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赶快打开看看!”

  邮票戳是89年的,

  “连妹:

  多年未见,身体可好?

  今日有记者到我这里询问当年事情真相,承诺给我情报费,我现在经济情况还不错,其实当年的事情,应该公开,以给那些人一个公道。

  否则我良心始终不安。

  (为何良心不安?)

  我知道你家里不顺心事情比较多,也缺钱,

  所以我拒绝了公开内情,

  想把机会给你,让你赚到那些钱。

  我现在身体仍然硬朗,

  台湾气候太潮湿,太热,

  没有大陆那种清爽感觉,

  好想回去看一眼,不知道此生是否还有机会。

  也好想再见你一次。

  只是你我身体。。。恐怕只是个梦想。。。

  想要流泪。

  当年在电影公司那么难熬岁月,

  幸亏有你帮助一起度过。

  好怀念。

  芝兰字。

  1989年6月”

  信封正面,有台湾的通信地址:

  台北市忠孝东路322号。

  “他们感情很好?”

  “。。。民国时候的死者,一定不是魏芝兰。。。连平洛和魏芝兰一起做局让别人做替死鬼,所以才会在信里提到对不起某些人!”

  “那你说谁是死者?”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她既然说应该公开那时的事情,那我们有希望问出来!”

  焦雅妍皱眉头,

  皮肤好白,眼睛好黑。

  “你傻看什么?。。。”

  “去台湾?”

  “。。。对啊,我们立即订机票,晚上能到台北,明天早上,我们就能见到这个沈芝兰,如果她还活着。。。而且能说话的话。”



  当夜11点半,两个人到达台北,

  凌晨一点入住101。

  “45层夜景好美。。。这服务也不错,这么晚还能提供西餐。。。我们查案,比在学校刺激多了。”

  “我喜欢吃东北菜,比较重口。”

  “粗俗的男生。。。一会吃完饭滚回自己房间,不要梦想借机会占我便宜。。。”

  “你家里不担心么?”

  “我妈妈问了一句,我说去朋友家。她说不让我和你发生关系。。。最好不要住在一个屋里面。”

  “。。。我该尴尬么?”

  “对自己女儿说话,当然很直了。。。你尴尬什么。。。其实你没有动过坏心思吧?”

  刘廷干笑一下,

  “你要是非赖在这里。。。我不会喊。”

  热血上涌,

  焦雅妍看着自己的眼神,

  在放电。。。



  离开焦雅妍房间的时候,

  刘廷有留下的冲动,

  就强迫一次又能怎么样?

  可自己这方面毫无经验,

  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和徐娇娇在仓库那次呢?

  不要回忆起那段事情。。。

  不要!

  焦雅妍和她,谁更好?

  下午有人在别墅外面出现。

  自己开车上半山的时候,后面一辆车都没有,

  那个人,不可能是跟踪自己的,

  那目标就是焦雅妍?

  自己和徐娇娇,

  徐娇娇惨死(或者活着?)

  那么现在和焦雅妍,

  焦雅妍会不会也?

  凶手到底什么目的?

  明天能不能解开照片的秘密?

  自己是不是已经喜欢上焦雅妍?

  自己现在过去,是不是真的能和焦雅妍在一起,

  甚至?。。。



  第二天早上,焦雅妍吃饭的时候心情异常愉快,

  “好像约会啊。。。以后你要是追我,就按照今天的标准。”

  “最近确实你没有感觉有人在盯着你么?”

  焦雅妍听到问题,有些不解的看着刘廷,

  这时候大堂一阵吵闹,

  两个人回头,

  焦雅妍悄声说道:“那个男的,是新晋导演张弛生,今年才24岁,前一阵《鬼屋女尸》就是他拍的。”

  “我不看恐怖电影,也不看恐怖小说。”

  “那你喜欢什么?大陆的那个《乡村爱情》?”

  “有点听不懂,不过好像很有趣。”

  焦雅妍用鄙视的眼神看刘廷:“他来宣传新片吧?怪不得大厅这边都给围起来,我们过去看看。”

  “我还没吃完,也没兴趣。”

  “走吧。”

  焦雅妍紧紧抓住刘廷胳膊,

  触碰的温暖感。

  一阵心动。

  她一定是故意的。

  记者提问:“张导演,您最近筹备翻拍《芝兰迷》,是不是和香港同泽女校的案件有关?”

  “这只是个巧合,现在剧本还没有写作出来。”

  “以现代还是民国为背景?”

  “目前也没有说法。。。”

  “我们听说香港警方因为那个案件要邀请你回香港协助调查,并有消息说你和死者相识,消息是否属实?”

  刘廷震惊,

  回头看焦雅妍,

  焦雅妍表情严肃,

  嘴角收紧,

  似乎有敌意,

  “你认识他?”

  “只在新闻里看到过。”

  应该不只这么简单,

  张弛生:“无可奉告。”

  刘廷注意到张弛生眼神扫过焦雅妍和自己,

  但没有特别的停顿,

  不认识焦雅妍?

  “我们走吧。。。警方找他不知道要做什么,你说会不会他是凶手?”

  “完全没有线索。”

  “我听说徐娇娇死前曾经给一个男人打过很多电话,”

  刘廷想说那就是我,

  但话到嘴边咽回去了,

  焦雅妍指着张弛生:“那个人也许就是他!徐娇娇可能和他有一腿。”

  徐娇娇喜欢别人?

  喜欢的不是自己?

  刘廷一瞬间心脏发堵,

  “我们也要加快速度,要赶在警方破案前,找出照片的真相。”



  一个小时后,忠孝东路,

  一栋树丛中掩映的大宅,

  刘廷敲门,

  “谁?”

  一个异常苍老沧桑的女人声音,

  沈芝兰!

  秘密,

  会不会就此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