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我们大罢工发动两天了,到处都乱成一片,廉政公署这次麻烦了。港督刚刚批准特赦立即生效,只要是今天之前没有被调查的罪行,都一概获得豁免。”

  “。。。”

  刘廷沉默了一阵,开始冷笑。。。



  半个小时后,刘廷回到警局,

  到处一片狼藉,

  好像被洗劫一样。

  有点世界末日的感觉。

  刘廷从楼梯走到4楼第三间办公室,

  自己的房间,

  把门关上,

  反锁。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刘廷没有开灯。

  外面游行队伍已经回来,高声喊口号,

  人群极为兴奋。

  刘廷把椅子挪到中间,

  踩上去,

  抬手把盖板打开,

  上面灯架后面,

  是空调的出风口,

  刘廷把胳膊伸进去,

  反复摸索,

  找到一个塑料文件袋。

  这是自己的后路,

  护身符,

  里面有重要案件的审讯记录,

  伪造证据的清单,

  刑讯逼供的时间地点对象,

  自己了解的上级、下属的收受贿落名单,

  还有一些重要案件的未经修改的本来应该已经销毁的原始档案。

  刘廷下来,

  仔细拍掉上面的灰尘。

  打开塑料袋,

  随便抽出一张资料来,

  是陈怡丽的尸检照片。



  自己当年为何会对陈怡丽念念不忘?

  因为刘廷。。。

  心里有鬼。

  因为背后的一些事情。



  刘廷认识自己老婆前一天白天,

  接到一个电话:“你是案件的负责人?”

  “你是什么人?”

  “我不会吐露我的身份,但我知道一些内情。。。”

  “什么内情?”

  “有些人希望案件不要调查那么详细,对不对?你受到上级的压力,还有金钱收买。而你现在调查的怀疑对象,包括死者的哥哥、男友、还有她的什么好朋友,都不是凶手。。。”

  “那是谁?”

  “在夜校念书的人,有人具有背景,看中了陈怡丽,陈怡丽长的蛮漂亮的。。。你知道吧?”

  “我只看过尸检照片。”

  “所以你们忽略了她对男人的吸引力。。。夜校的点名册消失,你们警局也被打招呼,是有人不希望受到牵连。”

  “那个人是谁?”

  “你能顶住压力调查么?如果你查下去,恐怕会有麻烦,或者你接着调查那个你们抓住的替死鬼。”

  “你能确定那个男人就是凶手?”

  “我只是知道我刚才告诉你们的事情,知道他们在努力隐瞒那个男人的存在,是不是他杀得。。。我不知道。”

  “既然不确定,你为什么还要打这个电话?”

  “调查案子不是你们警方的责任么?。。。我能获得这些信息,又正好我看不惯。。。”

  电话说到这里挂断。



  这个电话后,

  刘廷确信自己在办理一个冤案,

  自己在经济上同流合污后,

  放掉杀人犯,让另一个人顶罪,

  让自己在精神上,道德操守上,

  也彻底沦陷。

  本来刘廷还可以安慰自己,

  钱伟廉毕竟是有可能杀人的。



  可是现在呢?,

  这就是一个冤案!

  钱伟廉会被自己毁掉一生,

  也会让陈怡丽死不瞑目。。。

  她已经死得好悲惨!



  但让刘廷迷惑不解的是,

  钱伟廉的表现,

  还有那些现场证供,

  刘廷较尽脑汁仔细研究,

  最合理可靠的解释,

  就是:钱伟廉是杀人凶手!

  那些在法庭上自己的辩论,

  关于指控钱伟廉杀人的部分,

  刘廷只是按照事实陈述分析,

  是那么的确凿以及合理,

  按照刘廷的经验,这除了证明钱伟廉真的是凶手外,

  难道都用巧合和意外来解释?!



  信息推理的矛盾,让刘廷焦虑。



  判决下来后,

  刘廷利用自己私人时间又调查过一些情况。

  首先是夜校的学生。

  陈怡丽出事后,

  有三个人从夜校退学,

  一个女生,

  一个是陈怡丽的好友,那个曾经失踪后在山上被陈怡丽哥哥塞到纸盒箱子里的贾思齐,

  还有一个男生叫郑荣秋,

  郑荣秋曾经追求过陈怡丽!

  刘廷找到郑荣秋,

  郑荣秋惊慌不已,

  “你认识我?”

  “陈怡丽案子的负责人。。。我在电视上演的法庭辩论里看到过。”

  “你为什么退学?心里有鬼?”

  “不是我心里有鬼,是我有些害怕。”

  “为什么?”

  “。。。”

  “有别人要害你?因为你知道内情?”

  “你相信我不是凶手?!”

  “凶手应该是有背景有势力的人物。”

  刘廷看着郑荣秋住的破旧廉租房,

  “你显然不具备条件。。。”

  郑荣秋沉默。

  “是什么人?”

  继续沉默。

  “案件已经过去一年。。。你去看过陈怡丽么?”

  “去她的墓?”

  “我猜你没有。。。你不敢。。。你怕她知道你这么泯灭良心,包庇凶手,会让她在阴间,都不肯放过你!”

  郑荣秋头低下去,

  沉默。。。

  沉默。。。

  突然眼眶湿润,

  开始流泪。。。

  “我是因为她转学。。。我怕留在那个班级,而且我受到了外部的压力。。。其他人的压力。”

  “什么人?”

  “另一个追求者。”

  “陈怡丽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有这么多追求者。。。她是在主动到处留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