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刘廷感到,毛骨悚然。。。

  同时对这两个女人。

  那个女人一把拉住焦雅言的手,

  嘿嘿傻笑,

  然后轻轻抚摸焦雅言的脸,

  “我就说你没有死。。。他们还不信,这不就回来了么?!”

  焦雅言吓得浑身颤抖,一动也不敢动,突然对刘廷高喊:“快救救我!”

  刘廷这才反应过来,但不敢触碰这个女人,

  这时候屋里突然另一个女人出来:“大姐!一眼没看到,又出来捣乱!”

  这个女人明显身体粗壮多了,手里还拿着摘了一半的青菜,

  快走过来几步,

  一把拉住徐娇娇的妈妈,向屋里拽。

  “别拽我!我要我女儿!”

  “别看谁都像你女儿,你女儿早死了,这个不是,快走!”

  女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徐娇娇,然后茫然起来,

  任凭那个女人拉扯,

  “你不是?!”

  “不是不是,(转向刘廷)对不起啊,等我先把她送回屋里再和你们说话。”

  焦雅言惊魂未定,

  原来是一场误会?

  那个女人隐隐约约还在叫唤:“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还活着。”

  另一个女人已经出来,

  反手把门关上大半,脸上带着抱歉的微笑:“一眼没照顾到,她就跑出来了,侄女死了后,人就崩溃了,我是她大姐,偶尔来照顾一下,你们是来找她什么事?”

  “我们是徐娇娇的同学。”

  “学校来的?还欠学费?我们可没钱,你看连精神病院都没送她去。”

  “不是。。。您误会了。。。你说的侄女死了,是指徐娇娇,还是指她另一个女儿?”

  “另一个女儿?。。。当然不是,我妹妹生的确实是双胞胎,一个在香港亲戚家寄养,另一个她自己带,孤儿寡母不容易。”

  刘廷和焦雅言一阵振奋:“那么说双胞胎的说法是真的了?”

  “你们怎么和前几天的警察一样的问题?”

  “我们关心徐娇娇的死,我们怀疑,也许她还活着,因为她死亡后,又拍了照片。。。”

  “警察也是这么问的,照片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不过那些尸块如果是。。。是。。。我侄女的。。。那她应该就是死了。。。因为她的双胞胎妹妹其实五年前就死了,死于一场车祸,”

  “什么!?确定么?!”

  会不会是障眼法?

  刘廷和焦雅言同时都是这个想法,

  五年前假死?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车祸还能有假,死得很惨。。。而且就算不是车祸也不可能是她。”

  “为什么?”

  刘廷和焦雅言仍不甘心。

  “原因很简单。。。她俩虽然是双胞胎,但长得并不一样,一个又黑又瘦又矮,另一个长得和公主一样,(看焦雅言)就和你一样那么精神。。。当然和你长得也不一样,我是说那种感觉。。。你身形倒是和娇娇很像。”

  “真的不一样的脸?”

  “我有照片,等我找一个给你看看。”

  返身回屋。

  “这个方向也错了么?”

  “双胞胎也不是的话,那怎么解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不是替身,不是ps照片,不是换血,不是时间造假。。。难道是灵异闹鬼?”

  “这是真实的生活,怎么可能有那种二流小说的桥段?”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那个女人回来,

  “她们母女三个的合照,”

  徐娇娇妈妈左手右手一边搂一个,

  徐娇娇摆出漂亮女孩子天生的镜头感略微歪头微笑,

  显得很甜美,

  另一个女孩五官好像都没有发育开,

  也在努力微笑,却没有让人喜欢的感觉,

  个头也矮很多,

  也比较黑,

  和徐娇娇真的反差很大。

  刚才刘廷还在想如果一个长得漂亮万千宠爱,

  一个极为平庸心生嫉妒,

  会不会有那种整容成徐娇轿后杀人报复,又替代身份的可能?

  发际线都明显不一样,

  女孩少有的宽阔额头,

  怎么整?

  “老天爷不公平,我妹妹最喜欢娇娇,从小就不惜在她身上花钱,又宁可离开送到香港亲戚家装有钱人,念贵族学校,这个身边的女儿死后,我曾经劝她把娇娇接回来,她不干,说自己的希望全在娇娇身上,宁可想死,也不能让她回来耽误前途。。。”

  徐娇娇是她唯一精神寄托,

  徐娇娇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会那么拼命努力,

  凡事都缺少平稳的心态,

  因为输不起,

  想尽办法攀附那个导演,

  动机也就明白了,

  那在仓库里和自己发生的事情呢?

  是不是也带有目的?

  并不是因为所谓感情?

  感情对背负母亲付出一切的期望,

  极度渴望成功的徐娇娇是奢侈品?

  “所以她小女儿死的时候,她只是伤心。。。徐娇娇死亡的消息一传来,她就垮了。”



  刘廷和焦雅言给徐娇娇妈妈留了一万块钱,


  说是同学的捐款。

  那个女人不肯收,然后说道:“如果我妹妹知道你们已经看出来徐娇娇是装成有钱人,她恐怕会更难受。。。这是她最后一点自尊。。。

  不过现在疯了,也无所谓了。”



  回到香港的时候,

  刘廷和焦雅言情绪都很不好,

  “我一直不喜欢徐娇娇,看不上她凡事都要争的劲头。。。如果她真死了。。。我现在却觉得有点伤心。。。”

  悄悄的拉住刘廷的手,

  徐娇娇最后和自己相处的一幕在刘廷的脑海中萦绕,

  焦雅言好傻,

  感情流露后,轻易的流出同情,

  而自己知道徐娇娇的另一面,

  应该说出来么?



  刘廷从皇岗开车进香港时,

  警察检查完身份,

  车子被扣下,

  刘廷被带到一个小屋里,

  理由是有点问题,

  然后半个小时后,

  调查自己的那个高级督察推开了门,

  “刘廷,因为你涉嫌谋杀徐娇轿,现在我们要正式拘捕你48小时,你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权在调查时请律师在旁协助,现在请你和我们走。”

  刘廷心脏狂跳,

  他们为什么做出这个判断?!

  难道?

  焦雅言目瞪口呆,

  看着刘廷,

  “你不会杀人的是么?!”

  刘廷咽了一口涂抹,

  默默地伸出手,给警方铐起来,

  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