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里面有尸体的照片,第一张就是那个女尸的头部特写,刘廷一看到他左右两边反差极大的脸,就感到自己胃里一阵翻腾,心脏也快速跳动起来,还一阵恶心。刘廷感觉碰到了什么不祥的物品一样,连忙把照片翻过去,扔到了桌上,缓了好一阵,才感到自己好受些了。

  也许该少吃点镇定剂,刘廷一边想着,一边一张一张翻看照片,最后刘廷把尸检结论那页拿了起来,仔细读了起来。

  尸检结论基本上和赵允生说得都一致,但增加了两点,一个是赵允生在尸体的肚子里面发现的身份证,证实是死者自己的,死者叫赵梓乔,原籍河南省田县,15岁移居香港,今年22岁。死者的父母都健在,在中环开一家小吃铺。

  一个是赵梓乔的腹部发现了一个埋入式避孕器,在赵梓乔的阴部和胃里面,都发现了残存的精液,而且两份精液,属于两个不同的男人。死者生前没有被强奸的痕迹,也没有厮打搏斗的痕迹。死者的胳膊、腹部和大腿内侧发现大量针眼,证实死者长期注射毒品,死因证实为注射毒品过量。但是刀伤和烫伤都是在死之前形成的,肢解则是在死后发生的。

  刘廷放下了资料,想了想,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了周斌的号码。电话通了:“喂,周斌,你在哪呢?”

  “在局里。”

  “其他人呢?”

  “按照你的分工,都忙去了。”

  “好,你在门口等我,死者的身份已经确认了,我俩去和她的父母谈一谈。”

  “好的,头,一会见。”

  “一会见。”刘廷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廷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简单洗了洗脸,凉水扑上脸后,刘廷感觉精神了一些。回到办公室,刘廷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就下楼了。

  刘廷和周斌在门口会合后,到停车场取车,刘廷对周斌说:“你来开车。”然后把钥匙扔给了周斌。

  周斌上车发动了引擎,问道:“头,皇后的父母住在什么地方?”

  12
  刘廷从口袋里拿出了资料复印件,看了看,说道:“皇后大道东277号,红印餐厅。他的父亲叫陈广生,母亲叫兰若芳。”

  周斌说:“皇后大道,哪一条街的餐厅,一定很高档。看来受害者是个有钱人。”一边说着,一边开动了汽车。

  半个小时后,刘廷和周斌到了餐厅外面。周斌直接把车停在了马路边上,挂上了执勤的牌子,然后和刘廷下了车。

  红印餐厅是一个西餐厅,外装饰颇为豪华,外墙全都是落地玻璃,只是里面档着窗帘,看不到内部情况。餐厅的大门紧闭,上面挂着一个牌子:“暂时歇业”。刘廷和周斌互相看了一眼,周斌说道:“头,我们不会白跑一趟吧?”

  “看来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出事了。”刘廷一边说着,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马路对面停了一辆厢式车,车玻璃都贴着黑色的车膜。刘廷指了一下那辆车,说:“狗仔队的车,看来这帮记者也都得到消息了。”

  周斌也回头看了一眼,说:“这帮狗仔队,又怎么会管别人的死活,只要有新闻就行了。。。头,用不用我把他们赶走?”

  刘廷摇了摇头,说:“没用。在香港,如果有人能打败我们警察,那一定是狗仔队。”

  两个人都笑了,刘廷开始敲门。敲了几下,里面没有回应。

  又敲了几下,突然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你们他妈的这些记者,再来缠着我们,我就和你们拼了!”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说道:“你别冲动,我们不理他们就是了。”

  刘廷和周斌听到了声音,互相看了一眼,刘廷又使劲拍了拍门,说:“开门,我们不是记者,我们是特别罪案调查科的警察。”

  里面两个人听到了,都沉默了下来。

  刘廷又重重的拍了两下,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一个秃顶,又高又瘦,满脸皱纹,穿着花衬衫,白色裤子,红色运动鞋,估计有五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警惕的盯着刘廷和周斌,看了几秒钟,问道:“你们是警察?”

  周斌点了点头。

  “有证件么?或者警徽,给我看看?”

  周斌掏出了警官证,打开了,给那个老头看了一眼,说:“可以让我们进去了吧?”

  “哦。”那个男人答应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让开了一条通道。

  刘廷和周斌走了进去,那个男人立即在后面把门锁上了。

  餐厅的大厅没有点灯,只有一些光线经过暗色窗帘的过滤后,照了进来,让餐厅显得很阴暗。

  刘廷适应了灯光后,看到一个有一点发福,但一看就是保养的很好的中年女人,正坐在前面一个餐台那里,在抹眼泪。

  刘廷走到女人身前,等那个男人也过来了,说道:“二位好,我们是旺角警局特别罪案调查科警官,负责调查赵梓乔的案子。”

  刘廷一说完,那个女人哭得更厉害了。

  女人旁边的老公立即安慰她说:“不要这样,老婆,要配合警察,好早点给女儿找到凶手。”那个男人说完,又转头对刘廷和周斌讨好地笑了笑,说,“二位警官,现在你们已经有线索了么?”

  “正在查,所以才来这里?”

  “哦哦。”男人讨好的笑道。

  刘廷对着那个男人问道:“您是陈广生对吧?她是您的夫人,兰若芳。”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女人擦了擦眼泪,说:“对不起警官,我也是今早上看了报纸,才知道我的女儿出事了。现在家里那边外面全都是记者,没办法,我和广生只好躲到这边来了,可刚到这里,外面又有记者来,非得让我说我女儿的事情。。。”

  “我知道你们两个人都很伤心,但现在我劝你们还是和我们警方配合,这样才能早日破案对不对?”

  兰若芳点了点头,说:“对,对,警官,。。。有问题你就问吧,我一定积极配合,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刘廷朝兰若芳笑了一下,示意周斌负责记录和录音,然后问道:“最近一次你们和赵梓乔见面或者联系是什么时候?”

  女人回忆了起来,一边嘟囔着:“最近一次。。。”一旁的陈广生立即抢话道:“他很长时间没回来了,我们很长时间没和他联系过了。”

  “你确定?”

  “确定。”陈广生点了点头。

  刘廷和周斌互相看了一眼,刘廷又转头问兰若芳:“是这样么?”

  兰若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点了点头,说:“我这个女儿很叛逆,从小就不爱学习,到香港后,好说歹说勉强念完高中,就再也不肯念书了,他一直说自己长得漂亮,要做明星,做模特,我们怎么劝她也不听。前年他从家里搬出去了,搬到了电视城那边,说那边离电视台近,机会多。从那以后,他除了缺钱的时候,就很少回来看我们了,也很少和我们联系。”

  “那也就是说,你们对他的近况都不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