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陈怡丽尸体的性虐特征,

  被困在狭小空间、年龄反差、

  以及纯洁感和变态暴力犯罪的反差,

  勾引起刘廷潜在的欲望和暴力性,

  渴望放纵,释放压力,

  并不是为主持正义。

  后来的栽赃和宣判钱伟廉,还有自己一直在劝说自己放弃,

  却最终娶回家里的黄曼依,

  加重了陈怡丽对自己的折磨。

  这是让刘廷厌恶的,

  自身的那部分。

  也是刘廷拼命查案的原因,

  理智想带给自己平衡,

  同时避免自己越陷越深。

  刘廷没有回答黎永丰的问题。

  黎永丰说得没错。。。

  回头,

  看向窗外,

  正好对向陈怡丽家人的别墅!

  桌旁边有望远镜,

  “陈怡丽死了,你仍然放不过他们家?怕他们发现真相?还是有什么变态欲望?!”

  “和他们家人联系的近一点,会让我感觉和陈怡丽仍然亲密。。。这是一种习惯。。。”

  这是什么样的答案?!

  没有必要再问。。。

  回到香港,

  找寻证据,

  把黎永丰绳之于法,

  也许这样,

  自己也可以彻底解脱,

  摆脱自己厌恶的,

  自己的那一部分!



  刘廷沉默,

  转身要离开,

  走到黎永丰身边,

  从他的身边经过时,

  刘廷尽量镇定,

  对方会不会对自己下手?!

  黎永丰身体在颤抖,

  在这里杀了自己?

  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到这里,

  会和黎永丰见面。

  已经走到她的身后,

  黎永丰在盯着自己的背影,

  刘廷感到紧张,

  自己是一个凶狠的人,

  不择手段,

  但对方,

  是天生能为自己欲望,

  杀人的人!

  背后那种冷血的目光,

  让刘廷心底颤抖。。。



  出卧室了,

  对方没有袭击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

  刘廷仍然和妻子照常度假,

  有时候对妻子很迷恋,

  有时候,又很厌恶。

  黄曼依理解不了刘廷的情绪变化,

  只是以为单纯的喜怒无常,

  并不知道刘廷背后的深层心理原因。

  同时刘廷,

  又总觉得黎永丰在附近,

  一直在观察监视着自己。

  是自己疑神疑鬼?



  回到香港后,

  刘廷立即私下去查找车祸记录,

  现场照片是hkj1奔驰敞篷跑车与一辆丰田箱式货车侧面相撞,

  事发地点是咸宁道与皇后大道交汇处,

  事故鉴定结果箱式货车刹车漏油导致失灵,而奔驰车司机黎永丰当时处置措施不当,

  刹车后先向左侧打方向躲避,

  之后发掘车祸不可避免又向右侧急转,

  结果车右前侧撞到货车正前方,

  副驾驶乘客为丽珠夜总会陪酒小姐赵一平,英文名kiki。

  kiki在碰撞瞬间被抛出车外,

  头部擦伤,

  膝盖和小腿被甩撞到货车左前侧,

  导致膝盖粉碎骨折,小腿骨折,之后留下坡脚毛病。

  货车油箱被撞破起火,

  两辆车均被烧毁。

  货车驾驶员被当场烧死。

  有现场照片,但是是在白天拍摄的,

  没有夜间照片?

  能看到火车司机烧干挣扎后扭曲的尸体。

  可以想象到当时司机被卡住活活烧死的痛苦。

  但唯一行动能力没有丧失的黎永丰,

  撞车后却逃离了现场!

  没有对那两个人施救!

  kiki昏迷,

  之后黎永丰没有受到惩处,

  货车司机黎永丰赔付8万港币,

  (货车司机肇事,为什么要赔偿?)

  kiki赔偿结果不明,

  现在下落不明。



  要想检举黎永丰,

  就要在这个车祸上发现破绽,

  可能有两个,

  一是车祸是否是伪造的?

  如果不是伪造的,

  那么就是车祸的发生时间,是否真实?



  刘廷推测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

  黎永丰杀掉陈怡丽抛尸后,

  可能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据,

  也可能是因为慌乱或什么原因,

  故意制造车祸,

  这样的案例,

  警局经常使用。

  因为是意外事故,

  受害者没有凶杀案那样的潜在仇恨,

  容易被钱收买。



  货车司机已经死亡,

  刘廷很快找到了瘸腿的kiki。

  住在一个普通破旧公屋里。

  屋内整洁,

  kiki画着淡妆,

  大眼睛分外有神,

  波光流动,

  是个让人难忘的带一些清纯感觉的女人。

  走路时明显不平衡,

  身体摆动有些艰难,

  让刘廷看了心里难受。

  “不要说同情我的话。。。你要查什么?赶快说。”

  “你现在靠什么生活?”

  “当然不是陪男人睡觉!”

  屋内看不到男人存在的痕迹。

  “你单身?”

  “对。。。车祸后,没有人要,或者我不喜欢。。。有人给了我8万港币,我买了一个商铺收租。。。唯一的收入来源。。。你是来调查什么的?”

  “你是不是有预感我为谁来?”

  kiki沉默良久,显然在思考权衡:“没有。”

  “陈怡丽你知道么?去年的纸盒女尸案?”

  没有回答,面无表情,不震惊。

  “你似乎有预感有人会为她找到你这里?”

  “你是要查黎永丰的不在场证据?”

  “钱是不是他给的?”

  “是。。。。他开的车,当然他赔钱。”

  “是几点的事情?”

  “晚上九点?还是十点?他去我家接我。”

  和黎永丰描述一致,

  “干什么?”

  “。。。她性变态。。。我给他提供装尸体的服务。”

  “你给客人提供性服务么?”

  “除了他没有。他不接触我身体。。。不过说实话,我并不舒服。”

  “你知道他对陈怡丽的迷恋么?”

  “他说过他喜欢一个女生,他之前有几次要求我打扮成女学生,你知道我装女学生还蛮像的。。。有那么点清纯劲。也许这就是他找我的原因。。。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女学生就是陈怡丽。”

  “所以你应该知道,黎永丰就是真正的凶手?!”

  “。。。”kiki沉默下来。

  “我需要指证他,你应该站出来。”

  “我帮不了你。。。他有权有势,我帮了你我就完蛋了。。。我这样女人,陂脚,应该现实点。”

  “所以你就眼看着他逍遥法外?”

  “车祸如果是真的,是不是他就没有杀人嫌疑?”

  “最关键的是时间点,如果真的是在9到10点的话,那么他就不可能杀人。”

  kiki露出思索的表情,

  在评估?或者在挣扎,

  刘廷拿出陈怡丽的照片,

  “你看看她?!。。。请你告诉我真相。”

  kiki沉默了很久后,说道:“我现在对你说的,都是真话。。。关于那个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