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观众有人已经站了起来,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舞台,等待将要发生什么事,

  就在幕布刚刚落下的同时,

  水压机上部突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仿佛大堤都在跟着颤抖,

  轰鸣声尖利刺耳,突然水压机整个压了下来,

  两个断面合拢的一瞬间,女主角的身影立即被压不见了!

  同时伴随着巨大的骨肉压扁的声音,

  一大片鲜血肉渣一样的东西,瞬间从缝隙里喷涌出来,

  飞溅满了整个幕布!



  全场鸦雀无声。

  大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难道那个女孩,

  真的被水压机压扁了么?

  有人开始呕吐起来,

  这样可怕的沉默持续了十几秒钟后,

  刘廷感到手心出汗,

  心脏急速跳动,

  呼吸急促。

  现场仍然没有任何声音,

  突然毫无征兆的,

  幕布开始向上升去,

  单调的滚轮转动的声音,

  幕布整个喷满鲜血,

  下缘好像下雨一样,滴下猩红色的液体,

  人的血液,还有人肉一样的残渣。

  幕布从新停在空中,人群已经开始有人呕吐,

  刘廷感到自己胃部也在翻腾,

  突然灯光打下来照到舞台上,

  林琰恩仍站在原地,

  问道:“各位朋友,你们感觉怎么样?。。。当我的魔术小姐被水压机彻底压扁那一瞬间。。。当她的血肉飞出来,播撒到这个幕布上时。。。你是否从心底里颤抖?。。。是否能感觉到那死亡的恐怖!。。。是否能想象到,人的肉体被水压机压扁瞬间,皮肉骨头内脏变形的声响,和那种可怕的柔软感觉?”

  “你这个变态!”下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有人喊道。

  更多的人是沉默还有震惊,

  刚才到底是真的把人压扁了?

  还是设计好的环节?



  这时候浓雾突然从水压机四周升起,突然一阵狂风吹过,

  浓雾瞬间散去,

  水压机缓缓升了起来,

  断面上是空的!

  那个刚才的半裸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林延恩用兴奋的声调高喊道:“有请我的搭档,刚才在水压机下面被固定住,已经血肉横飞的被压扁的魔术小姐:秦佩佩小姐登场!”

  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余前立即在旁边说道:“我们都被林延恩骗了刚才,刚才那个意外,根本是设计好的,就是故意要我们害怕。”

  刘廷却看着那个女人,说道:“不对,这个出来的女人,肚子上没有遮掩的痕迹。。。也许和刚才的那个女人,不是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刘廷和余前走入了后台休息区,

  两个人先遇到了秦佩佩,

  秦佩佩正在卸妆,看到余前似乎认识,和余前打了个招呼,

  余前介绍了一下刘廷的身份,

  刘廷单刀直入:“你和刚才趴到水压机断面上的女人,是同一个人么?”

  秦佩佩立即表情凝固住,然后才似乎反应过来,问道:“当然是同一个人,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你生过孩子没有?!”

  刘廷突然问道。

  “你。。。是不是有毛病?”秦佩佩疑惑反感的问道。

  刘廷看了一眼秦佩佩现在的装扮,已经穿上了外套,里面还是半裸的那件演出服,胸部很突出,

  肚子却看不到,

  “给我看一下你的肚子。。。那个躺倒的女人,肚子上有妊娠纹。。。”

  余前和秦佩佩都感到有些尴尬,

  突然后面有人说话:“你怀疑什么?”

  声音冰冷:“怀疑有人被水压机压死了么?”

  “蹦到幕布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

  刘廷回头看那个说话的人,

  眼睛里带着美瞳,

  男人的眼睛,显得异常的闪亮和邪恶,

  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肌肉紧绷着,

  直盯着刘廷,

  刘廷感到一股挑衅的寒意。

  “水压机压到底时,我用了点小手段,那些血迹和肉渣,都是真的。。。但不是活人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是这个。。。”林延恩走到大厅后面,那里放了一个冰柜,

  刘廷也跟了过去,林延恩皱着眉头,突然把冰柜打开,

  一股白色的薄雾冷气从冰柜里飘了起来,

  透过白雾,刘廷看到真人大小的一大块肉,似乎已经被人剖开,

  露出里面的肋骨。

  刘廷胃部立即一阵搅动,

  “这是什么?!”

  “半只猪肉,这里还有一些切出来的软的器官,还有半袋血,还有两个眼球,我在表演时,在后面有一个麦克风专门放大这些东西被压碎的声音,蹦出来的东西,都是猪身上的,不是人,只是我不知道这只猪生前肚子上,有没有妊娠纹。”

  林延恩明显在挑衅刘廷,刘廷感到自己一股热血上涌。

  刚才真人被压爆的场景,因一段往事,让刘廷根本无法容忍,

  看着林延恩嚣张的态度,刘廷勉强压制着自己大打出手的欲望。

  “猫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猫被你给活活炸死了?”

  那个人没有回答,而是回身打开身后化妆室的门,

  一只黑猫,躺在梳妆台上,

  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正在看着刘廷。

  “你是在问它么?”

  刘廷看着那只猫,又问道:“那舞台上的人,被锁住了是怎么脱身的?”

  余前在一旁拉住刘廷,小声说道:“刘廷,你问的都是魔术的核心机密,这样问不合规矩。”

  刘廷说道:“你们找外行来审查,就要想到这样的结果,不解释明白细节,我就报警。。。我怀疑有人在刚才的表演中,出意外了。”

  余前还要说话,

  林延恩走过去向余前摆了摆手,然后从旁边的道具箱里,拿出了一个手铐,递给了刘廷。

  刘廷一握住那个手铐的瞬间,就知道答案了,

  手铐外形逼真,带着金属的光泽,

  但手铐的后半个圆,却是用橡胶做成的,用力一扯动,就可以把整个圆变大。

  “现在你知道答案了?这样的手铐锁不住人。”

  “还有那个变换的地板,你怎么做到的?”

  “地板没有变换过,”林延恩立即否定。

  “或者给我看看这个秦佩佩的肚子也可以,”

  秦佩佩在一旁不满的喊道:“你神经病吧?我还是未婚,怎么可能有妊娠纹?”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余前在一旁小声问道。

  “不会。。。”刘廷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如果你刚才确实用了两个女演员,那就要另一个出来,就是那个生过孩子的。”

  “没有第二个!”林延恩提高了声音,向前走了一步,逼近了刘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