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检察官突然打断:“法官大人。。。我这里也有一份材料,上面显示被告在去年四月工作地点不是现在雪糕铺,而是簸箕湾另外一家工厂。。。所以被告是绝对有理由每日乘坐小轮的!。。。而且辩护律师以人身攻击刚刚成年少女的方式进行辩护,实在让人不耻!。。。法官大人,为了更深一步分析被告在骚扰少女犯罪方面的心理动机,接下来我将请警方对被告进行心理分析。”

  刘廷:“就钱伟廉在渡轮上行为,我们请心理学专家进行了评估,

  当人处于性压抑状态时,人会在潜意识里开始具有某种冲动,会对异性性器官产生愤怒。

  钱伟廉用烟头烧裙底行为,裙底正对性器官,烧灼裙底,就是被告性压抑的反应。。。

  在陈亦丽凶杀案中,死者乳头被割掉,耻毛被烧焦,同样属于这种行为。。。“

  检察官:“被告,你和你妻子性生活是否和谐?”

  “。。。”

  律师:“反对!这属于被告隐私!”

  “被告的性生活质量可能直接关系被告杀人动机,法官大人,这个问题十分关键!”

  “被告必须回答检察官问题!”

  “。。。我。。。和妻子有正常性生活。。。”

  “一个礼拜几次?”

  钱伟廉小孩在听证席突然开始哭起来。

  声音尖厉凄惨,

  让人心碎。

  刘廷胸口发堵。

  钱伟廉眼中闪过第一次见到的痛苦神色。

  家人应该是他的底线。。。

  “。。。到底有几次!?回答我问题!”

  “。。。两次。。。”

  “你在撒谎!。。。你小孩现在几岁?”

  “七岁。”

  “我们到你家取证过,你家只有两间木板隔开的卧室。其中一间租给一个应召小姐,另一间则由你、妻子、还有女儿一起居住。。。你从72年开始要兼职两份工,每天都要半夜才能回家,而屋内只有一张大床,三口人都睡在一起,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行房事?难道半夜在隔壁能听到声音,旁边睡者自己儿子的床上?!”

  “我们去旅馆!”

  “钱从哪来?!你根本负担不起。。。更何况你妻子生产后身体肥胖,毫无性魅力!。。。所以最真实的情况,就应该是你们基本没有性生活!

  而被告长相端正,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对女性也有一定吸引力。。。而且能拖动纸箱、以及单手掐死死者,可见体格也极为健壮。。。这样的被告应该是觉得自己有资格享有正常性爱,而预期与现实巨大反差,会更加重被告的愤怒焦虑心理,是不是这样!?

  被告我问你!。。。你隔壁睡得应召女郎,是否对你有足够性诱惑?而你每日在缺少性生活情况下就要强忍,这就是你性焦虑的来源,对性器官愤怒的来源,烧灼女学生裙底,你根本控制不住!。。。陈亦丽来借电话时,你从后面看着她诱人曲线,你的欲望完全冲昏头脑!所以你对她下手!是不是这样!?”

  钱伟廉妻子突然厉声高喊:“你这么辩护!有没有人性!天打雷劈!”

  律师话似乎终于触动钱伟廉,

  钱伟廉突然失控!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压抑!我是正常人!我没有杀人!没有杀人!”

  被告律师:“检察官刚才指控完全站不住脚,所有人应该都能看到,

  被告律师:“检察官刚才指控完全站不住脚,所有人应该都能看到,从第一天庭审开始,被告站在那里,最常望向的地方是哪里?。。。不是我。。。不是法官大人。。。也不是陪审团。。。更不是你这个检察官。。。

  而是,坐在证人席上的,他的妻子!。。。这是他们感情深厚,在这种困难时刻互相信任及互相依赖的最好证据!。。。你说他冷血,可是你注意到他看妻子时,眼睛中流露出的柔软感情么?。。。

  按照刚才刘警官说的话。。。这绝对不是冷血杀手应该具有的特征!。。。你攻击他们性生活,不觉得过分么?!”

  有数名听众高声喊道:“说得好!”

  还有人鼓掌。

  不妙的人心倾向。

  检察官等人群安静下来:“夫妻感情和谐而性生活不谐调例子到处都是。。。长时间互相培养出的亲人般依赖感情很正常,就是你养条狗,看到他受伤遭难也会有感情,难道你和他也有和谐性生活?(下面传出嘘声)。。。

  我知道刚才所举例子会让人在道德和感情倾向上有不适感。。。但我请陪审团注意,你们要判断的是我的结论是否客观,而不是我的结论是否让你们喜欢?!。。。

  一般在家庭中女性经常会为家庭和睦以及对老公感情而忍受自己不喜欢的性生活方式,或者性生活频率,如果现在忍受的换乘了男方呢?是钱伟廉呢?。。。他完全可以一边深爱或者依赖自己老婆,另一方面却因为无法性满足而严重焦虑,甚至焦虑到病态!。。。我认为因为有感情的阻止,被告的性焦虑可能更强烈,更加危险!

