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不!。。。不是。。。陈怡丽是好女孩。。。很单纯。。。没有那样的事情,绝对没有。。。我就是喜欢她这点。。。”

  “你行动过么?”

  “没有。。。只是有时候会故意接近她。。。问问题什么的。。。”

  “她对你态度呢?”

  “一般。。。稍稍有点躲避,她应该知道我对她有好感。。。有一次下课,我想问她放学后要不要一起走。。。她很尴尬的笑,然后突然回头说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了。。。我回头,看到一个比我们年龄大一些的男孩站在外面。。。看打扮应该已经不读书,带着茶色玻璃的眼镜。。。警惕的看我,然后嬉皮笑脸的迎接陈怡丽。”

  “你对那男孩印象不好?”

  厌恶的神色:“对。。。很油滑的感觉,应该已经不再念书,在社会上混。。。绝对配不上陈怡丽。。。等我出去时候,看到陈怡丽、她男友,上了一辆车,”

  “什么车?”

  “敞篷奔驰。。。”

  “她男朋友的?”

  “不是。。。是我们一个同学的。。。在课堂上我从来没有看到陈怡丽和那个同学有接触。。。没想到他们互相认识。。。”

  “他的身分?”

  “我不了解。。。”

  “名字?”

  “。。。你是正式调查么?案子不是已经判了么?”

  “。。。”

  “如果是私下的。。。我不能告诉你。。。我不想当信息来源。”

  “可是你已经说了很多。”

  “我只看到他们在一起那一次,那个同学在车上看到了我。。。后来陈怡丽出事后,有陌生人找到我,希望我不要乱说话。。。特别是关于陈怡丽的社会关系。。。那个人没有指明是要帮助那个同学。。。但我反复回想过无数次,除了那个人以外,别人不具备这个能力。。。”

  “只是你看到过他们坐一辆车,而且陈怡丽男朋友也在场,只凭这一点,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郑荣秋脸色变得灰暗:“陈怡丽在车上的表情我还记得。。。很不情愿。。。而且陈怡丽的死亡方式以及那个人的特征。。。还有关于他的小道消息,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他什么特征?”

  郑荣秋摇头:“你自己去查吧。。。其实我仔细想过,就因为这些原因就说他是凶手,是否公平。。。我真的无法确认,也许他只是为了避嫌。。。因为如果你们警方查到他的头上,那绝对是爆炸性的丑闻。。。特别是廉政公署也在一直找你们麻烦。。。我虽然只是一个学生,也绝对确信你们不会秉公办理。。。不过说实话。。。你在宣判后,仍然在调查这个案子。。。让我很意外。”

  “你已经说了很多。。。”

  “我想解脱。。。我拿到了一万块钱封口费。。。看到钱的时候。。。我很犹豫,不过还是拿了。。。那么多钱。。。但是我后来。。。感到越来越痛苦。。。我觉得我性格很现实。。。不过今天是不是做得有点理想主义?。。。”

  郑荣秋沉默了一阵后:“你能替我保密么?不要告诉其他人是我说出来的。。。我怕被报复。”



  那个男孩的特征?

  什么特征?会让人立即联想到陈怡丽的死?

  那么他找人封口,

  是为了逃脱惩罚?

  还是为了避免无端的联想?



  刘廷找到陈怡丽男朋友。

  “陈怡丽还活着时,你有没有一个朋友开奔驰敞篷车?”

  “。。。案子结束了。。。我没必要配合你调查吧?”

  很油滑的,在社会上打滚的人。

  陈怡丽这样女孩被这样的人追到手,

  最后导致悲剧,

  在刘廷的案子中很常见。

  “或者我换个问题。。。陈怡丽死后,你、陈怡丽的哥哥、还有贾思齐失踪了两天,去做什么了?!”

  这个人脸色立即变了,

  “我们上山去拜祭陈怡丽。”

  “为什么在山上?!”

  “陈怡丽的大哥说的。”

  “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非要在山上拜祭!?”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他家的习俗?也是是什么原因。。。”

  “贾思齐为什么被塞到纸盒里了?!你身上还有伤。。。是陈怡丽大哥怀疑你们两个,惩罚你么?!”

  “不是他。。。是。。。”

  陈怡丽男友突然停住,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刘廷眼前一亮:“还有第四个人!?”

  “没。。。没有。”

  “是不是有些什么怪异的特征?!”

  “你知道了?!”

  “陈怡丽死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现场?!”

  “不。。。我不知道。”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

  “她的死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完全不知情。”

  “让我猜一猜。。。既然你到山顶受到了惩罚,也就是有人认为你可能是杀人凶手。。。或者是帮凶。。。他们这么认为的理由。。。就是陈怡丽死亡前,曾经见过你!?”

  陈怡丽男友浑身颤抖,脸色完全暗淡下去。。。

  “她从家离开的时候,我就等在楼下。。。她马上要过生日,我答应给她买一个东西。。。一块手表。。。但我没有钱。。。我有一个赚钱的方法,就告诉她了。”

  “什么办法?”

  “让她陪那个人。。。那个人和我谈好了,只要陈怡丽能陪他吃晚饭,然后上学后能坐在一起,就给我500块钱。”

  “你让你女朋友赚钱,让她把钱给你,给她买生日礼物?!”

  “警官。。。说出去难听。。。不过我这样人你也常接触。。。我们就这么生存。。。”

  “骗女孩子上床?!”

  “我没有和她发生过那种事情!”

  陈怡丽尸检结果是处女。

  刘廷沉默:“你还隐瞒了什么?!。。。陈怡丽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赚那么多钱。”

  “。。。还有。。。还有。。。”

  “陪他上床?!把你女朋友给卖了?!陈怡丽不从,所以就把陈怡丽给杀了?!”

  “不!。。。不是。。。不可能,他不可能。。。”

  陈怡丽是处女,

  “他没有性能力?!”

  “不。。。他有。。。”

  “那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

  刘廷震惊。。。

  这就是他的特征?

  “你他妈还是人么?!”

  “我以为陈怡丽不会有危险。。。”

  “所以陈怡丽哥哥把你们都找上山,让你们说谁是凶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

  “找我们上山的。。。不是陈怡丽哥哥,而是。。。而是那个人。”

  “他叫什么?!”

  “我不敢说。。。说了我会有生命危险。”

  “他杀人,他召集你们上山?!”

  “他不是那么说的。。。。他说那天陈怡丽上了他的车后,知道他的要求怎么也不干,没办法,他就在跑马地把陈怡丽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