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是真的!

  表的时间,

  10点02分,

  车祸发生后,

  又走了几分钟,

  时间刚刚好!

  自己之前的假设,

  全被击垮!?

  刘廷的理智告诉自己,

  黎永丰,

  在逻辑上,

  已经不可能是凶手。。。

  但情感仍然接受不了。。。

  黎永丰,

  是一个比钱伟廉,

  更让刘廷能接受的选择!

  这在办案上,

  是一个危险的倾向,

  但刘廷就是不甘心。。。

  强迫症的一种?

  如果黎永丰离开前,

  已经想到了要杀掉陈怡丽,

  所以故意将手表的时间先拨回去,

  然后再扔回到车里呢?

  或者是他故意制造的车祸?

  就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据?

  可是他怎么控制车祸的危险程度?

  怎么保证自己不会受伤?

  又怎么就能确定手表在车祸中一定会受损,

  会让时间凝固下来?

  他不管爆炸的危险,

  撞车后不去救人,

  不怕爆炸,

  而去先把时间调好?

  然后扔进燃烧的车里?

  这不合逻辑!

  但刘廷仍然偏执的不愿意放弃这个可能性,

  解释就是,

  黎永丰如果是个疯子,

  或者必须要逃脱嫌疑,

  那他就有动机这么做!

  可是他要制造时间证据,

  好不容易弄好的烧毁的手表,

  为什么却没有在之后的现场检查里,

  被警方当成重要的发现记录在案?

  就算警方没有发现,

  黎永丰也一定会想办法提醒警方那块表的存在才对!

  冒着生命危险留下的东西,

  就这么丢弃在车里,

  一年时间?!

  毫不在意?!

  难道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么?

  对了,

  他们一定是知道自己会调查这辆车子,

  所以把这块表烧毁后,

  就是在近期扔到车上!

  给自己寻找!

  自己想法太偏执,

  已经完全违反客观的侦查方式,

  但刘廷就是停不下来,

  就是停不下来这么想!



  回到警局,刘廷接到一个电话,

  是交通队的一个朋友,

  他一定是试探自己是不是去搜过那辆车,

  看没看到他们精心准备的证物!

  如果他试探,

  那么自己的猜测就没有错!

  “喂!”

  刘廷声音有点颤抖,

  努力保持镇定。

  “刘廷,你不是问我黎永丰车祸的事情么?我想起来了,”

  果然开始了,看他怎么引导自己!

  “我们当时去现场时候,扑灭大火后,照相机的闪光灯坏了,那个型号的配件很难找,而且价格也贵,要一级一级申请费用,所以只能等到第二天天亮了才拍照。。。而且我们没有拍照还有一个原因。”

  要说到关键点了。

  等待猎物上钩。

  谁是猎物?!

  “就是大火烧起来不久,现场距离橘子日报社很近,正巧有一个记者在窗口看到了,就连忙赶下来找新闻,

  他有照相机,

  拍了很多照片,

  我们当时想,过后找他要照片也可以。。。

  所以我们还让他按照我们技术要求,把我们所有要求的角度都弄了一遍,他也很配合,答应我们也给我们提供一份存档。

  但是,后来因为有什么版权问题,就给耽误下来了,没给我们。。。”

  完全出乎刘廷意料的答案!

  “第二天我买他们报纸,新闻还真登出来了,b1版头条,你要是有需要的话,可以去找找。。。”

  证据越来越多,

  证据链越来越长,

  难道还是假的么?



  刘廷到资料库找那天报纸,

  新闻标题《豪华平治货车对撞,司机火海中挣扎惨死》,

  新闻开头:“昨夜10点,皇后大道一路口发生严重车祸。。。”

  记者叫安平。



  刘廷在报社找到他,

  “去年你们楼下的车祸还有印象么?”

  “。。。有。。。我当天值夜班,听到响声就知道出车祸了,连忙下去看,然后拍的照片。”

  “时间呢?是不是真的10点?”

  “其实准确的不到十点了。。。那个场面真恐怖,一个女的甩到外面,满身是血。。。还有货车司机,头撞到挡风玻璃上,但还能动弹,可是身子被方向盘压死,出不来,

  大火着起来,虽然后来消防车赶到把火压下去,但他还是死了。”

  “你是如实报道的么?”

  安平脸色立即变得难看。。。

  似乎早有预感?

  “你这话什。。。什么。。。”

  “上面为什么没有说到还有一个肇事逃逸的黎永丰?”

  “。。。”

  “我说对了?这关系到另一个命案。。。”

  刘廷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

  “告诉我真相!到底怎么回事?是谁让你隐瞒的?你让另一个才16岁的女孩冤死!知道么!快说!”

  安平咽了口吐沫。。。

  额头冒汗:“我照好照片后,立即上楼写稿子,这时候有一个人上楼来,让我不要报道。。。我拒绝,他说会牵扯到很麻烦的人,我不同意。。。然后。。。然后。。。”

  “他给你钱是么?”

  “。。。我同意不交稿,但他打电话向谁交待事情后,又转口说让我报道,但事情不要提及黎永丰,就说那两个人就够了。。。”

  “时间呢?是不是也被篡改?”

  “那个绝对没有!”

  “你还不老实!?”

  “我说的是真话!这个不可能造假的。。。我拍照后上来是大约10点20分,写稿改稿大概用了20分钟,然后赶快排进版面,只有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因为我们送到印刷厂的最终稿必须在11点10分之前出发,11点30分之前送到,这是最后时间底线,超过这个时间,就不能按时送到报摊上!”

  希望彻底破灭!

  那个人让记者仍然报道,

  实际的目的,是让黎永丰撇开肇事逃逸的嫌疑,

  根本黎永丰,就没有想要这个在场证据!

  时间上,

  也已经完全不可能。。。

  黎永丰,

  不是凶手。。。



  刘廷离开报社时候,

  天是阴的。



  时间回到廉政公署颁布特赦那天,

  刘廷在自己办公室里,

  拿着那一摞后来调查的,有关黎永丰的资料,

  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把这些东西都烧掉,

  让自己永远摆脱这个案子。

  把自己的过去洗白,

  自己从今以后,

  是一个好警察了。。。

  而杀掉陈怡丽的人到底是谁?

  可能永远,永远是一个谜。。。



  1977年,钱伟廉经女王特赦,改判死刑为无期徒刑。



  2003年清早,

  已经退休的刘廷,

  一边吃妻子做的早饭,

  一边看当天报纸,

  突然自己的手停下来,

  新闻标题:《跑马地纸盒藏尸案凶犯钱伟廉关押28年后昨日假释》。

  钱伟廉出来了。。。

  突然有敲门声!

  好久没有人光临自己别墅,

  钱伟廉最恨的,是不是自己?!

  妻子要去应门,

  刘廷紧张起来,

  “曼依。。。我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