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骨髓移植可以改变基因的说法流传甚广,其中一大原因是有移植骨髓改变血型病例出现,并且目前医学上对该现象的作用机理仍然无法科学解释。

  但dna是否能改变呢?

  移植的骨髓细胞实际作用是为患者恢复红细胞制造功能,而红细胞在结构上属于不完整细胞,根本没有dna这一结构存在,因此dna改变是完全不可能的。

  另外还有说法骨髓移植可能使后代带有捐赠者的基因,体内结构,性格改变等,也都无任何理论或者临床证据证明确实可以发生。

  有很多侦破小说以骨髓移植作为转移dna的手段,

  完全是无稽之谈。”

  刘廷一阵沮丧。。。

  每一条路都被堵死!

  那么事情的真相,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楼下的摩托车!

  徐娇娇!

  你到底是死是活?



  电话突然响了!

  是焦雅言。

  “你接得好快?已经醒了?”

  “我不停地做噩梦。。。”

  “(声音沮丧)我也是。。。刘廷。”

  “同泽公主已经选出来了你知道么?”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我。。。”

  “嗯。”

  “好吧。”

  “。。。你怎么这么平静?!”

  “(突然提高音量解释)早就确定不可能是我,出结果我也就死心了。。。至少可以澄清我一个杀人动机。。。”

  有点不对?

  焦雅言真的不在乎?!

  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猜疑的。。。

  难道她有把握再拿回来这个女生们最梦寐以求的称号?

  “这样是不是可以证明董纹儿有嫌疑?”

  “我可没有这么说。。。不过校内都在传她在警察面前很针对你。。。刘廷,你不觉得很奇怪么?她有什么依据怀疑你?”

  刘廷心里一沉,

  这个传言最近自己也已经听到,

  董纹儿现在对自己态度也极有敌意。

  之前第一次发现尸体时,董纹儿却对自己异常亲热,

  甚至让自己以为她对自己有好感,

  好像一个陷阱。。。

  还是让自己做一个见证人?

  和那个导演有关联,

  “。。。你怎么不说话?刘廷?”

  声音顺从而温柔,带着依赖感。

  刘廷一阵心动,

  “哦。。。徐娇轿在大陆的地址有消息了么?”

  “已经找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

  “外面可以有台风,停下来立即出发。”

  “还要请假?”

  “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什么都做不了!”

  “刘廷。。。我有点担心。。。这么下去,我们会不会疯?或者步徐娇娇的后尘?”

  “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总会有一个结果的。”



  上午10点的时候,外面突然晴天了,

  台风转了个弯,绕过了香港。

  刘廷拨打焦雅言的手机,

  电话一直响,

  没有人接。

  过十分钟再打,

  还是没有人!

  刘廷紧张起来。。。

  不知道焦雅言家里的电话,

  网络给她留言,

  也没有回复。

  “刘廷。。。我有点担心。。。这么下去,我们会不会疯?或者步徐娇娇的后尘?”

  刘廷又想起这句话,

  心脏砰砰直跳。

  立即穿衣服,

  跑下楼发动车子,

  向焦雅言家开去。

  台风吹断不少树木砸在路中间,

  市内堵车,

  刘廷心急如焚,

  再打焦雅言手机,

  还是不通!

  手开始微微颤抖,

  不详的预兆,

  和那次和徐娇娇分开时候的感觉一样。

  焦雅言,

  千万不要有事!

  刘廷发现自己对焦雅言已经产生依赖感,

  难道每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

  都要。。。

  自己这样下去,

  会不会精神分裂?!



  车子过闹市,

  刘廷疯了一样猛踩油门向山上飞奔,

  前面已经看到焦雅言的家了,

  这个路口,

  是上次看到那个怪异的傻子的地方,

  他还在那?!

  在两栋房子中间的一块绿地草坪上躺着!

  旁边躺了一个女人!

  刘廷心脏一阵狂跳!

  立即踩刹车,

  向后倒回去,

  那个女人背对着自己!

  发型、身影好像徐娇娇!

  再回去时,

  只剩下傻子一个人了?

  那个女的呢?

  难道自己出现幻觉了?!



  傻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廷在看他,

  躺在原地看着天空,

  黑嘿嘿傻笑。

  刘廷下车,

  紧张地走过去,

  铺在地上的塑料布很平整,

  一定是趟过人,然后被那个人拽平整了掩饰自己的痕迹,

  刚才那个人发现了自己!

  所以跑掉了?!

  如果是徐娇娇的话,

  她为什么会认识这个傻子?

  还和他这么亲密?

  在焦雅言家附近出现,

  是怎么回事?!



  傻子突然看到刘廷,

  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

  嘴里发出最原始本能的威胁声,

  脸上肌肉挤出傻子特有的那种毫不掩饰的,动物一样的凶恶表情,

  突然蹦起来,

  向刘廷跑过来!

  被护栏拦住,

  伸手穿过护栏,努力向刘廷方向抓过来!

  刘廷感到恐惧,

  立即向后退,

  突然那家的后门打开了,

  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

  看到连忙跑过来,

  一边拉住傻子,一边对刘廷说道:“你是什么人?!”

  “对不起,我是路过的,刚才看到一个朋友躺在那个草坪上,和他在一起,就看一眼。”

  “这是我儿子!刚才我躺在那里,哪有你什么朋友!”

  是她?

  一个40多岁的中年女人?!

  难道真是自己幻觉?

  刚才车速太快,只是扫了一眼,

  可能真的看错了。。。

  还是她在撒谎?

  出于某种原因?

  如果那个女孩是徐娇娇,

  她撒谎就有合理解释!

  或者,

  是一直联系不上的焦雅言?

  已经被他们给。。。

  那样他们也有理由掩饰?

  这个傻子,就是杀人凶手?

  女人看着刘廷猜疑的眼神,

  露出担心的神情?!

  突然又变得凶恶:“快走快走!这是私人领地!我儿子人可好的,你看看你,把他给吓的。”

  傻子仍然是那副本能的愤怒表情,

  恨不得杀了自己的,

  本能愤怒表情。。。



  刘廷回到车上,

  再往前开一个路口,

  突然看到一个女孩,从侧面马路跑了过来!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