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人性之暗面-香港嫩模肢解事件,及后续所有人性之暗面系列作品全集


作者:零点九和一  分类:鬼话

  “都不是。。。头。。。是那个导演张弛生。”

  “录像保存的具体位置?”

  “董纹儿在自己电脑上共享的视频文件目录。虽然改了名字和文件类型,但我们尝试连接播放,立即就成功了。”

  “立即派人把董纹儿带回来问话,出逮捕令,正式拘捕张弛生。。。录像呢?给我播放一下。”



  20分钟后,看完录像,

  杨志云和助手都沉默着,

  杨志云说道:“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有些我们的猜测是对的,有些是错的。。。有些疑问,仍然没有解答。。。不过这段录像,应该已经可以成功检控张弛生。”

  “头,是否可以结案?”

  “还不行。。。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他们带回来后先审讯一下,然后我们需要再好好思考一下整个案件过程。。。千万不要抓错了人。。。”



  刘廷被释放是在第二天下午2点,

  父母都等在后门,

  和焦雅言在一起,

  刘廷有些憔悴,

  看到焦雅言很意外,

  心情立即好起来。

  “阿姨。。。我就说刘廷不会是杀人犯么?您看这才不到一天就顺利被释放出来。”

  刘廷母亲抹眼泪。。。

  焦雅言跑过来到刘廷面前,

  两个人都有一股冲动,

  应该拥抱在一起么?

  可是还不是情侣关系,

  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感情的焦虑。



  回程的车上,

  “这是你的女朋友?”

  刘廷母亲情绪已经好转,开始八卦。

  “阿姨。。。我们只是同学。”

  “哦。。。我懂我懂。一会到家里吃顿饭吧。”

  “不必了吧?”

  “她这么多同学,只有你来接他,当然要感谢一下,而且也要方便将来你们两个交往,来认认门,拿一把家里钥匙,全天24小时随便进出。。。刘廷这么大了还没有过女孩子来往。。。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哦。。。”



  到家里两个人立即到刘廷卧室。

  上楼时候刘廷就知道不好,

  标准的男生房间,

  臭袜子在枕头上,

  被子没有叠,

  上回看的日本动作片漫画还在床上么?

  不会被看到吧?

  屋子里会不会有精液味?

  纸篓里的手纸能不能暴露用途?

  满心担忧的进到屋子里,

  刘廷立即开窗,

  然后尴尬的收拾床铺,

  请焦雅言坐下,

  焦雅言看到那个漫画了,

  没有表情,

  该死。

  刘廷讪笑,

  然后坐到焦雅言对面,

  下面该干什么?

  找点话题啊?

  平时看得泡妞攻略都他妈不好用了,

  一个也想不起来,

  突然焦雅言站了起来,

  看着刘廷,

  突然扑到了刘廷怀里,

  然后开始流眼泪,

  真的哭了!

  “刘廷,你当着我的面被抓走,把我吓坏了!我好担心再也看不到你。。。”

  刘廷想的是是不是该抱住她,

  搂哪个位置,

  会不会碰到胸罩,

  身子这么温热,

  自己小弟弟会不会立起来?

  已经立起来了。。。

  千万不要坐到自己腿上,

  否则感觉到小弟弟的状态,

  会骂自己好色,

  那就全完了!



  坐下了。。。

  顶到了腿上,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然后焦雅言突然脸红了,

  胳膊仍然搂着刘廷,

  突然从未有过的娇羞,

  眼睛眯起来,

  害羞又有些放荡的向刘廷笑,

  然后突然嘴唇凑过来,

  要和自己接吻。



  该不该伸舌头?

  嘴唇好软。。。

  但也不像想象中那么有趣,

  伸出来试试?

  进到她的嘴里了!

  好像过电一样!

  她把自己搂紧了,

  好热,

  胸部紧紧顶住自己,

  小鸡鸡要爆炸了!

  要不要摸摸她的胸?

  梦寐以求的下手吧!

  那么大!

  突然焦雅言嘴唇离开了,

  还是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娇羞的笑,

  她一定好喜欢自己。。。

  有这样的女朋友。。。



  两个人躺在床上,

  焦雅言半搂着刘廷,

  刘廷抓着她的手,

  两个人都不敢动弹,

  也就到这种程度了吧?

  再往下该怎么进行?

  刘廷不敢了。。。

  焦雅言身体也很僵硬,

  她也没有经验吧?

  这是她纯洁的一面。。。

  “昨天我一夜都没睡好。”

  “我也是。”

  “你都想什么了?”

  “在反复想照片的秘密,还有那个摩托车,”

  “我也是啊。。。我好着急想解开这两个谜团,解开了,就能把你放出来了。。。我相信你一定不是杀人凶手。”

  “警方刚刚抓了董纹儿和张弛生。。。”

  “嗯。。。”

  突然刘廷想起来一个问题,

  忍不住回头去看焦雅言。。。

  试探着问道:“董纹儿和杀人案有关,那她的公主称号呢?”

  “学校还没有宣布。。。不过应该会取消吧?”

  继续试探“那会是谁替代呢?。。。你?”

  有点得意地笑:“但愿吧。。。也许还有别的女生比我更有资格呢。。。(突然冷冰冰的厌恶表情)不过就算给我我也不开心。”

  “为什么?”

  “好像是捡别人剩下的一样。。。”

  厌恶的表情加深。。。

  刘廷回想起来之前和焦雅言提到公主称号给董纹儿时,

  焦雅言似乎并不怎么在意,

  也没有受到什么打击。。。

  以前自己看案件分析文章时候学到的一个基本原则,

  杀人,需要动机,

  动机除了仇恨,

  就是能获得好处。

  一个舞会公主的称号,

  算不算是足够充分的理由?

  自己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的去怀疑焦雅言呢?

  焦雅言看不到刘廷的脸,

  胸部仍然压在刘廷的后背上,

  保持一个适当的力度,

  维持平衡,

  表现亲热:“那个摩托车,我回家后反复想了,也许有点思路。。。”