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当然。。。(犹豫)。。。没有可疑。”

  “你们调查记录显示,陈怡丽所在夜校当夜值班记录及上课登记记录均消失不见,你们是否跟进调查?”

  “是。。。当时曾经引起我们怀疑,那两份记录实际上并不正规,只是两张签到纸。。。可能只是被人随手当无用纸张丢掉。。。而且死者并无在夜校出现,因此我们觉得登记纸意义不大。”

  “陈怡丽没有出现,但凶手却可能在登记名单上!”

  “这只是你猜测。。。就算名单丢失,当日学生出席缺席情况我们仍然作了调查,而任课老师也都出现,正好可以做他们的不在场证明。”

  “陈怡丽离家时说自己要替哥哥登载广告,报社你们去询问了么?”

  “作了询问,可惜没有人承认当天见过死者。而时间上死者很有可能根本没有到报社去。。。因为死者最后约定和朋友见面的地点是六点半在跑马地车站,因此我们相信死者最后失踪地点就是在抛尸地附近,报社当日是否真去对案情均无影响。”

  “纸盒上留下两个手印的人也没有找到了?”

  “没有。”

  “纸盒上没有我当事人指印,现场也找不到陈怡丽指印,而出现的指印你们却又找不到原主。。。这样办案态度是否太过儿戏?对我当事人是否公平?”

  “我觉得没有问题。。。(下面一片哗然)。。。找不到被告和死者指印,正说明凶手犯案后认真清理过相关痕迹,一般来说凶犯在清理指纹时,会倾向把所有地方都仔细擦拭一遍,而不会按照自己记忆触碰过哪些地方去清理现场,因为自己可能遗漏场所,风险实在太大,不过有一种情况,他们会故意遗漏一些痕迹。。。

  就是这些痕迹被发现,反倒对他有利!

  我觉得被告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纸盒上有他本人的指印,我反倒可能怀疑我们抓错了人(突然感到说话困难,好像有痰卡住,刘廷吃惊,连忙咳嗽几下,才又能说话)。。。

  还有你提到的西服为什么留下没被销毁,原因有两个:

  一是凶犯并不知道我们现在侦破科技进步,已经可以查到如此细微证物!这些东西仅凭肉眼很难看到,要我们使用吸尘器和放大镜仔细观察才可。。。不夸张说,现场最后一排有人打个喷嚏,可能我们证物就再也消失不见了!(现场哄堂大笑,刘廷没有笑容)。。。

  二是凶犯心思细腻,他一定想到我们如果怀疑他,必然要调查他当日活动,那么就会照例询问他参加同事聚会情况,会知道他曾经穿过一套正式西服。被告妻子没有工作,自己收入也很微薄,这样一套衣服可能是最昂贵,不可能轻易丢掉,我们如果找不到,反倒说明他有问题,所以他才把这么危险证物留下,被我们警察搜查拿走取证时,他可能反倒并不担心,只是棋差一着。”

  “简直荒谬!试问哪个凶徒会这么冒险?”

  “智商平庸的人自然不会。。。但是被告,聪明细腻极为注意细节,电器铺后面每一样东西摆放都极有秩序,家里录像带,衣物,鞋子用品都按照一定逻辑顺序,这样的人我和心理医师沟通过,

  其秩序性是来自于对细微事物超常观察的能力,是强迫症一种,他遇到是否丢弃西服这类两难问题时,会比常人想到更深一层,这样行为十分合理。“



  第五日休庭。

  舆论对现在案情走向看法分歧很大,

  有人就案件的疑点用阴谋论解读,认为凶手是被冤枉,

  大部分则认为虽然有疑点,但警方都给出合理解释,

  钱伟廉死罪难逃。

  刘廷心情,

  并不好。



  下午时,

  有两个女生突然来报案,

  被转到刘廷这里。

  转过来的原因,

  “我们每日都要乘坐小轮由簸箕湾到观塘上学。曾经在船上出过事情。”

  两个女生普通在校生打扮,

  白色裙子,

  齐肩短发,

  很普通,

  “什么事情?”

  “我们被。。。”

  “骚扰。”

  “具体过程?”

  两个女生互相对望,

  似乎都希望对方说出来。

  “我们是看了这几天报道才鼓起勇气报警,”

  “我们和死者陈怡丽是同一所学校,所以不希望那个被告逍遥法外。”



  录完口供,

  刘廷看她们俩个:“在这上面按一个手印。”

  “你来吧。。。”

  “你来。”

  都不愿意。

  “两个都要按。。。因为你们同时报案。”

  “那是不是说说错话要负责任?”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是73年的事情。。。我们有些担心记错细节。”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两个女生脸色紧张起来。

  “你们两个是同时被骚扰的?”

  “是!”

  “不是!”

  两个人答案不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