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人性之暗面第十部 被压扁的魔术小姐





  2012年10月10日 西郊区唐宫烈街

  成远造船厂

  刘廷问身边的魔术师余前道:“这样的魔术你以前看过么?”

  “从原理来看并不复杂,你好歹是魔术师评级审查顾问,最好不要让外人看出你不是内行。”

  “我本来也不是内行。”

  刘廷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万吨水压机,说道:“这东西是用来夹船舶钢板的?”

  巨大的机器表面抹着亮油,大概有三层楼高,

  机器偏下部一个闸动断面,大约有10平方米左右,

  几个穿着表演服的人正在那里准备。

  观众席是架在空中的,距离地面大概10米,方便观众能看清楚整个水压机。

  现场放着强烈的摇滚乐,重低音鼓声让刘廷心脏发紧。

  除了舞台中央外,四面一片漆黑,刘廷感觉自己仿佛飘浮在空中。

  余前说道:“从原理上讲,他们应该在水压机后面有一个幕布,一会魔术小姐大概会先被人固定在断面上,然后蒙上幕布,之后小姐可能会混入其余的表演小姐离开舞台,也可能使用镜子或者别的障眼法离开舞台,我们看到挤压的或者什么都没有,或者是一个模型。”

  “你对林延恩有什么看法?”

  林延恩是表演“被压扁的魔术小姐”的魔术师。

  “新人,我和他交谈过几次,有些狂。。。怎么形容呢?。。。狂躁吧。。。他最近表演的几个魔术,全都血腥气十足,有争议,吸引眼球,不太被别的魔术师欣赏。”

  “你自己呢?你欣赏他么?”

  “我?。。。”余前哈哈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时候四周突然全黑起来,

  现场先是有人尖叫吹口哨,然后立即安静下来。

  突然一声重锤敲击声,

  舞台中间爆发出一道白光,

  一只小猫突然出现在舞台,

  纯黑的毛色,

  眼珠发白,

  走了两步,

  站住了,

  突然猫眯一声惨叫,然后砰的一声爆炸了!

  现场立即一阵白烟,

  同时坐在最前排的刘廷感到脸部有些湿润的感觉,

  好像有细雨落下,

  还有细细的血腥味道。

  会不会是猫真的爆成了血沫?

  舞台烟雾大起,

  一股火药的味道,

  同时密集的鼓点响起,

  烟雾突然好像有魔法一样四处散去,

  舞台中间出现了一个人,

  眼睛精光四射,

  脸部肌肉僵硬,

  眼神有些凶残,

  看着观众,

  似乎眼前的人,都是他的猎物。

  白光再次闪动,照到他的身上,

  观众们立即掌声雷动。

  这个人就是林延恩。



  刘廷有些迷惑林延恩是怎么在四面都空荡荡的情况下一下子飘到舞台的,

  刘廷一边鼓掌,一边转头去问余前,

  余前却没有回答刘廷的问题,

  而是指了一下舞台地板,说道:“地板颜色换了。”

  刘廷仔细一看,刚才是黄色的地板,现在改成了红色。

  “会不会是灯光的效果?”

  “不是!。。。”余前肯定地说道,“刚才那个地板上有东西。”

  “那只爆炸的猫?”

  “有一点点血腥味。。。魔术中有一个分支,专门作这个分类,用凶残和血腥恐惧刺激观众。。。这个分类看来又复活了。”

  “什么样的分类?”

  “空气中这种淡淡的血腥味,可以提高观众潜在的暴力性,兴奋度,理论上讲,魔术就是要调动观众的极端情绪,不论是什么样的情绪,只要够强烈,都能带来快感,让观众着迷难忘。这里最让观众兴奋的,其实不是迷惑不解,而是仿佛如恐怖片一样的惊悚感觉。。。炸猫刚才的片段我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在过去,有爆炸炸猫的这个节目,我们俩这个距离,应该是蹦得满身是血才对。”

  “。。。他会怎么表演水压机压活人?”

  “还不知道。。。估计也会过界。”

  余前刚准备说话,这时候,舞台灯光一转,

  一个女人,穿着镂空的薄纱,被抬了上来。

  里面是黑色的内裤,三角地带若隐若现,胸罩也只是将将遮住重点部位。

  与前说道:“色情也是这类魔术魅丽一部分,这个女人好妖艳。”

  “她似乎生过孩子?”刘廷说道。

  “生过孩子?这怎么说?”

  刘廷说道:“肚子那里似乎有妊娠纹,那地方颜色和别的皮肤颜色不太一样,有点粗糙,似乎打了粉,应该是用来遮掩的。”

  “你这个眼神真好。。。不过有点倒胃口。”

  女人脸上化着浓妆,头发故意弄得有些乱,

  在轧钢机的断面上做着各种痛苦的动作,表示自己在死亡边缘挣扎,

  这时候,突然毫无征兆的,水压机上部突然落下,

  现场观众立即一片惨叫,

  水压机下落到女人头顶附近时,

  突然减速,

  女人瞬间矮了下去,

  躲过了一劫,

  同时现场音乐停止,

  改成了巨大的心跳声。

  刚才惊险一幕,

  让刘廷手心冒汗,心跳剧烈跳动,

  水压机上部巨大断面的魄力,

  因为坐在前排,

  只有不到10米距离,

  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刺激可怕,

  如山一样巨大的压迫感,

  “林延恩一定是疯了!”余前说道,“刚才那个女的稍微慢一点,让那个东西一碰,非死即伤!”

  “不是魔术一部分么?用了什么障眼法?”

  “不。。。应该没有。。。”

  刘廷回头看了余前一眼,余前额头也已经冒出汗水。

  突然现场全暗下来,

  只有正中心上来三个穿着三角短裤和三点胸罩的女孩,帮助那个女主角把手脚都固定在水压机断面下面,紧紧捆住。

  同时林延恩站在舞台中间,开始说话:“女士们、先生们,各位亲爱的观众,欢迎你们今天到这里来,参观我的最新惊悚魔术《被压扁的魔术小姐》!。。。下面,我将要隆重地向大家。。。”

  林延恩刚说到这里,突然舞台下面,传来一个助手的惨叫声:“按错钮了!水压机要下来了!快跑!!!”

  现场观众听到这个尖叫声,突然立即都向助手的方向望去,同时刘廷看到那个助手站了起来,脸上化着浓妆,看不出表情,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那三个帮助固定女主角的女孩听到了,立即都愣住了,

  助手继续高喊:“还有几秒钟,水压机就要下落!停不下来了!快跑!”

  女孩立即脸色都变了,尖叫着向后跑去,

  中间的女主角则惊恐的看着头顶巨大的水压机,发出杀猪一样绝望的尖叫声,

  眼球突出,脸部肌肉痉挛,嘴大张着,露出一排牙齿。

  突然水压机前面巨大的幕布落了下来,

  遮挡住了水压机的断面,

  只能看到水压机和那个女主角形成的巨大投影,

  女主角仍在绝望的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