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徐娇娇以安全为理由请了一个月的假,对外说是要转学,学校因为民国那堆东西承受了很大压力,因此同意了。。。但没想到,徐娇娇还是出事。。。”

  “。。。怪不得她不肯告诉我转去哪里。。。还说会给我一个惊喜。”

  “惊喜就是这张照片!。。。腐尸复活。。。明天我们去找那个连同洛。。。民国的老太太,只要查清民国的事情,徐娇娇到底是死是活,也许就会有答案。”

  “你仍然相信徐娇娇活着?”

  “照片是真的话,只能相信。。。而且民国那件事情脑袋被烧了,而现在徐娇娇的脑袋在哪里?。。。这也许就是个障眼法,只是怎么做到欺骗过dna检测的。。。我现在没有答案。”

  “会不会真的有灵异?或者是鬼?”

  焦雅妍斩钉截铁:“绝对不会!所有的鬼,都是骗人的!一定有合理的解释!”



  第二天上午,刘廷开着glk350去接焦雅妍,

  半山上环境优美的临海别墅,

  焦雅妍换了一套白底真丝配牡丹的连衣裙,头发精心盘过,化了淡妆,勾了眼线,下面没有穿袜子,一双淡色的菲拉格慕凉皮鞋。

  “好看么?我化妆加上选衣服,用了一个多小时。。。我妈妈也帮忙了。”

  “她知道你要和我见面么?知道后不会生气吧?”

  “她很开心,以为要约会,其实也算约会吧。。。你看看你穿的,这么普通,就一条牛仔裤。。。白短袖上衣领子还折过来了。。。”

  “又不是真约会,是去查案。”

  “这样的约会。。。不是比看电影什么更刺激么?你说是不是。”

  焦雅妍带着甜到腻的微笑看刘廷,

  然后突然伸手过来,脑袋也过来,仔细地给刘廷翻领口,

  淡淡的香水味道,

  女孩子的灼热体温,

  呼吸的味道,

  刘廷身体有些僵硬,

  “你脸红了?。。。”

  刘廷傻笑,换话题掩盖尴尬,“她家住在哪?”

  “屯门达达街34号,一个老式村屋。。。连平洛49年解放后电影公司解散,就下到广东来,60年大饥荒时候,整家游泳偷渡到这里,她当时50多岁,真是玩命。。。她老公还有一个儿子都在那时候淹死了。。。后来香港出了特赦令,她才成为香港公民。。。现在她和大女儿住在这里,还有一个小女儿,在南丫岛开一个小超市。。。经济并不宽裕。。。你看看这个。”

  焦雅妍手里挥舞一张纸。

  红灯时刘廷拿过来:“支票?5万?”

  “嗯,用来收买情报的。。。不信她不说。”

  焦雅妍的实用主义,让刘廷不喜欢。

  突然后视镜有人影闪动,

  有人在窥视?

  刘廷立即回头!

  太阳光直晒在马路上,

  没有人!

  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错觉?

  还是有人在跟踪自己?

  或者是焦雅妍?

  焦雅妍也回头:“你看到什么了?”

  “人。。。可能是看错了?最近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异常?”

  焦雅妍也回头,四面扫射,然后摇了摇头。



  半个小时后,车子下路,转到达达街,

  一个小村庄,

  两个人下车步行打听,

  最后停在一个二层的村屋外面,

  比别人家的破落,

  掩映在树丛中,一股潮湿的味道。

  焦雅妍敲门,

  “谁?”

  “您好,我们是区调查员,为了社会救济金的事情。”

  转头小声对刘廷:“和钱有关,效果最好。”

  门打开,一个粗壮结实的女人,大约50多岁,头发散乱,眼神警惕凶狠。

  连平洛资料照片上看是典型的民国大家闺秀,

  气质婉约平和,长相也颇美。

  后代是这样。。。

  “请问连平洛女士在么?”

  “躺在床上,你要找她问话?你们真是调查员?”

  怀疑她们两个的年龄:“不管你们真假,问不了了,她一个月前中风,现在彻底不能动弹。在床上等死呢。”

  刘廷和焦雅妍低声商量了一下后,

  把真实来意直接告诉给了那个女人,

  焦雅妍手里的支票一直晃来晃去,

  女人眼睛紧盯着,

  咽了口吐沫:“我没听我妈说过那时候事情。。。”

  两个人进到屋子里,

  北卧(没有阳光的屋子)连平洛躺在那里,

  嘴里牙都已经掉光,眼睛半睁半闭,满脸皱纹,毫无知觉,异常衰老,

  难闻的尿骚味。

  两个人都不太舒服。

  女人眼睛转来转去:“她有信。。。会不会有用?”

  焦雅妍点头。

  女人从床底翻了翻,拿出一个小袋子,

  “一万。”

  “太贵了吧?”

  “那就8000,很公道。你们也可以不要。”

  焦雅妍活灵活现的翻白眼,

  然后向刘廷窃笑。



  拿着信上车后,

  两个人立即开始翻起来。

  大部分都是账单:“老太太为什么要保存这些?”

  “我看过一篇文章,说一个人特别特别有孤独感的时候,会连这种催款单来信都很爱看,因为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她不是和女儿住在一起么?”

  “身边有人,不等于就不孤独,要看心。只有身边有为你不顾一切的盲目的人,才行。”

  焦雅妍听到后,突然愣住了,

  眼神变得异常落寞,

  “触动你心事了?”

  “没有。。。只是感觉,老太太好可怜。”

  这么大的反应,是让焦雅妍想起了什么?

  心内的创伤?

  刘廷不好再问。

  再翻信件,其中一封,署名是沈培佳!

  培佳,是沈芝兰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