂了电话,递给了另一个车的车主一张名片,用有些傲慢的声音高声说道:“这个车还没过户到我名下,保险索赔有些麻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bbd中国分公司济南分公司的总经理,你修车费用,我会全额赔偿给你,你打我公司的电话和我秘书联系好了。”

  后面的事情林志康都没记住,只是bbd中国分公司的名字,林志康牢牢记在了心里。



  林志康在网络上,查了bbd公司的联系电话,拨了那个号码,冒充自己是北京分公司的工作人员,询问对方以前是否有一个白人在他们公司里面,对方问是不是叫范雷,林志康描述了对方的身高,开的车子,对方说那一定是他,前任的总经理,但现在范雷已经不在济南了,去了香港。



  挂了电话,林志康先是一阵沮丧,香港似乎遥不可及。但几乎是转瞬之间,林志康决定,自己也要去香港。

  林志康不能没有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几乎成了林志康活下去的唯一意义。

  尽管那个女孩,并不知道林志康的存在。



  林志康去出入境处,打听去香港的手续,自己只有农民户口,没有资格。

  不能合法去,那就偷渡。

  林志康辞了工作,拿着自己这两年积攒的三千块钱,坐火车到了深圳。

  然后就是怎么到香港。

  林志康到图书馆查过去大陆人偷渡的资料,还有网上的信息,研究对比着各种方案。最后,林志康决定从大鹏湾游过去。

  林志康先买了够自己吃一阵的压缩饼干,指南针,救生圈,然后坐车到了大鹏湾镇,之后步行离开了集镇,沿着海岸线向东走去,远离人群,准备偷渡。

  林志康趁着一次月夜,尝试着下了海里,向香港方向游去,游了不到五百米,就发现这个方案不可行,因为海面上有巡逻的海警,开着快艇,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偷渡过去。

  林志康回到了岸上,有些沮丧。但很快他又有主意了,如果海面下了大雾,那巡逻艇就无法出海了,自己就有机会。

  林志康躲在了海边的树林里,等待大雾天的到来。



  三天后,晚上九点开始,海面上大雾弥漫。

  林志康迎着无边的黑暗,向大海走去。

  海面异常平静,大雾无边无际,天上没有星光,四面没有任何光亮,争着眼睛,和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区别。

  林志康第一次知道了,完全的黑暗,到底有多可怕。

  耳边只有海浪的声音,前面漆黑一片,后面漆黑一片,所有地方,都是漆黑一片,那种吞噬一切的黑暗感觉,让林志康每游前一步,都要拼命的战胜自己的恐惧。

  这样向前游了一个小时,林志康感觉自己似乎已经被大雾彻底隔绝了,呼吸都似乎困难起来,自己仿佛来到了一个异时空,随时都会被突然出现的什么海底的怪兽吞掉。

  无边无际的黑暗,让林志康几乎疯掉。

  前面还有多远,不知道。

  前面是不是真的能游到香港,不知道。

  也许就这样一直游下去,自己永远也跑不出这黑暗。

  林志康想到了死。

  突然,那个女孩的面容出现在林志康的脑海中,林志康突然又升起了希望,只要自己再坚持一阵,也许就能到香港了,就能见到那个女孩了,见到那个女孩,自己人生就又有意义了。

  林志康又向前游去,向无边的黑暗中游去。



  又过了三个小时,林志康筋疲力尽,无穷无尽的可怕黑暗,让林志康的脑海中开始产生幻觉,一会是那个女孩,一会是什么怪兽,一会是自己的母亲弥留之际的依依不舍,一会是村民对自己的歧视和谩骂。

  林志康半梦半醒的,机械的向前游着,直到最后不知什么时候,昏死了过去。

  等到再次清醒过来时,大雾已经散了,香港的海岸线,隐隐约约的就在前方。



  十一个小时后,林志康再次走上了陆地。

  林志康浑身湿透,筋疲力尽,走上了岸上后,看到远处一块广告牌子,上面写的是繁体字,前两个字是“香港”。

  林志康大哭一场,然后就病倒了。

  林志康浑身发抖,虚弱无比,虽然感不到痛觉,但林志康知道这次自己有大麻烦了。

  无痛症患者,寿命平均只有29岁,林志康知道,自己随时可能死掉。



  林志康勉强找到一块隐蔽的灌木丛,躲了进去,瑟瑟发抖的躺倒在里面,准备听天由命。

  如果上天不想再让自己遇到那个女孩,就让自己死去好了。



  几天后,林志康熬了过来,病痛消退了一些,背包里用塑料袋包紧的面包、饮用水和抗生素,救了自己一命,林志康趁着夜色,走进了香港。



  头几宿林志康在露天公园里度过,然后在一个偏僻的郊区桥下,建了一个隐蔽的窝棚,住了下来。

  安顿下来以后,林志康换上了带过来的干净衣服,步行冒险进入城内,去bbd香港总部,找那个白人范雷。

  在写字楼下等了两天后,林志康终于看到了范雷,开着一辆崭新的凌志越野,同时林志康看到副驾驶上,是那个女孩。



  离开写字楼后,林志康回到天桥下,大哭了一场。

  这次是喜极而泣。



  第二天早上,林志康在破窝棚里醒了过来,突然发现外面站了一个人,是那个女孩。

  女孩冷冷的看着自己,面无表情。

  林志康没想到那个女孩居然在这里出现,目瞪口呆。

  女孩看着林志康,表情复杂,也不说话。

  就这样,两个人僵持着,过了十几秒,女孩突然开口问道:“你能帮我一个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