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仿佛已经看到曙光,

  刘廷再去夜校,调取前一年的学生档案,

  陈怡丽所在的班级登记人数是28名,

  实际却只有25个学生档案。

  学校给的解释是登记人数只是报名数,

  学生档案人数才是准确的,

  如果刘廷不信,也可以查询其他班级,也有类似情况。

  陈怡丽、贾思齐档案都在里面。

  但男生里面,没有具有那两个特征的人。



  刘廷找寻贾思齐,

  贾思齐和陈怡丽男友一样,拒绝提供任何那个人的信息。

  刘廷想把自己的怀疑和推测说出来,

  劝说贾思齐帮助自己,

  但最后还是放弃。。。



  还有一条可以利用的线索,

  就是陈怡丽的哥哥,

  他也上过山顶,

  也知道那个人的真实身份。

  刘廷找到他家,

  住户已经换了。

  新房客:“他们家女儿死了后,全家移民了。去了加拿大。”

  功亏一篑!



  调查到这里时,廉政公署开始因腐败问题打击警队,

  身边同事一个一个被抓去调查,

  刘廷开始考虑是否移民(逃亡)到加拿大或者台湾,

  不知是否巧合,

  案件发生一周年时,

  刘廷和老婆以度假的名义离开香港,到加拿大看看环境,

  下最后的决心。

  但第二天早上,

  黄曼依起床就发现刘廷不见了。



  温哥华的12月大雪纷飞,

  伯伦港地区比想象中更安静,冰冷,

  天空阴云密布,

  风吹在脸上,

  能让人心平静,

  空气也仿佛镇定剂,

  刘廷呼着白气,

  下出租,

  四十三区322号别墅,

  刘廷去按门铃。

  叮。。。叮。。。

  没有人应答。

  再按。

  “你找谁?”

  突然后面有人用英语问到。

  刘廷立即回头,

  看到一个陌生男人,

  “请问。。。”

  刘廷说到这里,

  声音立即停止!

  心脏狂跳不止,

  那个人两只手都露在外面,

  刘廷知道,

  这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人脸抽动了一下,

  似乎发现刘廷不对劲的地方。

  刘廷表情已经恢复正常,

  “我是香港来的,来看看以前的朋友,他们家是姓陈么?”

  “对。。。”

  这个人应该通过电视,看到过自己的脸吧?

  在审案的时候。。。

  如果他是凶手。。。

  他应该能感到自己对他的威胁。

  “他们一家去休假了。”

  “你也是香港人?”

  疑惑的点头,指身后的房子:“。。。住在对面的邻居,您怎么称呼?!”

  “刘廷。”

  对方没有额外认出自己的任何表示,过来和刘廷握手:“幸会。。。在这里看到香港人真不容易。”

  他的左手萎缩,好像鸡的爪子,

  皮包骨头,

  右手握住刘廷,

  异常有力量,

  异常有力量,

  异常有力量。

  陈怡丽尸体脖子上,右手单手的勒痕。

  握了几秒钟,

  时间不自然的长,

  然后松开。

  刘廷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长时间办案后,身体感觉到危险时候的本能反应。

  “看来你只能改天再来。。。”

  “他家有电话么?”

  “我不能告诉你。。。抱歉。。。不过你可以记下我的。有事情在这边。。。我可以帮忙。。。在这里华人圈子我还有点影响力,有事请可以帮你。。。你是警察么?”

  刘廷神经一跳:“你怎么知道?我们见过?”

  “你的眼神,还有你手指头上的硬茧,是持枪留下来的。。。我们应该见过面么?”

  “见过我不是什么好事情。。。你看起来象是守法公民。。。我和他们好久没见了,他家我记得有一个小女孩,现在应该张得很大了吧?要17、8岁?”

  “叫陈怡丽。。。去年死了。。。(表情严肃)。。。被人杀了后,塞到了纸盒里。。。你是香港警察,不知道这个案子?”

  刘廷开始撒谎:“我已经离开警队三年。。。跑马地纸盒藏尸案就是她?”

  “对。。。就是她。”

  那个人下意思握紧拳头。。。

  脸上带着厌恶和愤怒,

  自己的试探开始有效果,

  “你叫什么名字?”

  “。。。黎永丰。”



  离开那里后,

  刘廷找了间咖啡馆,打电话回香港让下属查他的资料。

  黎永丰刚才穿着运动服跑鞋,应该正在跑步健身,

  身体健壮,细长眼睛,

  头发有些稀疏细俑发黄,

  蓬乱,

  警惕凶狠的眼神,

  那只反差极大的左手,

  萎缩的左手,

  就那么露在外面。

  电话响了,

  刘廷拿起来,

  “怎么样?查到了么?”

  “刘廷!”是大头的声音,“你到加拿大干什么?!”

  “查那个案子。”

  “。。。它不是凶手。。。你也收过钱,立即回来。”

  “告诉我他的身分?!”

  “是你惹不起的人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凶手?!你说服我我就回去。”

  “你再讲条件么?。。。他的车在案发那天出过车祸,醉酒驾驶,撞死了一个人,车上还有一个小姐,之前他和陈怡丽接触过,所以他父亲付了我们封口费。。。他一直在警局,他没有可能作案。。。”

  “警局什么都可以作假,我怎么信你?”

  “你何必这么执着。。。你取了一个和陈怡丽一样的老婆我就很不舒服了刘廷,要是没有我保护你,你早就被廉署抓起来!。。。我说的都是实话,要是不信,你自己回来后再去查。。。”

  “。。。我过来,是看看这边的环境。。。发现他只是意外。。。好吧。我停止调查。”

  “。。。这样最好。。。”

  挂断电话,

  刘廷坐回到位置上。

  窗子斜对面能看到黎永丰的家,

  两个小时后,上午10点,

  黎永丰穿着休闲装出来,

  上了奔驰跑车,

  引擎轰鸣,

  车子开走。

  刘廷立即离开咖啡馆,

  刚才大头的解释,

  刘廷确实不信,

  哪有这么巧合?!

  黎永丰会出车祸?

  刘廷走到门口,

  敲门,

  咚咚咚!

  “有人么?!”

  咚咚咚!

  没有人应答。

  屋子里是空的。

  刘廷四面看看街上,

  走下去,沿着墙走到后院,

  一扇一扇推窗子,

  打开了!

  刘廷翻了进去,

  直接到二楼卧室。

  里面应该只有黎永丰一个人居住,

  如果黎永丰是凶手的话,

  他的第二个特征,

  在他的卧室里,

  会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