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一楼整理得一丝不苟,

  桌子与四面墙壁完全垂直,

  四把椅子距离桌子距离完全相等,

  整齐的刀叉摆放,

  拉门两边的开启角度都完全对称,

  过渡的整洁带来的病态感。

  黎永丰刚才的衣着也异常平整,

  两边的鞋带完全对称,

  这并不是追求完美,

  而是非完美会给这样的人带来焦虑和痛苦,

  一种危险的病态心理状态,

  可能是他残疾的左手带来的无休止的挫折感和补偿心理,

  或者他那个怪异邪恶的天生外表。

  刘廷曾记得有人问过自己:“长得如恶魔是否会导致恶魔?”

  刘廷当时的回答是:“也许因果关系完全相反。。。”

  对了他刚才的头发乱糟糟怎么解释?

  是运动时风吹乱的,

  他在和自己交流时

  一排一排的照片,

  和他前警队告官父亲,

  以及英国籍母亲的合影,

  原来是***的儿子。

  好多答案一下子解开。

  室内没有女人的。。。

  任何物品。。。

  没有正常的女性交往?

  没有正常的性生活?

  是否陈怡丽案件对他的冲击,

  带来的后遗症?



  上楼梯,

  木质楼梯纤尘不染,

  刘廷能想象到黎永丰仔细擦拭楼梯把手到病态的细致度,

  刘廷不舒服。

  二楼一间是书房,

  门敞开,

  一样的秩序感,

  另一边的房间,

  推开来,

  门锁住了,

  自己独居的卧室要锁门,

  他如果是凶手的话,

  为什么要在自己杀死陈怡丽后,

  却又召集所有当事人,

  到山顶私自审讯呢?

  不是为了追查真凶。。。

  也不是故意做出姿态欺骗别人掩饰自己的罪行,

  而是一种愤怒,

  一种对自己的自我厌恶和自我愤怒!

  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宣泄情绪。。。

  也许在山顶上,他也要自残。

  陈怡丽家人在香港住条件最差的公屋,

  到这里来却能住在富人区。。。

  黎永丰不可能直接资助陈怡丽家人,

  陈怡丽哥哥的性格钢硬,

  不可能接受,

  但如果是以朋友的身份,

  通过投资或者高薪的职位为她家谋取福利呢?

  是黎永丰在赎罪么?

  还是黎永丰仍然摆脱不了对陈怡丽的那种病态迷恋?

  特别是在自己亲手杀死陈怡丽的情况下?!

  那种永生难忘的强烈刺激!

  任何强烈的刺激,

  就算是痛苦,

  也会给人带来快感,

  这是人进化的结果,

  没有情绪化的人无法在艰难的环境下取得生存优势,

  但这样的人,

  在现在的社会,

  却成为病态的精神异常者,



  刘廷撬开门锁,

  推开来,

  看了看四周,

  突然感到浑身发抖。。。


  左边、右边墙上,

  分别挂着大幅陈怡丽的照片,

  陈怡丽没有看取景器,

  一张半身像没有表情,背景是教室,

  一张在笑,全身像,背景是操场。

  应该都是偷拍的。

  床上被子乱成一团,

  扔着一条丝袜,

  上面有精斑的痕迹,

  旁边的写字台上摆着一排照片,

  全部是陈怡丽。

  全部是陈怡丽!

  玻璃板下面压着案件报道的剪报,

  其中一个庭审照片上,

  有刘廷的照片!

  他认识自己。。。

  卧室里全都不见外面的秩序感,

  这里是只有黎永丰才独享的空间,

  赤裸裸暴露内心欲望,

  毫不掩饰!

  房门慢慢自己关上了,

  咔嗒一声锁响。

  刘廷突然感到背后有人看着自己!

  立即回头!

  不是人。。。

  是一张画像!

  抽象扭曲的,

  和尸体照片一样的裸体陈怡丽,

  躺在纸盒里,

  双乳被割去,

  脖子上五个手指印!

  眼睛睁得大大的!

  眼睛睁得大大的!

  好像圆球一样,

  巨大的眼白,

  充满了扭曲的欲望,

  和死亡的恐惧!

  嘴角咧开,

  好像在享受的微笑!

  极度变态的画像!

  黎永丰心中陈怡丽死亡景象的心理投射!

  床单下有东西垂下,

  刘廷过去掀开被子,

  下面压着的,全都是女人的东西,

  内衣裤、丝袜、束胸。。。

  陈怡丽男友对自己说过的话:“他并不真的想和陈怡丽性交,他对进入女人身体没有兴趣。。。他最大的兴趣,就是要女人躺在他旁边,穿着内衣裤,丝袜,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像洋娃娃,或者死人一样一动不动,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用女人的衣物自己完成高潮,而女人一点具有生命表现的动作,就会让他气急败坏。。。”

  陈怡丽或者被强迫,或者真心为了自己男友(为男友接受别人的性行为,这种案件很常见),或者金钱或其它什么原因,真的在黎永丰那里帮助黎永丰,做一个道具。

  但却违抗或者只是简单的动弹一下,

  黎永丰失去控制,向陈怡丽下手!

  用自己唯一的超级有力量的右手!

  然后割掉双乳,再更兴奋的状态下完成性行为,

  之后转移尸体,丢弃在雪糕铺前面,再嫁祸给钱伟廉。

  “你在干什么?!”

  阴冷的声音,

  刘廷心脏急速跳动!

  立即回头!

  黎永丰站在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