  这时候被告突然举手,

  满头大汗,

  呼吸急促,

  法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他。

  “我要发言。”

  “你要说什么?”

  “我感到很不舒服。。。”

  “身体?用不用看医生或者检察?”

  “不是。。。是这里的气氛。。。你们不觉得不对劲么?。。。我明明没有杀人。。。这里却好像有人要害我!?”

  “什么人?”

  “不。。。不是人。。。”

  突然开始慢慢的抬头,看天棚顶的吊灯,

  眼神极度神经质。

  其他人立即也都抬头。

  巨大的水晶灯,

  华贵,

  却没有什么异常。

  “被告!你在看什么?”

  “我明白了。。。是老天爷。。。是老天爷要害我!”

  辩护律师:“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检察官:“杨律师(辩护律师),你是不是看到案件没有机会,就安排证人演戏装疯?!”

  刘廷熟悉这个辩护律师,

  甚至是敬重,

  一个绝对有操守的人,

  刘廷少有的有好感的律师。

  多次交手留下的知觉,少有的正气,以及对刘廷他们的不屑和鄙视,带来的好感。

  他绝对不会用装疯这种卑鄙手段,让钱伟廉脱罪。



  前一天,杨律师曾经和钱伟廉有一段对话。

  “律师,我无罪释放希望有多大?”

  “还不好说。。。你到现在,能不能对我讲出当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我没有杀人。”

  “那你怎么解释你在那里,在现场?!”

  “。。。”

  “这个问题我反复问你无数次,你如果指控成立,就将判终身监禁,甚至死刑。。。或者你承认误杀,我有把握让你刑期减少到甚至只有两年!。。。怎么样?”

  “我没有杀人!”

  “你只会说这一句么?。。。到这种时候,你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

  “。。。有些事情和我相关。。。我只能说这么多。。。但我确实没有做过。。。我能告诉你的也都已经告诉你。。。”

  钱伟廉眼神异常真诚,

  毫无畏惧对视杨律师,

  杨律师感觉自己,

  几乎已经完全相信钱伟廉。



  回到法庭,钱伟廉盯着顶棚的吊灯,

  好半天后,说道:“我说是老天爷在害我。。。是有根据的。”

  “什么根据?”

  “13巧合。”

  “你说详细点?!”

  钱伟廉嘴唇开始颤抖,眼神跳跃,脸部肌肉不规律抽搐,

  “泄露秘密,会不会遭到报应?”

  刘廷注意到辩护律师也用吃惊眼神看着钱伟廉,

  辩护律师也不知道钱伟廉要说什么。

  “你们看那个纸盒。。。纸盒底你们注意了么?编号是13。。。该尸体的报纸。。。是第十三版。。。我在当天收工下班的时间,我当时奇怪的看了一眼墙上石英钟,是11点13分。。。今天几号?13号。。。你再看现在时间。。。是上午10点13分。。。”

  所有人面面相觑,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检察官:“刚才被告的话,正好证明了他超凡的细节观察能力。。。超越常人!。。。绝对客观,没有感情波动的冷血性!”

  “你注意不到被告现在情绪不稳么?这就是你说的冷血性!?。。。你们一直在努力证明我的当事人具备杀手的特质,却故意忽略能证明他杀人的直接客观证据!”

  “纸条,衣服纤维,还有电线胶,纸盒还不够么?!”

  “那些能证明就是我当事人亲手杀人么?!。。。外面舆论一面倒用所谓公议、愤怒、还有带着科学面具的猜测已经判我当事人死刑,你们在法庭内就借用这点,操纵舆论,实在有违法的精神!”

  “被告拒不认罪,科学证据是唯一能给死者讨回公道的手段!”

  “我看未必。。。我可以举个例子证明你们所谓科学之荒谬。。。比如我今天与你握手,根据你们观点,自然刘廷手上会粘有我细胞皮屑等痕迹。。。然后你回家与你老婆亲热,是否你老婆私处身体上,就会留下我的痕迹?。。。”

  现场哗然。

  “如果这时候你老婆不幸遇害,是否这个证据就能证明我是杀人凶手?而且是出于性目的杀人?!”

  现场哄堂大笑。

  “被告案件,不可以这么类比。。。性质完全不同!”

  “我就问你刚才我举的例子,是否有这种可能性?!你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检察官回头看刘廷。

  刘廷和身边鉴证科主任沟通后,

  站起来:“。。。可能性不能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