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现场哗然。。。

  辩护律师:“我并不否认当夜死者尸体确实在工作间出现过,但我认为合理解释,在后半夜我当事人下班离开后,有人潜入工作间处理尸体,并在抹去大部分罪证同时,却故意留下报纸(工作间有除第十三版外剩余所有报纸)、纸屑、电工胶、衣服纤维、以及箱子上两个手印这些稍微用心,就决不可能忽略的罪证,目的是诱骗警方怀疑我当事人。。。

  我再说最后两个疑点,

  一个是如果真如同警方所说,是我当事人在午夜12点前将纸盒拖动到马路中央,就算拖动时没有被人发现,可那条马路为繁华干道,怎么可能这么恐怖的纸盒竟然一直没有被过路的人发现?

  还有死者打电话才与我当事人碰面的假设,我前几日又到现场去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昨夜我睡不着觉,就在12点驱车再到案发现场,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两个水果档口!一左一右,就在雪糕店旁边。。。”

  检察官:“你不是说水果档口也要营业到凌晨作钱伟廉的不在场证人吧?”

  “当然不是。。。两个档口营业时间都是到晚上9点30分。。。但我发现的问题是,这两个档口都有电话可用,而且标志明显。。。试问死者不论从什么方向过来,要用电话,为什么不去这两个档口,而是非要走进根本没有标明有电话的雪糕店里面?还要跟着我当事人穿过营业室,走上楼梯,直到二楼阁楼的工作间里,在我当事人的注视下,在那个封闭的环境里拨打电话?!

  任何一个稍微有安全意识的女孩。。。恐怕都绝对不会这么粗心大意!”



  第七日休庭。

  刘廷买了几份报纸,又收听广播,

  大部分评论都认为钱伟廉会被判有罪,

  也有报纸为钱伟廉喊冤,

  新的,

  以前从未有过的舆论动向。



  明日宣判,

  结果会如何?



  第八日。

  钱伟廉头发仍然一丝不苟,

  表情严肃,

  眼眶深陷,

  显然休息不好。

  如果钱伟廉被判入狱有罪,

  这样的性犯罪犯人,

  在监狱里将过的极为艰难。

  如果他真是冤枉的呢?

  刘廷发现自己内心也有动摇。

  虽然刘廷的经验和理智告诉自己,

  虽然有诸多疑点,

  但钱伟廉是真正杀人犯的概率极高。



  法官:“陪审团,有结论么?”

  陪审团五男二女,

  其中一中年女人站起来:“已经有了,法官大人。。。经过我们详细商讨和投标表决,以五人赞成二人反对的结果,裁定被告。。。”


  刘廷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谋杀罪名成立!”

  立即有人站起来欢呼,

  检察官转过身和刘廷握手。

  突然脑后遭到了一下重击!

  刘廷立即回头,

  是钱伟廉的小儿子,

  手里拿着一块石头,

  又向刘廷撇过来!

  刘廷闪身躲过去,

  男孩不属于他年龄恶毒怨恨的延伸,

  让刘廷心惊。

  钱伟廉妻子根本没有发现儿子的举动,

  正在尖声叫喊:“伟廉!我会给你上诉!我相信你!”

  钱伟廉表情平静,有些呆滞麻木的回头看自己的妻子,

  突然,

  一滴泪水自眼眶中流出,

  滑过面颊,

  嘴里仍然念念有词:“我没有杀人。”



  后来的事情及钱伟廉、刘廷的结局:



  钱伟廉妻子倾家荡产又为他一路上诉,

  最后官司打到英国伦敦高院,

  结果始终是:维持原判。



  随着时间推移,

  香港各界对案件的看法及猜测始终没有平息,

  刘廷作为案件经办人,无数身边人都问过刘廷看法,

  钱伟廉是否冤枉。

  刘廷的答案始终是:“在法庭上,是。”

  有人认为刘廷打官腔,

  有人认为刘廷话里有话。

  其实刘廷真实的答案,

  是自己也无法做出让自己确定信服的结论。



  1975年,

  刘廷漠然地坐在电视机前,

  看着新闻,

  “香港警察抗议廉政公署大游行”。

  刘廷新婚妻子,

  黄依曼,

  满头大汗,

  屋子一片狼藉,

  正在紧张的收拾东西。

  “船联系好了么?”

  “。。。”

  刘廷完全没有反应。

  “我问你船联系好了么?”

  刘廷不耐烦:“你担心什么?!。。。抓也是抓我!”

  “你进去,我怎么办?!”

  “。。。我给你留了一笔钱,有3万块。”

  “钱?从去年开始,不是已经没有月利了么?”

  “钱伟廉案子你记得么?伦敦高院办结后,我户口有人存进来的。”

  “谁?真正的凶手?”

  “我不知道。。。”

  “你没查过?”

  “。。。为什么要查?”

  “是谁的钱你也不知,存钱进来的人不是很傻?”

  “他们是要用这笔钱买一个保障,让我对案件调查过程永远封口。。。”

  刘廷看着黄曼依,

  “你和陈怡丽真像。。。”

  “你有病!。。。你娶我是不是这个原因?”

  “我办过那么多案子,为什么会对这个特别有感觉呢?”

  刘廷转头看在阳台上的纸盒箱子,

  “你不会又想让我躺在里面?。。。你这个变态!”

  刘廷呼吸急促,

  突然站起来,一把拉住黄曼依,

  黄曼依毫不示弱,

  反手就给刘廷一个耳光!

  啪!

  刘廷脸上立即火烧一样疼痛!

  “你以为我还怕你!。。。外强中干。。。”

  刘廷捂了捂脸,突然傻笑起来,

  然后一把搂过黄曼依,

  两个人开始接吻,

  “我东西还没收拾完。。。”

  “陈怡丽。。。陈怡丽。。。”

  突然电话响起来,

  “你又提他的名字!我是黄曼依!不是她的替代品!”

  刘廷静止在原地,

  沉默了一阵,

  黄曼依眼神中闪过恐惧,

  刘廷拿起电话:“喂。”

  “头!好消息!我们不用逃了。”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